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肖斌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政治學博士

如何認識新時代中俄關係

2019-10-01
a2.gif
2019年9月17日下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聖彼得堡同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共同主持中俄總理第二十四次定期會晤。

剛剛結束的中俄總理第24次定期會晤是落實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重要會議。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中俄總理會晤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國際社會對新時代中俄關係的認識莫衷一是,比較激進的認識有:布熱津斯基生前曾警告美國政府“必須警惕中國和俄羅斯組成戰略聯盟後所產生的巨大威脅”;蘭德公司分析家認為“讓中國和俄羅斯走近可能會鼓勵它們更加努力地破壞美國國家利益”。因此,理性地認識中俄關係顯得非常重要。

需要在國際體系中認識中俄關係

國際體系通常在多極、兩極和單極中轉換,國家則是塑造國際體系單元的基本要素。當前,國際政治依然處在冷戰後形成的單極體系中,美國是單極體系中擁有絕對力量優勢的國家。

單極體系意味着國際體系的權力失衡,為保持自己支配世界的實力,超級大國會選擇一切戰略工具遏制潛在的對手。中國是當前國際體系的受益者,也是體系中上升速度最快的單元,但中國不可避免地遭受來自體系的巨大壓力。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這種體系壓力被徹底釋放出來。美國在政治、經濟、貿易和軍事力量等戰略層面與中國展開全面競爭。儘管俄羅斯是國際體系中下降速度最快的單元,但因擁有世界上最多的礦產資源儲備、聯合國安理會否決權、橫跨歐亞大陸的領土和毗鄰北極圈的地緣優勢,以及1600枚戰略核彈頭,俄羅斯也一直遭受着體系的壓力。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體系對俄羅斯的壓力達到了高潮,並延續至今。美國國防部在2019年1月公布的題為《全球競爭與未來衝突》報告中明確指出,“俄羅斯的行為深刻影響並繼續威脅美國國家利益和安全,美國需要制訂一項全面、有效對抗莫斯科霸權的計劃”。

中俄提升國家間關係的戰略意義

在國際體系恢復平衡前,單極體系內的國家都面臨著程度不同的壓力。為了規避和減輕體系壓力,中俄建立新時代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便是唯一的選擇。新時代中俄關係則體現出如下戰略意義:

集中各自的戰略力量應對體系壓力。在“結伴而不結盟”的原則下,通過提升戰略夥伴關係,中俄能在國家安全上實現互利共贏。中國解決了北方和西北方向的安全問題,而俄羅斯則解決來自遠東方面的安全問題。在減輕地緣政治包袱後,中國和俄羅斯能分身把戰略力量集中到應對體系壓力上。

緩解能源安全。對俄羅斯而言,石油和天然氣產量大約佔國家財政預算的40%。在西方國家的制裁和能源消費結構轉型下,俄羅斯需要開拓更多的市場。過去10年,俄羅斯已向中國輸送3億多噸石油和5500萬噸石油產品。將於2019年底投入運營的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輸送管線,可使俄羅斯每年向中國輸送380億立方米天然氣,這將大大緩解中國能源安全的壓力。

拓展潛在的數字經濟市場。數字技術合作是當前中俄關係的亮點。以低軌衛星通訊技術為例,目前83%的低軌衛星都屬於美國公司。中俄在低軌衛星通信技術方面的合作,不僅能推動兩國數字經濟的發展,滿足邊遠、沙漠、山區寬帶接入的需要,也能在全球數字經濟中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

新時代中俄關係發展存在局限性

儘管中俄關係發展會對制衡單極體系壓力產生積極的影響,但這種影響是有限度的。這是因為中俄關係存在着較多的不對稱性,比較典型的有:

對現行國際體系的認識不對稱。俄羅斯認為,現行的國際體系沒有體現出俄羅斯的國家利益,要“建立多極世界,而俄羅斯則要成為世界多極中的一極”。中國則認為,“實現超越美國的目標要比美國維持現狀的目標困難得多”;“現有國際體系並不完美,需要加以改革,但不能推倒重來”。

戰略競爭地位不對稱。美國對中國和俄羅斯競爭地位的認識正在發生變化,對中國的敵視明顯增加。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9月18日在華盛頓稱,短期內,俄羅斯仍舊是美國國家安全面臨的最大挑戰,而中國將是美國更大的長期挑戰。美國學者卡拉法諾甚至提出,為了防止北京和莫斯科聯合起來對付美國,美國應該緩和與莫斯科的關係,集中精力打擊中國。

戰略互補性不對稱。中國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需要建立在國家和人民財富有較大積累之上。中國在中俄貿易中是逆差,2018年逆差560億美元,而中國在中美貿易中是順差4195.27億美元。在2019年1月至7月的中美貿易中,中國已實現順差1988.19億美元。此外,面對中國巨大的農產品市場,俄羅斯僅佔2.5%的份額。俄羅斯農業自動化水平遠遠低於美國,在全球氣候變暖和極端天氣頻發的條件下,俄羅斯農產品很難保持穩定的產量和品質供給中國。很顯然,中俄經濟合作中的收益是無法取代中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