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主任

應對朝核危機:中美兩國的作用

2018-05-08
F.jpg

4月27日南北峰會成功舉行之後,未來朝核危機將會怎樣發展?中美兩國可能採取哪些政策和如何發揮作用?本文就四個可能的前景進行分析。

第一種前景是朝美對話取得實際進展,雙方就凍結朝核計劃達成協議。這將為下一步根據雙軌思路開展多邊對話打開大門。在此進程中,美國將發揮關鍵作用,中國也將做出重大努力。

美國應發揮的關鍵作用包括:確保美朝峰會順利舉行,並就下一步雙方開展半島無核化對話達成共識;儘快重啟美朝無核化對話并力爭其逐步取得進展,決不因出現重大分歧而輕意中止對話;在繼續保持對朝軍事、外交壓力的同時,通過給予朝鮮合理回報,如降低軍演規模、頻率或暫停聯合軍演,取消某些單邊、多邊制裁措施,換取朝方同意接受凍結核查;加強與其他有關四方的政策協調;等等。

在此進程中,中國可以並應該發揮重要作用。比如,積極支持美朝峰會和後續可能開展的無核化對話取得進展;支持美朝雙方首先達成可核查的朝核凍結目標,並在核查中發揮積極作用;在基本保持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決議的同時,作為對朝實現核凍結的回報,適當減少某些對朝經濟制裁。中國還可在朝美對話遇到困難時發揮積極的斡旋作用。

為實現朝核計劃凍結,重要的問題是能否和如何進行核查。中國將支持進行必要的核查,支持IAEA而非美國在核查中發揮主導作用。此外,經聯合國授權,其他核國家也可參與核查。美朝是否能接受這樣的安排?另外還有給予朝鮮回報的問題。屆時,如果朝鮮實現核凍結,對其減少某些制裁應是合理的。但是,如果美國只同意“凍結制裁”,即不是取消部分制裁而是不再追加新的制裁,朝美將很難達成協議。再就是朝鮮如果要求美國停止在半島附近的聯合軍演,美國將如何回應?

總的看,在恢復半島無核化對話、爭取實現朝核凍結的進程中,由於基本目標一致,中美雙方雖然也會有某些分歧,但協調合作將佔主導地位。由於對話主要在美朝間進行,對話要取得成功,美國顯然要比中國發揮更大的作用。

如果美朝對話實現了可核查的朝核凍結,這將為下一步的雙邊及多邊對話朝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和平機制的方向發展打開大門。屆時美國的作用仍然關鍵。朝鮮如果同意棄核,要價將主要針對美國,其總體要求將是美國徹底改變對朝敵視政策,向朝鮮提供安全保證,決不顛覆朝鮮政權,將半島停戰機制轉變為和平機制。為此,朝鮮將要求美國解除對朝制裁,從半島撤軍或至少部分撤軍,取消對盟國提供的延伸威懾(核保護傘),並要求與美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朝鮮還可能以核國家身份提出與美國共同進行核裁軍。總之,朝鮮對美國要求的將是具體、實際的措施,而不是口頭安全保證。而美國對朝鮮要求的則是CVID(全面、可核、不可逆),在此實現之前,美國決不願與朝鮮建交,更不會從半島撤軍。至於取消對盟國提供的延伸威懾,即使朝鮮實現去核,美國恐怕也難以答應。此外,朝鮮要求通過階段性和對等的措施來實現無核化,美國則希望通過一攬子的解決方案儘快實現朝鮮去核化,而決不允許朝鮮長期拖延下去。美國內部的強硬派更主張只有朝鮮首先在去核上採取實際行動才能對朝有所回報。

總之,由於美朝在如何實現無核化上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可以預見,即使實現了朝核凍結,距離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和平機制,道路仍然非常遙遠。

屆時,美國的作用仍然關鍵,但中國的作用將會上升。隨着多邊對話的開展,中國將成為對話的主要參加者之一。如能恢復六方會談,中國還可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如協調各方政策,緩和朝美分歧,依照朝鮮去核化的進展與其他相關國家一起逐步削減以至最終停止對朝制裁,共同給予朝鮮安全保證等。

