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趙明昊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中國論壇專家

特朗普將中美經貿談判推向長期僵局

2019-08-16
b.jpg

特朗普總統宣布將在9月對剩餘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徵收10%的關稅,這打破了他今年7月在日本大阪與習近平主席會面時所做的承諾。近日,美國財政部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這一決定顯然與美國此前設定的相關量化標準不符,美國前財長勞倫斯·薩默斯等人對此舉提出質疑和批評。作為回應,中國決定暫停購買美國農產品。雖然此前中美商定要在9月於華盛頓開啟第13輪經貿談判,但在兩國緊張關係趨於上升的情況下,有理由擔心新一輪談判難以如期舉行。

實際上,特朗普加征新關稅的決定曾遭到財長姆努欽、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白宮經濟委員會主席庫德洛的一致反對,只有總統高級顧問納瓦羅表示支持。在白宮辦公室,特朗普當著所有反對者的面,在推特上發佈了這一決定。這一場景充分顯示了特朗普決策的武斷和任性。為了對其新的強硬對華政策賦予合理性,特朗普又決定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這可能為美國下一步推出更多傷害中國利益的舉措打開方便之門。

美國財政部試圖讓IMF也認同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但顯然專業性和理智佔了上峰。8月9日,IMF發佈報告稱,儘管人民幣對美元有所貶值,但中國外匯儲備充足,沒有跡象表明中國實施了大規模的匯率干預。大多數經濟專家都認為,中國根本沒有操縱人民幣匯率,而是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加劇了美元升值和匯率波動。他對中國大幅加征關稅降低了對人民幣的需求,鼓勵資本流向美元進行避險。

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這一嚴重缺乏合法性的舉動正推動中美摩擦從貿易領域向貨幣和金融領域擴展,這或許是一個改變棋局的重大變化。近日,中國人民銀行高級官員已經發出明確警告,要防範美國對中國進一步啟動金融制裁措施。

應當承認的是,在很多中國政策制定者和分析人士看來,特朗普正在成為一個不可靠的談判對象,美國根本沒有與中國達成經貿協議的誠意。特朗普和白宮的鷹派真正想要的就是美中經濟脫鉤。未來幾個月,中國將迎來建國70周年大慶,很難想像北京會對美國的極限施壓做出重大妥協。8月6日高盛公司發佈的報告稱,其已經放棄對2020大選前美中達成協議的預期。

毋庸置疑,中美貿易戰升級將給雙方帶來實實在在的負面後果,而不是像特朗普和納瓦羅所宣稱的對美國無害。《華爾街日報》發表的社論警告,特朗普政府在貿易和貨幣政策領域所犯的錯誤正在侵蝕美國的經濟增長,在對華新一輪攻勢之下,美國將遭遇“納瓦羅式衰退”。

路透社發佈的最新調查顯示,70%的經濟學家認為,貿易戰升級已將美國陷入經濟衰退的時間提前,未來兩年美國陷入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已經高達45%,這是2018年5月以來的最高概率。此外,彭博社研究人員預測,目前的關稅水平將分別對美中兩國GDP 增長造成0.2%和0.4%的損失,關稅成本將在2021年達到峰值。在美國對3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且中國進行反擊的情況下,影響將升至0.4%和0.6%。

顯然,對美國農業領域造成的影響是最直接的。近日,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農業組織“美國農場主聯合會”(AFBF)、第二大農業組織“全國農民聯盟”(NFU)的負責人表態稱,關稅戰正加劇美國農業部門的困境,特朗普不斷升級關稅的行為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美國的農場主無法長期承受這種壓力。

與此同時,在貿易戰升級的晦暗陰影之下,美國的製造業也出現警訊。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7月份美國新增就業崗位16.4 萬個,但是幾乎所有新增就業崗位都來自未受關稅影響的服務業。正如白宮經濟委員會前主席加里·科恩所言,貿易戰沒有贏家。特朗普關稅抵消了大規模減稅的利好,阻礙了美國製造業擴張。

由於下一輪關稅舉措所涉及的大多是玩具、電器等日用消費品,美國的普通消費者也不得不為新的衝擊做準備。反關稅組織“關稅傷害美國腹地”(Tariffs Hurt the Heartland)發佈報告稱,從2018 年貿易戰開始到今年6月,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已經支付了270 多億美元的新關稅,其中75%來自中國商品,而由於特朗普政府新的加征關稅決定,更大的衝擊將在9 月初到來。

總之,特朗普對華3000億美元商品最新關稅威脅以及美國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的決定,使兩國經貿談判遭遇新的重大危機。它還在改變中國方面對美國對華戰略意圖的判斷,中國內部贊同對美國霸凌做法採取強硬回應的聲音似乎在增長。特朗普做出的豪賭很有可能造成兩國經貿談判陷入長期僵局。更重要的是,未來幾個月,美中兩國國內的政治議程都會使雙方妥協的空間收窄。而且,美中在香港、台灣等問題上的爭執會進一步破壞開展經貿談判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