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朝鮮為何改變對和談的態度

2018-04-25
b.jpg

美國前政治家威廉•克萊曾經機智地觀察道:“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然而,在地緣政治瞬息萬變的世界上,有時甚至利益本身也是暫時的,會隨時間的推移出現辯證演進。從許多方面講,這正是我本月早些時候訪問朝鮮時注意到的。

在印度尼西亞資深外交官迪諾•賈拉爾的組織下,我作為東南亞學者代表團的一員,在4月3日到7日訪朝期間與朝鮮高級官員進行了探討。與我們對話的包括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副委員長金英大、外務省副相李吉成,以及國家重要部門的其他高級官員。

對許多觀察人士來說,他們的主要疑問在於朝鮮是否真心地想爭取和平?到底是什麼讓它重新回到談判桌前?我認為,朝鮮政權重返談判桌是偶然因素的綜合作用使然,其中包括它掌握了核循環技術而更加自信,以及制裁破壞了國家經濟活力使它變得脆弱。鑒於朝鮮當局已經擁有核武器,因此特朗普總統的強硬言論,包括威脅發動“先發制人”的打擊,似乎並不是其中的關鍵因素。

處在強勢地位

在幾個小時的交談中,與我們對話的朝鮮人堅持認為,和平進程的重啟即使不完全是、也主要是由於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為謀求朝鮮半島的持久和平而做出了“大無畏”的決定。他們還堅稱,國際制裁(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最嚴厲的)並沒有傷及朝鮮政權。在他們看來,他們是作為處在強勢地位的“成熟的戰略國家”來談判的。

朝鮮還沒有完全掌握武器運載系統,也就是說,它不能確保其洲際彈道導彈從外層空間重新返回大氣層後能精確地瞄準目標。但從技術上說,它已經是核大國專署俱樂部羽翼豐滿的一員,成功測試了先進的彈道導彈,並發展了核彈。金正恩回到談判桌前的部分原因是更加自信:現在他能與世界大國特別是美國平起平坐談判,而不再低人一等。按照朝鮮主要官員的解讀,計劃中的“特金會“是對朝鮮政權在國際體系中擁有新的更高地位的直接肯定。這樣,華盛頓實際上是在證實一個長期存在的觀點,即擁有核武器不僅是修正主義國家政權的生存券,也是讓大國承認其即成事實的平等地位(雖然勉強)的一種手段。

然而,雖然我對這個國家的訪問遠遠不夠全面,但對當地實際情況更仔細的觀察說明,制裁對重啟和談還是有幫助的。

制裁如何讓金正恩的社會主義強國期望受挫

針對流氓國家的國際制裁有可能出現三種結果。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制裁可能帶來嚴重破壞,以至於讓政權最終垮台。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可以算是這種情況,外部壓力迫使南非政權轉變為同意實行民主的、後種族隔離的政治體制。

另外的情況是,制裁未能損害被制裁政權的根基,但足以改變被制裁國家的國家安全取向。這在2000年代中期的利比亞十分明顯,當時卡扎菲政權決定放棄謀求核武和與西方對抗的政策,以換取恢復同歐洲的經濟關係。

還有一種情況是,制裁既無法導致政權更迭,也不能改變被制裁國家的方略。但是,這些懲罰措施足以挫敗一個野心國家發展經濟、提高區域地位並實現現代化的努力。伊朗就是這種情況。為換取制裁的取消,伊朗接受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核協議,這項協議對伊朗的核計劃實行限制。改革派人物哈桑•魯哈尼的政府贏得大選,就是因為他承諾讓國家經濟恢復健康,減少伊朗在地區和國際上的孤立。

