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在即將到來的「特金會」中扮演什麼角色

2019-02-02
A.gif

本月早些時候,朝鮮情報部門負責人金英哲訪問華盛頓,確認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可能於下月舉行第二次峰會。金正恩同韓國總統文在寅已經有過三次會面,他們不久有望在首爾舉行另一次會晤。不管怎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現在領先,他見過金正恩四次。而弗拉基米爾·普京和安倍晉三正在等待他們的第一次會晤。

這些數字很重要。北京的優勢很可能是朝鮮設計的。金正恩在2011年12月父親去世後接掌權力,但在六年的時間裡習近平始終與這位朝鮮新領導人保持着一定距離。沒有會晤,沒有邀請,甚至沒有邀請他出席2015年有眾多領導人參加的二戰勝利周年紀念活動。相反,韓國總統朴槿惠站在習近平身旁受到了禮遇。

中朝關係長期以來一直很難。1950年以來,由於北京的介入,金日成在朝鮮戰爭中沒有被美國領導的軍隊殲滅,中國通常把它們的關係稱為“唇齒相依”(意味着兩國政權異常親密)。但金日成對中國的介入並無感激之心,他把勝利歸功於自己,並清洗了朝鮮領導層內的親華派。他還啟動朝鮮核計劃,為的是確保國家在“朋友”和敵人面前的獨立。

雖然作為金日成兒子和接班人的金正日經常訪問中國,但他高調拒絕了中國有關經濟改革的建議。他還繼續尋求核武器,儘管中國渴望有一個無核的朝鮮半島。他兒子和繼位者金正恩加快了核和導彈試驗。金正恩在掌權兩年之後處決了自己的姑父,這位朝鮮政權與北京之間的主要對話人被指控把另一個未被點名國家的利益置於本國利益之上。我2017年年中訪問朝鮮時被告知,金正恩政府決心在經濟上不依靠“任何國家”。他們的意思是不言而喻的。

中國很長時間以來幾乎壓制不住對朝鮮的敵意。但政府既不希望朝鮮崩潰,也不希望韓國主導統一,那樣會讓美國軍隊出現在鴨綠江邊。相比較而言,北京是希望有一個更順從、更負責任的盟友。

由於兩國的意識形態聯繫,中朝雙邊關係是由中國的中聯部負責,雖說這種關係因為中共背離了革命初衷而變得緊張。中國人民解放軍也支持這種關係,雖然,由於歷史經歷和當前的安全形勢,這種關係不像過去那麼牢固了。

不過中國公眾對朝鮮的敵意在增加,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的批評聲越來越多就是證明。中國學者也開始發出尖銳的批評。即使在經濟上,朝鮮也是難以合作的夥伴,中國的公司經常被惡劣對待。更糟的是,朝鮮的核與導彈計劃使中國感到為難。金正恩大大加快了武器試驗,而美國則要求更嚴厲的制裁,甚至是戰爭威脅。作為回應,習近平政府同意逐漸加大經濟懲罰力度,讓朝鮮在外交上被深度凍結。

雖然按照兩國政府的表現,六年後的首次“習金會”不過是雙方關係正常、持續的一面, 但差不多可以肯定,這是由北京邁出了第一步。此次會晤對朝鮮領導人來說是一次巨大的勝利。中國從來沒有解釋過動機,但它有可能是擔心自己被排除在東北亞未來的地緣政治重組之外。

對朝鮮和韓國來說,美國是有吸引力的合作夥伴,尤其因為它的距離。朝鮮就是人們常說的“鯨魚群里的小蝦”,一直被鄰近的中國、日本和俄羅斯虎視眈眈。而美國距離遙遠,這個強大的國家可以幫助較小國家制衡更近、更強大的對手,同時不可能在遠處主宰它們。平壤與華盛頓達成協議甚至接受美國保持軍事存在,這一前景令北京感到不安。

後來又舉行過三次“習金會”。同樣重要的是,有證據表明中國放鬆了制裁。跨境運輸增多,中國遊客數量激增,外部觀察人士還懷疑中國為朝鮮資助大米。國際制裁仍然起作用,但特朗普政府的“極限施壓”政策看來是失敗了。

習近平的關注加強了朝鮮與美國討價還價的地位。至少在公開場合,人們對“習金會”的實質內容一無所知。不過最近一次峰會的時機表明,他們在下一次“特金會”之前率先進行了磋商。最近與我交談過的一位朝鮮外交官表示,“中國同意並表示理解”平壤的立場,即只有在朝美雙邊關係改善,確立正式的和平——最可能的標誌是一份正式的和平條約——之後,才能夠實現無核化。他解釋說,北京認為在尋求裁軍的時候“應該考慮朝鮮的意見”。

2月份舉行“特金會”之前,華盛頓也應該與北京坐下來談談。美國應當鼓勵雙方繼續合作,並為具體的棄核計劃尋求支持。例如,華盛頓可以宣布取消進出朝鮮的旅行禁令,提議開始商討建交問題,同意用和平條約取代停戰協定,承諾停止半島聯合軍事演習。作為交換,美國期待達成禁止一切導彈和核試驗的正式協議,以及逐步實現無核化的進一步措施。

特朗普政府也應該向北京承諾,如果朝鮮最終統一,美國不會把它變成對付中國的軍事基地。相反,裁軍將為在韓國駐紮66年的美軍創造最佳的撤出機會。習近平應該明白,在朝鮮問題上與美國合作不會對北京在其他地方的利益起反作用。

金正恩與華盛頓進行接觸的決定看來釋放了他的外交才能。他不是自由主義者,他的政府對朝鮮人民的控制從來也沒有放鬆。但忙於舉行峰會表明,他可能準備讓自己的國家成為國際社會更負責任、更受人尊敬的一員。這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朝鮮鄰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