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鄭羽 同濟大學全球治理與發展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美俄關係中的特朗普邏輯

2020-01-16
273e70cf32d90f89e8d646be3079d8ab.jpg

如果說2017年上台以來特朗普班底對華政策的線索足夠清晰的話,其對俄政策則顯得有些雲山霧罩,波詭雲譎。一方面,特朗普對普京政權示好連連,甚至聲稱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令西方世界大為錯愕地;另一方面,他又對即將竣工的俄羅斯連接歐盟的經濟命脈“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痛下殺手,不惜殃及歐洲盟友。表面看來,這使得特朗普顯得更加“不靠譜”,然而仔細辨析,其對俄政策的內在邏輯不難梳理。

其一,反建制主義。反奧巴馬政權的對外政策,包括對俄政策,是特朗普上台伊始對外政策的一個重要特徵。在國際多邊領域,特朗普不僅在2017年6月即表示要退出奧巴馬政府在2015年簽署的《巴黎氣候協定》,而且隨後迅速放棄了奧巴馬政府苦心經營多年的兩個多邊貿易協定: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及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2018年5月,特朗普再出新招,宣布美國退出多國簽署的《伊朗核協議》。這樣,奧巴馬執政八年在國際舞台的主要業績基本上蕩然無存。在對俄政策領域,奧巴馬因為烏克蘭危機對俄羅斯施加多輪制裁後,在離任前的2016年12月再次因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而對俄施加更嚴厲的制裁。特朗普開始執政後,頻頻對俄示好,並表示要解除制裁,加強兩國合作,使得兩黨政治家驚詫莫名,做出激烈反應。2017年7月下旬美國國會兩院通過新的內容更加廣泛的制裁,同時,在兩黨議員以壓倒多數通過的制裁法案中明確規定,永遠不承認俄羅斯以武力改變領土現狀的行為,總統在做出解除制裁的決定前需要向國會提交報告,國會有權否決總統的決定。顯然,特朗普的反建制主義,是要通過消除民主黨人的外交業績,嘲笑和貶損民主黨人的執政能力,為自己的連任造勢。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國國內政治極化的反映。

其二,孤立主義原則基礎上的戰略收縮,集中力量對付中國。應該指出,特朗普的對俄政策,與他的整個對外政策構想相關聯,有着更深刻的考慮,這就是擱置或者說凍結美俄矛盾,集中對付中國。商人出身的素人政治家特朗普,按照自己的理解繼承了前任政府的外交政策,即美國全球戰略收縮與戰略重心向西太平洋沿岸東移。其差別是,如果說奧巴馬主要以多邊主義,即擴大盟友的責任負擔來實現美國的戰略收縮,特朗普則是更多地以孤立主義立場這樣做,甚至放棄在歐洲這個美國傳統戰略利益重心所承擔的安全義務。2019年1月2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357票支持、22票反對的壓倒性多數通過禁止特朗普總統讓美國退出北約的法案,就是特朗普這種政策取向的證明。特朗普在2018年6月G7峰會期間關於克里米亞屬於俄羅斯的驚人言論,實際上是要放棄美國在解決烏克蘭危機中的責任,集中力量對付在他看來更加危險的挑戰者中國。

其三,在美國國內進行“通俄門”調查的背景下,為自證清白,轉而對俄採取強硬政策。在涉及對俄政策方面,特立獨行的特朗普不僅受到國會兩院的兩次立法制約,而且受到美國輿論的強烈質疑。2018 年7月芬蘭G20峰會期間,他在與普京的會談中表示,俄羅斯沒有干預美國大選。這一言論受到美國朝野一致猛烈批評。在此背景下,特朗普不得不按照美國政府的既定對俄政策行事並有所加碼,以自證清白。例如,從2019年開始,美國為首的北約艦隊頻繁地在黑海海域演習。

最後,“美國優先”原則是特朗普對俄政策不變的核心。2019年12月23日,特朗普簽署《國防授權法案》,要求制裁參與建設由俄羅斯經波羅的海海底到德國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的各國企業,並成功迫使其停工。這一舉措對衰敗中的俄羅斯經濟無疑是雪上加霜,它比以往的任何一項單獨制裁對其損害更加直接,說明在美國天然氣進入歐洲市場的問題上,在特朗普本人認為美俄利益直接發生矛盾的其他問題上,“美國優先”是其首要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