粗看平壤令人印象深刻的城市景觀,有很多新的商場,有寬闊的柏油馬路,有現代化摩天大樓和餐館。這表明朝鮮的精英人士大體上沒有受到制裁的影響。雖然對普通市民特別是身在享有更多特權的首都以外的人來說,車輛、燃料和食品供應仍然是他們主要擔心的事情,但這個首都可以說是世界上最乾淨、最有序的城市之一。不過只要離開首都,那些普通老百姓,特別是貧瘠的農村地區的老百姓,他們嚴酷的生活現實就會變得愈加明顯。

可朝鮮當局依然堅持奉行自給自足的“主體”思想,沉迷於相對先進的軍事能力。不過,國際制裁的嚴厲程度足以挫敗它近年為實現國家現代化、穩定經濟、縮小與韓國的巨大差距所付出的努力。朝鮮官員在與我們交談的時候明確表示,他們希望成為“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既具備軍事能力,經濟上又充滿活力。但這已經不太可能了。

幾乎朝鮮所有主要貿易夥伴,其中多數在東南亞,都要麼完全中斷,要麼大大減少了與平壤的貿易和投資聯繫。就連朝鮮當局最後的經濟命脈中國,也已經開始收緊它與朝鮮傳統上進行大量跨境貿易的絞索。

現實的出路

因此過去三年來,朝鮮當局獲得燃料、食品、國際市場和資本貨物的機會大大減少。就連主要援助機構也由於金融制裁而減少了在朝鮮的活動。

過去十年間,金正恩曾試圖逐步讓國家走向現代化。他在農村地區推行初期版的家庭責任制,允許建立半私營企業,像餐館、商場等,並進行基礎設施建設,改變了平壤的樣貌。其結果是產生出一個並行的半私人經濟,它給這個孤立的國家創造了短暫的經濟繁榮。所以,逐步取消制裁將是朝鮮與世界大國談判的一個重要目的。

雖然朝鮮領導人提出“無核化”前景,但在沒有實質性解除制裁,更關鍵的是沒有獲得世界大國尤其是美國的安全保證之前,朝鮮當局不太可能放棄核武器。

而終極目標,應該是達成一份把所有關鍵各方的合法權利都包括在內的最終和平協議。但在目前,外交官和談判代表們也許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容易實現的目標上,如恢復南北離散家屬的團聚,重建朝韓合資企業。這也有可能文在寅總統和金正日4月底會晤的中心內容。

一個循序漸進的一攬子解決方案還可能包括以“凍結換凍結”的安排,這一直是中國政府的長期目標。按照這種安排,朝鮮停止一切挑釁行為,包括核和導彈試驗,以換取額外製裁的凍結。它還可以擴展為逐步減少制裁,以換取朝鮮核計劃更大的透明度。恢復互信是朝鮮半島達成全面無核化協議的關鍵,而這隻有通過朝鮮與主要大國特別是與美中兩國進行系統、耐心和多層次的談判才能實現。

但問題是大國之間的期望並不對稱。對特朗普政府來說,當務之急是消除朝鮮的核武器,封住其彈道導彈能力。不久以後,朝鮮也許就有能力針對美國本土的任何預定目標精確部署核武器,而華盛頓對這種可能性的容忍度是有限的。特朗普政府內部的重要人物,包括新上任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都一再呼籲更換朝鮮政權。意識形態衝突仍將是緊張關係的一個關鍵領域。

不過,正如一位高級官員告訴我的,中國所尋求的是一個能考慮有關各方合法權利的“長久和平的政權”。所以與韓國現領導人一樣,中國對朝鮮核和彈道導彈的容忍度比美國要高得多,認為其發展雖然添亂,但主要是防禦性的。北京所推崇的是漸進而持續地解決危機,美國則希望立刻有所斬獲。彌合這兩個大國之間的利益差距對確保和平進程的成功恢復至關重要,而韓國政府在這方面似乎與中方持同樣的觀點。

最終,對我們更有幫助的不是期待金正恩將來與文在寅、特朗普和習近平的對話在一夜之間取得突破,而是要做好準備進行一系列曠日持久但富有成效的談判,讓世界上持續時間最長的衝突之一徹底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