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當今世界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2018-10-03
2.gif

在今年6月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講話時指出,當前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處於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習近平關於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論斷內涵豐富,其核心是一個“變”字,本質是世界秩序重塑,全球治理機制完善,主要內容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世界權力轉移對象出現根本性變化。自近代以來,世界權力首次開始向非西方世界轉移擴散。一大批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世界經濟中心向亞太轉移,出現東升西降的現象。國際權力在少數幾個西方國家之間“倒手”的局面走向終結,百年來西方國家主導國際政治的情況正在發生根本性改變。

第二、國際格局劇烈動蕩。美國特朗普政府以“美國優先”為圭臬,大搞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令美國與盟國關係發生深刻的變化。在重大國際問題上,美國與盟國裂隙擴大,甚至對着干,美國陷入了二戰之後前所未有的孤立狀況,與盟國關係跌入二戰之後最低點。在西方國家,國家利益至上取代意識形態的趨勢上升,日益成為主導盟國關係的核心因素,美國盟國正試圖走上戰略自主道路。

世界力量對比變化加深美國的危機感。特朗普政府把中國和俄羅斯兩國確定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重點施壓圍堵中俄,導致中美、美俄戰略博弈加劇。美國極力拉攏和分化新興經濟體國家,企圖對中俄各個擊破,為美國獨霸世界掃清障礙。

美國在增加軍費、維持軍事上一超獨大的同時,繼續實施戰略收縮,審慎對外用兵,內顧傾向上升,外交服務於國內黨派鬥爭的意圖明顯,在國際關係中則更多運用制裁、極限施壓等經濟手段。如果說過去美國窮兵黷武,征戰不斷,如今美國則濫用經濟制裁,任性發動貿易戰。兩種“戰爭”不但消耗美國實力,也將動搖美國一超地位的根基。世界格局正孕育着結構性變化。

第三、世界秩序出現坍塌的危險。特朗普政府試圖以不平等的雙邊關係取代現有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美國先後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伊核協議等國際組織和協議,這是對國際規則的嚴重破壞。在貿易問題上,特朗普政府無視WTO規則,以國家安全為由徵收鋼鋁產品進口關稅,推行貿易霸凌主義挑起貿易爭端,阻撓WTO上訴機構法官遴選等,致使以WTO為核心的全球貿易治理機制陷入癱瘓境地。在其他重大國際問題上,美國置現行國際規則於不顧,以犧牲別國和世界整體利益為代價,拓展自身利益,變成一個純粹的利益索取者。當今世界已越來越面臨失序的危險。

第四、世界正經歷大調整。二戰之後形成的國際秩序基本上是由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主導建立的。各項法規由美國一手制定,各個國際機構也為少數美歐發達國家所把持。現行國際秩序存在着諸多不公正、不合理的弊端,與廣大發展中國家所認可的以國際關係準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相距甚遠。而特朗普政府則認為現行國際秩序讓美國吃了大虧,肆無忌憚地破壞現行國際規則,成為當今世界名符其實的“修正主義者”。

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國家不是以推翻舊秩序為目標,而是採取和平漸進的方式,通過補充、修改和變革措施,積極完善現有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機制。這是人類有史以來首次以和平方式實現新舊秩序轉變和治理模式改善。在各國相互高度依賴的情況下,這個進程所遇到的阻力之大、困難之多可想而知,註定將是百年未有之大調整。

第五、大變局要素的比拼前所未有。第四次工業革命方興未艾,人工智能、機械人技術、虛擬現實以及量子科技等蓬勃發展,將深度改變人類生產和生活方式,對變局發展產生重要的影響。非國家行為體作用上升,成為重塑變局的一個新的重要變量。國家治理機制、手段、執行力的比拼成為主導變局走向的主要因素。大變局要素的比拼涉及國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廣度和深度令人震驚。

變局同時蘊含機遇與挑戰。中國應抓住機遇,應對挑戰,推動變局向有利的方向發展,為實現兩個百年計劃提供良好外部環境,這是我們解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題中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