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尹承德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美國戰略調整與中東亂局

2018-10-12
AA.gif

在本屆聯合國大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空前猛力地攻擊伊朗,並聲言要對伊朗施加更多更嚴厲的制裁,同時威脅要制裁與伊朗做生意的國家和公司,欲通過扼殺伊朗經濟來搞垮其政府。這是美國推行超強硬反伊政策的新表現,也是它在中東推行極端霸權戰略的一個斷面。

後冷戰時期,美國實行獨霸中東戰略,以支持以色列坐大和對異已國家實行政權更迭,以便全盤西化地區國家為目標。為此,它不擇手段,直至用武力顛復主權國家政府。在奧巴馬第二任期內,為適應戰略中心東移亞太的需要,美國中東戰略有所收縮,政策趨於務實。例如從伊拉克撤軍,結束打了近十年的伊拉克戰爭;鬆動與伊朗關係,簽署伊核協定;同以色列極右政府保持一定距離,等等。這使緊張動蕩的中東局勢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特朗普上台後情勢突變,他反奧巴馬之道而行,在中東變本加厲推行強霸戰略:退出伊朗核協定,對伊朗恢復並強化全面制裁;大力支持以色列,打壓巴勒斯坦,承認耶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美國駐以使館遷到該地,取消對巴方的各種援助,包括對難民的人道主義援助,關閉巴解組織駐華盛頓辦事處,提出完全有利於以色列的所謂巴以衝突“終極解決方案”。這些是美國在巴以衝突70年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蠻橫之舉。此外,美國強化打壓敘利亞,假借名義多次對敘進行狂轟爛炸,將在敘利亞的駐軍增至兩千多名,實際上在該國建立了一塊“他人莫入”的美國飛地,一定意義上成為“國中國”。更有甚者,特朗普政府還加緊籌組“地區國家反伊(朗)同盟”,建立以海灣國家為主的阿拉伯遜尼派國家反對伊朗、敘利亞等什葉派國家的聯盟,以便更有力有效地打擊和搞垮伊敘政權,並藉此同俄、伊、敘陣營抗衡,增強其在中東同俄羅斯爭奪實力的地位。特朗普政府在中東如此全面推行極度強硬的霸權戰略,為冷戰結束近30年來美國歷屆政府所僅見。

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為空前激化了地區各類矛盾,嚴重攪亂和惡化了地區局勢,使中東地區陷入多年來罕見的緊張動蕩以至戰亂危機之中。其一,打斷了巴以和平進程,使巴以衝突再起。特朗普的中東政策不是偏袒以色列的問題,而是站在以色列一邊欺壓巴勒斯坦,使自己自動失去了調停人資格,巴方憤而拒絕美的調解作用,並以美國違反國際法為由將其告上國際法庭,巴以和平進程被迫中斷。以色列有美國的支持後,更加有恃無恐地打壓巴勒斯坦,鎮壓和平示威民眾,特朗普上台前相對穩定的巴以局勢變得流血衝突不斷。其二,挑起並加劇地區兩大集團的矛盾和對抗。美國拉攏沙特為首的阿拉伯遜尼派國家介入敘利亞戰爭和反伊(朗)行動,並策動前者籌建反伊(朗)聯盟,這種做法勢必擴大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國家同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國家的教派矛盾,使兩派更加不相容,以至對立對抗長期化。美國利用阿拉伯人打阿拉伯人、穆斯林打穆斯林的策略,使中東兩大教派的矛盾上升為地區主要矛盾和地區主要亂源,巴勒斯坦問題被邊緣化。其三,嚴重衝擊了防核擴散體系,危害地區和全球安全。伊核全面協議是經過世界主要大國和伊朗等六方長期艱難談判而達成的,是符合各方利益的理想選譯。特朗普政府說廢就廢,還要對伊朗施以極限制裁,使這一協議的存廢成疑。如果伊朗最終得不到因棄核而應得的實際利益,它隨時可以退出協議走上重新研發核武之路。美國此舉可能在中東以至世界打開核擴散的“潘多拉魔盒”,後果難以預料。其四,增加大國碰撞的風險。中東是美俄當前地緣爭逐的焦點。美國把伊朗、敘利亞看作中東僅存的兩個敵對和異己國家,對它們強力打壓和實行政權更迭是其中東政策的主要目標。俄羅斯則力挺伊朗,大力扶持敘利亞,使美國不敢對伊敘兩國痛下殺手。尤其敘利亞是俄羅斯在中東唯一的勢力範圍和戰略立腳點,不容有失。因此,俄羅斯根據主權國家敘利亞政府的請求,出兵維護其政權,幫助其收復絕大部分國土。但美國及其盟友以色列對敘利亞的侵犯和不斷狂轟濫炸,嚴重危害俄羅斯盟友敘利亞的主權與安全,威脅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因此俄羅斯堅決予以反擊。現在敘利亞內戰已到最後關頭,俄羅斯領導的敘伊陣營有可能乘勝進擊,解放敘利亞全境,而美國領導的反敘聯盟則決不會退讓。美國對敘利亞的非法直接軍事干預很可能招致它與俄羅斯在敘利亞短兵相接以至爆發軍事衝突。

中東是世界主要產油區,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確保獨霸中東是美國稱霸世界的一個重要環節,也是冷戰後美國歷屆政府一個主要外交政策目標。特朗普政府在中東推行超強權政策固然是從美國的霸權利益出發,但也挾帶“私貨”。鑒於近年來美國國內保守民粹勢力上升,猶太人財團在美國政治經濟領域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特朗普認為,他在中東越強硬越親以,越同俄羅斯對着干,就越能顯示美國的強大,越能贏得美國保守民粹主義和猶太人的心,這將有利於他安度“通俄門”,有利於共和黨贏得中期選舉和他本人獲得下屆總統連任。

特朗普自以為其對中東的極端強硬政策體現了他對“美國優先”的承諾,對美國國家有利,但實際情況相反。他的非理性嚴重損害了有關各方的利益,其中受損失最大的就包括美國自己,因為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受到國際社會特別是該協議其他五個簽署國的一致反對,因此他威脅“不放過”同伊朗做生意的國家從而窒息伊朗經濟的圖謀不會得逞。同時,特朗普使美國的國際道義與信譽跌到厲史最低點,陷於空前孤立。此外,核擴散趨勢如果加劇,對美國自身安全也是一種挑戰。美國政府的政策導致巴以和平進程中斷,延長並加劇了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難,必然在阿拉伯人、穆斯林中種下更多仇美種子,針對美國的國際恐怖主義有可能捲土重來。特朗普自以為“只賺不賠”的“生意” 到頭來可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已的腳。但願美國政府能汲取前車之鑒,反躬自省,從霸權狂歡中醒悟,停止做損人損己之事,則中東幸甚,美國幸甚,國際社會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