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印太戰略」與中美地緣政治競爭

2018-08-22

近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出席東盟地區系列會議,並主持召開“湄公河下遊行動計劃”會議。蓬佩奧在訪問前後,宣布了美國旨在加強與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國家經濟交往與安全合作的政策舉措,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得到進一步充實。然而,正如印度國家海洋基金會執行主任格普利特·庫拉納所言,特朗普政府試圖通過“印太戰略”打造新冷戰同盟,這對地區國家而言是非常危險的。

“印太戰略”逐步成形

2017年11月,特朗普在訪問亞洲國家期間正式提出“自由而開放的印太戰略”,意欲取代奧巴馬政府時期的“亞太再平衡”。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佈執政後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再次強調了印太地區對美國的重要性,並將印太地區定義為“從印度洋西海岸至美國東海岸的廣大區域,這是世界上人口數量最多、經濟最具活力的地區”。

“印太戰略”提出以來,特朗普政府不斷充實相關政策舉措。首先,大力打造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四國合作機制,涉及外交、經濟和安全等領域。這一交流機制目前是司局級,但很可能會進一步提升。有觀點認為,美國希望以四國合作機製為基礎,逐步打造亞洲版北約。其次,積極拓展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夥伴關係網絡。特朗普政府通過出口先進武器、舉辦“2+2”對話會等方式,持續拉攏印度,並推動印度“向東行動”,加強與東南亞國家關係。國防部長馬蒂斯等還訪問越南、印尼等國,將越南稱為“天然夥伴”,並表示要幫助印尼成為“全球海洋支點國家”。

此外,在經濟領域,美國與日本、澳大利亞等國決定共同加大對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力度,帶有政府背景的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與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等機構簽署多項合作協定,美澳還宣布建立“面向印太地區的能源夥伴關係”。雖然特朗普政府上台後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但不排除美國重新加入此後由日本主導推動的“全面進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CPTPP)。

今年7月底,蓬佩奧在華盛頓出席印太商業論壇時發表演講,正式提出特朗普政府“對印太地區經濟前景的構想”,稱美國將擴大在印太地區的貿易和投資,重點圍繞數字經濟和網絡安全、能源資源開發以及基礎設施建設這三大領域與相關國家深化合作,並將投入1.13億美元作為“頭期款項”。蓬佩奧在訪問東南亞期間,宣布美方計劃出資約3億美元,用以加強印太地區的安全合作。

管控中美地緣競爭

顯然,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具有制衡中國影響力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的目的,是美國對華展開全面競爭態勢的一部分。8月7日,特朗普總統在與多位美國企業高管和白宮高級幕僚私下交流時,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可能擾亂全球貿易並具有冒犯性”。與此同時,16名美國國會參議員也在8月初聯名致信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和蓬佩奧,對“一帶一路”表達擔憂和不滿,信中稱“一帶一路”的目標是“建立一個最終由中國主導的世界經濟秩序”。

應當看到,美國對華戰略正呈現過去40年前所未有的強硬轉向,美方已經明確將中國視為自身的最大威脅。正如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教授蘭普頓所言,中美關係的經濟、安全、外交和人文交流三大支柱變得越發脆弱。美國對華政策似乎正進入“後接觸”時期。值得警惕的是,美國政府官員已經開始使用冷戰概念評判中美關係。2018年7月,在參加阿斯平安全論壇期間,美國中央情報局東亞任務中心助理副主任邁克爾·柯林斯表示,中國正在對美國展開與美蘇冷戰不同的“悄無聲息的冷戰”,試圖取代美國成為主導世界的大國。

在這種情況下,要避免中美關係走向災難性的對抗,需要積極管控兩國在印太地區的地緣政治競爭。首先,特朗普政府不應給中國隨意貼標籤。美國政府高官經常使用“掠奪性經濟”“債務陷阱”等詞彙描述“一帶一路”,並斷定“一帶一路”會損害相關國家的主權權益,破壞地區安全。這樣做或許會製造針對中國的恐慌情緒,但無益於提升美國的競爭力。一方面,美國指責中國給地區國家提供發展資金;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和企業又缺乏向斯里蘭卡、緬甸、老撾、柬埔寨等國投資的意願。過去十餘年的現實表明,華盛頓與東南亞地區的經濟接觸要麼是三心二意的,要麼帶有改變相關國家國內政治體制的目的。

其次,東南亞國家不希望陷入中美對立帶來的選邊站隊困境,它們需要加強與大國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關係,但不想招致以往冷戰那樣的狀態。東盟對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調整仍感到不安,美國選擇退出的TPP,有四個東南亞國家是該協定的成員國。近期,東盟更加擔心的不是對中國的經濟依賴,而是特朗普政府掀起的貿易戰。新加坡最大銀行星展銀行估計,如果中美兩國向對方所有產品徵收15-25%的關稅,將可能使新加坡2019年的經濟增長率從預估的2.7%大幅下降至1.2%。正如新加坡外長維文所言,東盟國家強烈地感受到了貿易戰的陰雲。

第三,日本、澳大利亞等美國盟友也不希望與中國陷入對抗關係,“印太戰略”與“一帶一路”並不必然具有零和博弈的關係。美日澳三國推出各自版本的“印太戰略”,它們之間具有一定的差異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積極準備在今年秋季訪華,正如安倍所說,日中已經進入相互協調的時代。日本方面提出了日中“一帶一路”合作的詳細計劃,包括兩國共同支持泰國東部經濟走廊建設等。在近日參加新南威爾士大學一場活動時,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也發出了改善澳中關係的信號,他表示,希望兩國能夠圍繞“一帶一路”開展合作。

總之,“印太戰略”不應成為激化中美競爭的工具,美方也不必用冷戰的視角看待中國地區影響力的增強,更不應向那些需要得到外部發展支持的地區國家施加壓力。為了維護所謂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優勢地位,將中南半島或是南太島國等變為“新冷戰”舞台,這是不公平和危險的。中美需要加緊尋求在印太地區開展良性互動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