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是歷史性錯誤

2018-05-17
d.jpg
來自不同國家和聯盟的代表會晤,商討伊朗核協議問題。

當地時間2018年5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將對伊朗實施“最高級別的經濟制裁”。一石激起千層浪,特朗普這一決定不僅坐實了外界一段時間以來對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的猜測,還將給中東格局、美歐關係以及國際防核擴散的努力帶來巨大負面影響。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話來說,特朗普退出協議“是個嚴重的錯誤”。美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則稱:“對美國的全球領袖地位而言,今日(5月8日)是悲傷的一天。”

首先,這一歷史性錯誤將再次點燃中東地區火藥桶並推高地區大國的軍備競賽。中東地區因錯綜複雜的歷史、宗教及大國染指等因素而長期處於一種微妙的權力動態平衡之中,每次微妙動態平衡的打破都將觸發血與火的衝突與戰爭。僅現代歷史上就已爆發過多次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伊拉克與伊朗、伊拉克與科威特之間的戰爭,近十年來的地區局勢更是因為巴以衝突、敘利亞內戰和也門內戰、伊斯蘭國等極端恐怖組織的滲透等,長期處於不穩定甚至衝突狀態。而地區內大國對主導地位的爭奪及地區外大國的捲入,更加劇了這種不穩定及衝突狀態的發展乃至固化。近年來,圍繞敘利亞與也門的兩場地區內衝突,中東地區已經形成了以敘利亞-伊朗-黎巴嫩真主黨-俄羅斯等為一方,以及敘利亞反對派-沙特-阿聯酋-以色列-美國等為另一方的兩大陣營。出於遏制伊朗地區影響力的共同訴求,沙特與以色列的關係日趨回暖,美國也把這兩國視為其在中東地區對抗伊朗崛起的重要盟友而傾力支持。

2015年達成的伊核協議本已有效地將伊朗的核濃縮鈾等活動進行了限制和凍結,有利於緩和伊朗與西方主導的國際體系之間的對抗關係以及中東地區的緊張狀態。自協議達成以來,國際原子能機構等核查組織均報告伊朗執行協議狀況良好。因此,美國單方面無理由退出協議不僅不利於伊朗融入國際社會的進程,而且會激發伊朗的強烈反彈甚至濃縮鈾等核活動的重啟。而其他地區大國如沙特和以色列肯定不會坐視伊朗核活動的重啟,必將要求和同步跟進其核技術的發展,由此會不斷推高中東地區軍備競賽的規模和等級,使得原本就處於不穩定甚至衝突狀態的中東格局更趨動蕩、更具火藥味,國際防核擴散的努力也會因此遭受重大挫折。

其次,這一歷史性的錯誤還將進一步削弱跨大西洋的美歐夥伴關係,動搖歐洲國家長期倡導和信奉的多邊主義外交原則。伊核協議是由德、法、英三個主要歐洲國家會同美國、俄羅斯、中國等六國,歷經多年艱苦談判最終達成、並得到聯合國安理會批准的多邊協議,是多邊主義外交的重要成果。為挽救伊核協議,近期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接連赴美訪問,苦口婆心勸說特朗普繼續留在伊核協議內,但均無功而返。面對美國針對歐盟鋼鋁關稅豁免期限等掄起貿易保護主義大棒的壓力,法德等歐洲國家原本在伊核協議是否需要修改方面已準備做出相關讓步,希望通過修改協議,把美國提出的有關限制伊朗彈道導彈發展等關切補充進協議,挽救該協議和多年多邊外交的成果。然而,特朗普退出協議的決心已定,與頂着如雷的反對聲浪執意要把美國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有爭議的耶路撒冷一樣,特朗普寧可失信和背棄其最密切的歐洲盟友,也要不惜一切退出伊核協議。特朗普此前退出歐洲國家全力支持的針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已經給了美歐關係一次重擊,此次退出伊核協議則是對美歐關係的又一次重創。

相對於美國而言,歐洲不僅在地理上和中東地區更近,在經濟上也彼此具有更多的聯繫(如歐洲企業本已在伊核協議後紛紛進駐伊朗開拓市場),而且會因中東的動蕩第一時間承受難民湧入等災難性後果。因此,特朗普不計後果的“退群”決定只會導致美歐關係漸行漸遠,分歧不斷擴大。

與歐洲國家的立場一樣,俄羅斯和中國作為推動伊核協議達成的協議簽署國,同樣堅決反對美國退出協議。中方認為,在當前的形勢下維護伊核全面協議的完整性和嚴肅性,有助於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有利於促進中東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各方應繼續致力於維護和執行伊核全面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