第二種前景是朝美對話破裂,朝鮮進行新的核導試驗,半島形勢更趨惡化,以至美國決心對朝進行有限軍事打擊,在半島引發軍事衝突甚至是戰爭。屆時中美兩國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將是對立與相反的,但仍有可能開展某些合作、特別是消極安全合作。

朝美對話破裂的原因無外三種,一是朝美雙方都有責任,二是美方應負主要責任,三是朝方應負主要責任。從歷史上幾次對話失敗的原因來看,美朝雙方都有很大責任。由於美朝雙方極度互不信任,加上美國政府受到國內政治很大牽制,雙方几次達成的協議都未真正得到履行。由於美方是強勢的一方,總的看,恐怕還是美方的責任更大些。這次會怎樣,讓我們拭目以待。當然,不管是誰應負主要責任,國際社會都不希望這次的朝美對話再次失敗。

但是,如果對話再次破裂,美國下決心以軍事手段解決朝核問題,中美兩國的分歧與摩擦將迅速上升。中國始終認為,用軍事手段解決朝核問題或阻止朝核計劃發展,風險極其巨大,可能給半島及東亞地區帶來難以承受的後果。對於美國採取單邊行動對朝動武,中國將堅決反對。

當然,美國對朝鮮進行有限軍事打擊,如攔截朝鮮導彈試射、摧毀朝鮮即將進行導彈試射的發射架、採取某些網絡戰措施,也可能導致出現幾種不同的前景。

一是朝鮮為避免陷入大規模軍事衝突與戰爭而未立即採取軍事反擊行動。這可能意味着美國警示性、有限打擊的目標得以實現,朝鮮感到了再往前走的巨大風險,被迫停止進行新的核導試驗並再次回到談判桌上來。但更可能的卻是,雖然朝美兩國未馬上燃起戰火,但卻陷入了戰爭狀態。

二是朝鮮既不願示弱,又不能大打,於是進行有限反擊,雙方發生有限軍事衝突。美國在韓日的軍事基地可能受到朝方有限攻擊。然而,有限軍事衝突失控的風險很大。屆時,美國而非朝鮮將是衝突是否升級的主要決定者。

三是隨着朝美軍事衝突升級,面臨美國及盟國對其主要軍事設施進行打擊,朝鮮可能拚死一搏,全力反擊,打擊它所能打擊到的更多美國及其盟國目標。在此情況下,軍事衝突將迅速走向全面戰爭甚至核戰爭,其間還可能引發中美軍事衝突。

如果出現第一、二種前景,中國將會為避免半島衝突與戰爭升級努力勸和促談。而如果半島爆發戰爭,戰爭形勢的發展使中國國家利益受到重大威脅,包括引發嚴重的核安保、核安全危機及大規模的難民危機,中國將採取必要的軍事行動以維護國家安全。

可以預料的是,在半島戰爭中,中美雙方將會儘力避免再次發生當年朝鮮戰爭中兩國迎頭相撞的情景,也會爭取在防止及應對核安保、核安全危機方面有所合作。如果在戰爭中,中美軍事衝突得以避免,特別是核戰爭得以避免,將是不幸中的萬幸。在此情況下,戰爭的損失可能會小一些,時間可能短一些,戰後的修復也可能快一些。但即使如此,軍事衝突與戰爭仍將給半島安全和半島人民的生命財產帶來極大的損害,許多城市、鄉村可能被摧毀,大批平民將流離失所,戰火還可能溢出半島。

而如果最壞前景出現,半島爆發核戰,則將給半島與東北亞地區的和平發展帶來巨大而長久的災難與破壞。

第三種前景是在對話接觸失敗後,因戰爭風險太大,美朝雙方並未走向軍事衝突與戰爭,而是陷入更嚴峻的軍事對峙。屆時中美兩國的政策與作用的交叉、碰撞將會變得更加複雜和更具不確定性。

