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天堂尚遠:美中競爭夾縫中的東南亞

2019-06-21
c.jpg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做主旨演講。

在最新召開的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上,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對新加坡及東南亞其他國家在日益升級的美中競爭中處於何種位置給出了一個頗有先見之明的分析。對於東南亞各國而言,一方面中國是最大貿易夥伴和日益重要的基建項目投資者,另一方面美國是長期安全提供者和關鍵投資人。美中之間日益升級的競爭態勢正令地區各國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

李顯龍總理承認美中兩個大國之間在一系列議題上的緊張態勢都在升級,但他同時強調美中對峙並非一個不可避免的戰略終局。在給華盛頓和北京提出珍貴建議的同時,這位新加坡首任總理李光耀的長子還強調,雖然面臨各種制約,但東南亞小國依然能在美中關係中扮演重要角色。

李顯龍總理指出,美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這兩個國家如何處理它們之間的緊張態勢和摩擦將定義未來幾十年的國際環境”。李顯龍承認,兩個大國對勢力和影響力的競爭不可避免,但他強調這不應必然導致衝突。與此同時,攸關兩國利益的一系列全球性挑戰和議題為美中合作提供了機遇,包括為諸如網絡空間和5G技術等前沿領域設定規則,以及穩定諸如南海爭端和朝鮮半島局勢等地區熱點問題。

這位已連任三屆的67歲新加坡領導人指出,美中之間缺乏戰略互信是目前困擾兩國關係最根本的問題。加上國內政治壓力,這令作出妥協或讓步變得困難,但也並非毫無可能。李顯龍總理一方面承認“安全和國防部門有責任想所不能想,並為出現最壞情況做好計劃”,另一方面指出“政治領導人有責任找到解決之道來避免出現這些極端後果”。

圍繞美中貿易戰,這位受過西方教育的領導人認為,如果雙方都能做到就事論事,貿易爭端是可以由談判者來解決的。然而他進一步指出,“如果任何一方利用貿易規則壓制另一方,或一方認為對方正在試圖這麼做,那麼貿易爭端將無法解決”。李顯龍總理警告,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各方將不得不承受遠超經濟領域的後果,而美中整體雙邊關係也將因此受到負面影響,並引發一套有害的連鎖作用-反作用動態。這將在雙方之間醞釀出針對對方動機的懷疑情緒,迫使雙方採取反制措施,從而造成一種危險的惡性循環。

近期,中國發佈了一份白皮書,宣稱中美貿易談判過程中出現挫折是由於美方改弦更張,在談判還在進行時就對中方徵收關稅,同時提出新的談判條件。本月早些時候,美國總統特朗普稱,他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日本大阪召開的G20峰會期間會晤。樂觀人士因此希望,美中之間的緊張態勢可以消退,或至少暫時得到緩和,正如雙方領導人去年12月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G20集團峰會期間會晤後,兩國達成了貿易戰暫時休戰協議一樣。

在地區貿易協議問題上,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傾向於進行雙邊貿易談判的做法令地區各國感到不安,它們覺得自身與美國之間的實力失衡將使其在與華盛頓的任何一對一貿易談判中處於不利地位。作為簽署《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四個東盟國家之一的新加坡,李顯龍總理希望下一任美國政府能夠重新考慮退出這個它曾高調支持建立的、高規格貿易協定的決定。

另一方面,中國在加入和建立多邊互聯互通、金融和貿易架構方面日益自信,受到了地區各國的歡迎。北京正密切關注《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進展,李顯龍總理也希望中國考慮將來加入這一協定。同時,中國也是規模更大但要求沒那麼嚴格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的成員之一,東盟10國都是這一協定的成員。各成員國正在加速爭取儘快完成該協定的全部談判進程。

東盟10國全都參加了今年4月由北京主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李顯龍總理認為,推出六年之久的“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積极參与地區和全球合作的建設性機制”。就新加坡而言,該國對第三方市場合作充滿興趣。這個城巿國家正參與為各國提供專業和法律服務,同時新加坡也是開發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的合作夥伴,這一新倡議計劃建立一個連通中國西部與東南亞的國際海陸通道。同時,李顯龍總理還強調,“'一帶一路'倡議必須保持開放與兼容並包,決不能將該地區變成一個以一個單一大國經濟體為中心的封閉集團”。

與此同時,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帕特里克·沙納漢在其主旨演講中強調的“自由開放印太”願景也吸引了地區各國的興趣。與中國存在海洋領土爭端的東南亞沿海國家都視之為制衡北京在南海地區日益增長影響力和日益頻繁活動的機遇,同時也是一個增強自身國防實力的機遇。然而,雖然美國的這一戰略在傳統安全領域強勁有力,但在經濟領域除了提到《建設法案》(Build Act)外並無太多亮點。這就讓人容易把這一戰略與美印日澳之間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相混淆,加上各國擔心北京的反應,這些因素都令大家對美國的這一戰略興緻不高。

對於一個從殖民時代至冷戰期間一直飽受大國遊戲摧殘的地區,美中競爭給東南亞團結帶來了全新的嚴峻挑戰。這個直到1999年才完成結盟的東盟10國聯盟的選邊站隊壓力或許真的非常大。但雖然有這樣或那樣的不完善,東盟各成員國都深知,削弱東盟的中心地位只會令該地區陷入大國競爭的動蕩。正因如此,東盟各國應當繼續與所有大國保持接觸,在一系列廣泛議題上強化共識,來維護它們在與大國互動中的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