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第二次特金會擱淺但談判尚未破裂

2019-03-06
62.jpg

在河內,人們曾經廣泛期待唐納德·特朗普總統與金正恩主席達成突破性協議。有關兩國領導人將發表和平宣言、將建立聯絡處並正式關閉寧邊核設施的報道,讓人們對和平產生了希望。

就算有這樣一份協議,也只是一個開始,而不是結束。但它會包含重要的細節,並為進一步的擴展打下基礎。然而事實未能如願。兩國政府縮短了談判時間,並取消了工作午餐。

美國政府的解釋是,金正恩希望解除所有制裁,作為對朝方僅取消部分核項目(即寧邊核設施)的回報。不過朝鮮對這一說法有異議,稱他們的要求只是部分解除制裁。真是這樣的話,特朗普總統一走了之,甚至像他堅稱的沒有感到生氣,就很難說得通了。

如果兩國政府無法就解除制裁的程度達成一致,它們可以先支持,再表示雙方官員將通過會晤,來尋找令人滿意的方案。雙方還可以宣布幾個“易行”步驟,例如加快歸還朝鮮戰爭中的美國士兵遺骸。

也許華盛頓認為朝鮮的要求太過分,認為突然拒絕對方會讓金正恩感到震驚從而採取更現實立場。但朝鮮並不是唯一與談判進程利益攸關的一方。首爾把和解當作頭等大事,因為在它看來,和解與去核同樣重要。美國未能讓朝韓之間的經濟合作鬆動,這對文在寅政府來說是一個重大打擊。

與中國和俄羅斯的合作,也是保持經濟壓力所必不可少的。如果北京或莫斯科認為華盛頓頑固不化,是應該受到譴責的一方,它們就有可能放鬆執行制裁,使特朗普的工作複雜化。這麼做還可以推動其他目標的實現,譬如中國和俄羅斯各自在貿易談判和涉及烏克蘭的制裁問題上給特朗普政府施壓。

美國一些分析人士懷疑,是否是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說服總統,在做出實質性讓步之前先要求朝鮮全面去核。這種不現實的要求有可能導致這次會晤被縮短。

然而,特朗普總統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都堅持聲稱河內會談取得了進展。兩國政府沒有理由不繼續前行。雙方應該就如何使關係正常化展開定期磋商。

由於最新會晤失敗,美朝雙方應重拾新加坡的簡短聲明。正如朝鮮方面指出的,這份聲明提出了一個過程:改善雙邊關係;營造和平的地區環境;推進半島的無核化。

首先,兩國政府應當建立某種形式的官方關係,如聯絡處或領事關係,並且預期今後會正式建交。這麼做並不是獎勵朝鮮,而是建立一個保持溝通的渠道。當年孤立蘇聯和中國的努力都失敗了,讓華盛頓和平壤難以對話,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開城的朝韓聯絡處是巨大的成功,解決的很多事情不那麼重要,但它讓合作解決共同問題的過程機制化。美國政府還應該取消進出朝鮮的雙重旅行禁令。其次,和平宣言會讓現狀變得名正言順。值得慶幸的是,戰爭差不多在66年前就結束了。雖然暴力事件偶有發生,比如半個世紀前美國的“普韋布洛”號軍艦被扣,但各方都同意戰爭已經結束。所以,談判應該爭取達成一份正式的和平條約。同樣的,這是對現實的表述,而不是給朝鮮的獎勵。批評人士擔心,這可能被用來證明美國從韓國撤軍的合理性。可他們為什麼還要留在那裡呢?韓國對朝鮮在經濟上有50比1、在人口上有2比1的優勢。美國的存在是歷史產物,應該在朝鮮半島發生巨變之際被重新考慮。

至於無核化,官員們應該開啟與平壤討價還價的艱苦甚至痛苦(而且折磨人!)的進程。其中大部分工作應該由外交人員來做,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談判。只有在做出艱難妥協,以及在公眾的掌聲中籤署最終協議的時候,各方領導人才應該出場。

不要再想有一個面面俱到的、既放棄核武又解除制裁的“驚天動地”協議了。對朝鮮的要求冷嘲熱諷雖然可以理解,但平壤放棄手中的籌碼,指望美國的善意,那才是愚蠢。這在卡扎菲那裡就沒有奏效。

相反,兩國政府應該確立循序漸進的過程,來改善關係,增加信任,推動裁軍。但雙方必須就明確的權衡取捨達成一致。關閉寧邊設施值多少錢?是否允許核查人員進入?朝鮮是否將部分常規力量撤離邊境?是否關閉另外的試驗場?最後的大戲是,是否移交核武庫?

不過,雙方至少可以宣布取得一項早期勝利:朝方的導彈試射和核試驗,美方的軍演,都正式暫停了。把各自的禁令寫在紙上。讓美國國務卿和朝鮮外務相坐下來簽署協議。把它看成雙方的重大勝利。

說到底,華盛頓應該明白自己的主要目標是建立一個穩定、和平的朝鮮半島。無核化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重要手段,但不是必要條件。美國並沒有因為英國、法國甚至印度、巴基斯坦擁有核武器而受到威脅。

最近的事件提醒我們這類武器會造成危險,但最大的問題是深層次的關係。巴黎和倫敦曾經多次開戰,但在今天它們重新成為敵人是不可想像的。特朗普總統應該幫助營造同樣的、讓朝韓之間不可能開戰的環境。

這並不容易,但值得從今天開始為之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