在此形勢下,可以預見的是,朝鮮將繼續推進核武化,包括進行新的核導試驗,製造更多的核武器與彈道導彈,並進行核武實戰部署。韓朝關係的緩和與改善將難以為繼,南北對立將重新加劇。美國為維護同盟及自身安全,維護地區雙邊軍事同盟的可信度和防止日韓發展核武,將全力加強對朝軍事威懾與遏制。面對這樣巨大的變化,中國的對朝核政策將做出必要的調整,在堅持半島無核化和維護半島和平穩定的同時,將會大力加強維護自身安全的努力。

屆時,有兩個因素將給中國的政策和作用帶來較大的影響。

第一個因素是對話破裂的原因是什麼。如果對話破裂是由朝美雙方造成的,中國對朝核問題、朝核危機的政策有可能保持基本不變;如果主要是由美方造成的,中美在半島無核化上的合作必將受到消極影響,中朝關係則可能得到改善;如果對話破裂主要是由朝方原因所致,中美在半島的合作則可能進一步加強。中國的作用將隨着政策的調整而變化。

第二個因素是談判破裂後美國在半島及東北亞地區軍事態勢的發展變化。隨着半島形勢再次惡化,美國進一步強化對朝威懾與遏制,進一步加強軍事存在,加強對盟國提供的延伸威懾,加強地區反導系統,這些將是毫無懸念的。近年來,美國的這些做法已經引起中國的嚴重關切,中方認為這些措施既是針對朝鮮的,也是針對中國的。當前,美國已公開將中國視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在此情況下,未來美國在東北亞軍事態勢的發展變化,特別是地區反導系統的加強、核力量態勢的發展,可能引起中國更為嚴重的安全關切與擔憂,迫使中國採取多種措施,包括加緊軍事鬥爭準備,以應對美國及盟國對中國形成的日益增長的威脅。其結果很可能是嚴重削弱中美在朝核問題上的合作,並導致兩國在東北亞地區的軍備競賽。

當然,即使半島形勢再次嚴重惡化,在堅持半島無核化問題上,中美兩國仍擁有重大共同利益。如果雙方能較好地管控兩國不斷上升的分歧,建立起有效的危機管理機制,中美在保持對朝壓力、堅持國際制裁、促使朝鮮重回談判桌、防止核擴散等方面,仍然可能開展必要的合作。此外,值得指出的是,在這種高度緊張的半島與地區形勢下,美韓與朝鮮因誤判和擦槍走火引發軍事衝突的風險將始終居高不下。在持續的國際壓力下,朝鮮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願望將成為泡影。一旦面臨嚴重自然災害,朝鮮還可能發生嚴重的內部危機。面對這樣的形勢,中國將為防止半島生亂生戰做出更大努力。

第四種前景是在朝鮮做出有限讓步的情況下(如停止進行新的核導試驗、特別是停止洲際彈道導彈試射),美國默認朝鮮的核國家地位,與朝妥協,朝核問題印巴化。

到目前為止,出現這種前景的概率較低。然而,如果美國決心以實際行動集中精力應對所謂中俄的“戰略競爭”,對華打貿易戰,並再次挑起台海危機,導致中美關係嚴重惡化,而朝鮮又藉機與美國改善關係,美朝妥協的前景就可能發生。當然,也有人會做出相反方向的假設,認為屆時朝鮮可能往中國靠,中朝關係得到改善和加強,中國的朝核政策出現較大調整。

但不管怎樣,朝核地位印巴化的前景如果出現,必將給半島無核化的國際合作帶來嚴重破壞,對國際核不擴散機制形成極大的衝擊。在此情況下,地區安全形勢將因核擴散而更為惡化,各國特別是大國之間的軍備競賽可能更趨激烈並呈現出長期化的特徵。

中國將為避免出現這種前景做出積極的努力。但極具不確定性的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將會怎樣發展,實在是令人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