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裴敏欣 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

在河內推銷夢想

2019-03-04
c.jpg
圖片來源:法新社

去年6月,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新加坡會晤朝鮮統治者金正恩的時候,這位得意於自身交易技巧的前地產大亨向金正恩推銷了朝鮮和平與繁榮的未來,前提是朝鮮放棄它的核武器。特朗普在iPad上給金正恩播放了四分鐘的視頻,內容全是想像出來的,是如果朝鮮領導人做出正確選擇的話朝鮮就會出現的現代化和富有。

從新加坡峰會的結果看,這段視頻對金正恩似乎沒產生影響。他在滿足華盛頓全面、不可逆、可核查的要求上幾乎什麼也沒做。

但這並不妨礙特朗普嘗試另一次推銷宣傳。這一次,特朗普及其顧問想向金正恩展示的不是動人視頻,而是真實的東西:一個曾經與美國兵戎相見的國家通過擁抱資本主義和與美國建立友好關係,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繁榮的經濟體。這就是為什麼越南首都河內被選為第二次特金會地點的原因。

從表面上看,選擇河內是有道理的。金正恩更可能對訪問一個仍是一黨統治的真實繁榮國家留下深刻印象,而不是被一段勸他做出正確選擇的視頻打動。

然而,如果特朗普及其顧問們相信,一個合適的地點有助於與金正恩達成歷史性核協議,那他們就有必要重新考慮了。

首先他們應該有一些歷史記憶。朝鮮的中國同志對金正恩的父親金正日也使用過同樣的策略,試圖讓他放棄核計劃,專註經濟發展。金正日掌權期間,中國領導人江澤民和胡錦濤邀請他訪問中國不下六次。在其中一次訪問中,他們有意安排他訪問了中國最具活力的出口基地廣東省。然而金正日回到平壤後並沒有改變對國家看法。如果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就是他加快了他的核軍備計劃。

白宮應該考慮的另一個因素,是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越南和今天的朝鮮在歷史及政治環境上有着根本的區別。對越南來說,上世紀80年代中期走上改革之路,之後與美國和解,這些要容易得多。在那段日子裡,越南因為與中國進行低強度的邊境戰而失血,同時它還要儘力維持對柬埔寨的佔領。尋求與中國和美國實現和平實乃明智之舉,越南通過結束與中國的邊境衝突並從柬埔寨撤軍減少了損失。換言之,越南與美國和解,要求河內放棄的是一項戰略負累,即放棄不可持續地以高昂代價佔領柬埔寨。這是一個明擺着的選擇。

相比之下,美國要求金正恩政權放棄的戰略資產是這個王朝三代人建立起來的核武庫。當然許多人會認為,朝鮮的核武器也是戰略負累,因為它導致平壤的國際孤立和經濟貧困。不幸的是,這種觀點忽視了一個至關重要的事實,那就是,國際孤立固然不是什麼好事,但沒有核武器作為安全的最後保證,統治GDP不到300億美元國家的金氏政權將失去安全或存在價值。至於國家貧困不堪,受害者幾乎都是老百姓。雖然受着國際制裁和孤立,但朝鮮的統治精英尤其是金氏家族成員並沒有在物質上吃苦。

朝鮮在兩個關鍵地方也與越南不同。也許越南的確是一黨統治,但其統治政權並沒有對自己的人民犯下金氏王朝那樣的恐怖罪行。這個重要事實意義深遠。金正恩比河內的統治者更害怕自己國家的人民。只要開放一點點就可能引發革命,這種風險在朝鮮要大得多,這是高壓獨裁政權在試圖減少暴政的時候經常發生的事情。由於經濟改革需要更多接觸外部世界和更多的國內行動自由,朝鮮當局有可能發現它控制人民的能力被嚴重削弱,同時也會有更大概率的國內阻力。

金正恩敏銳意識到的另一個現實,是身邊還有一個更富裕、更強大的韓國。朝鮮的經濟開放意味着它將不可避免地在經濟上融入韓國,而不是相反。這是平壤不願想像的另一個噩夢般情形。如果特朗普政府以為越南的成功可以影響金正恩的算盤,那麼它似乎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即北越1975年的時候是在軍事上征服了南越,從而實現了國家統一。當河內決定向資本主義世界開放時,它並不擔心被它的南方同胞吞併。

特朗普政府選擇河內作為第二次特金會地點背後的想法無論多麼天真,它尋求達成和平協議以實現朝鮮無核化的努力還是值得我們稱讚和支持的。但值得懷疑的是,在說服金正恩放棄核武器方面,給金正恩做導遊是否會比四分鐘的視頻更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