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為何「特金會」有可能在蒙古舉行?

2018-04-23
d.jpg

據一些可靠的媒體上周報道,來自美國政府的非官方消息稱,蒙古的烏蘭巴托最有可能成為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備受期待的雙邊會晤的地點。最先報道消息的CNN說,美國和朝鮮的情報官員已經開始就準備事項進行磋商,烏蘭巴托看來是最有可能舉行會晤的中立地點。預計會晤將於5月下旬或6月上旬舉行。隨後,韓國也確認說雙方正在進行磋商。

計劃中的對話將以朝鮮半島的核裁軍問題為中心,這是對全球利害攸關的重大而且一直在持續的安全風險。2017年朝鮮加緊核試驗,挑釁性地發射飛越日本的導彈,並表現出它有能力用可攜帶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打擊美國的大部分地區。

雖然對話的時間和地點尚未確定,但如果由蒙古政府扮演對話的東道主,那麼,這將是這個位於中俄之間的內陸國家走出的重要一步。近年來,蒙古十分重視自己在高級別對話中的中立仲裁者形象。除了朝鮮和日本之間的雙邊會談,它還舉辦了名為“東北亞安全烏蘭巴托對話”的朝鮮核問題多邊會談。

很少有雙邊會談比美朝領導人之間的對話更重要或具有潛在的歷史意義。這二人曾經激烈地隔空對罵,為緊張的地緣政治增添了戲劇性。去年,特朗普和金正恩投身於幼稚而危險的推特戰,特朗普吹噓他核“按鈕”的份量,金正恩則把特朗普稱作“老糊塗”。

為什麼蒙古首都有可能成為特朗普和金正恩舉行梳理分歧的會晤的首選地?對此朝鮮和美國也許都有很好的理由。

美國不可能接受金正恩在朝鮮首都平壤舉行會談的提議,這不僅是由於潛在的安全威脅,其風險還在於,世界最早的民主國家領導人的到訪,會讓這個獨裁政權的流氓恫嚇手段合法化。出於後一種原因,華盛頓肯定也不是可考慮的地方。美國寧願會晤在與兩國有穩定關係的民主國家(因此排除中國)舉行,而蒙古是被悉心培養的。2016年,當時的國務卿約翰·克里稱蒙古是一個“民主綠洲”,因為它四周全是非自由的政權。

同時,朝鮮也不可能讓其領導人飛到新加坡、日內瓦、斯德哥爾摩或任何其他地方。一些分析人士猜測,金正恩並不擁有這樣一架飛機,能安全地長途飛行,中途不必加油。而要前往其他目的地的話,加油可能是必需的。他還可能擔心被擊落。烏蘭巴托可以經由鐵路到達,而這似乎是金正恩的首選出行方式。金正恩上個月就意外前往北京,正式拜會了習近平主席。

最重要的是,蒙古是為數不多的美國和朝鮮都可以信任的國家之一,也是極少數同時駐有美國和朝鮮使館的國家之一。朝鮮大使吳勝浩和美國在蒙古的代表曼努爾·P·米卡勒,都分別會見過蒙古總統哈勒特馬·巴特圖勒嘎的辦公廳主任贊·恩赫包勒德,商討在烏蘭巴托舉行對話的事情。

蒙古於1948年與朝鮮建交,它是繼前蘇聯之後第二個承認朝鮮獨立的國家。蒙古向民主過渡後,兩國關係一度緊張,但此後趨向緩和。蒙古前總統查希亞·額勒貝格道爾吉長期以來一直致力於提升其國家的中立調解人角色,並曾在2013年訪問平壤。

值得注意的是,蒙古政府受到過人權組織的抨擊,因為它過於安享與朝鮮的勞務承包關係。朝鮮勞工在惡劣條件下長時間工作,而且要把90%的工資上繳給朝鮮當局。去年12月,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把目標對準了通過外來勞工計劃支持朝鮮的國家,之後蒙古趕走至少1200名朝鮮勞工。

儘管美國和蒙古去年慶祝它們建交30周年,但美國目前沒有駐蒙古國大使,這也表明特朗普和前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讓國務院力有不逮。也因此,目前美國還沒有一位正式的國務卿能陪同特朗普總統一道完成這次可能的行程,儘管前中情局局長邁克·蓬佩奧未來幾周內有望得到參議院的認可。

美國長期以來一直是蒙古重要的“第三個鄰居”,向它提供大量外援,以期平衡蒙古對其兩大鄰國的依賴。美國每年都會參加像“可汗探索”這類在蒙古舉行的聯合軍演。

高調的美國領導人在對該地區進行訪問時,一直重視訪問蒙古。前國務卿約翰·克里2016年曾經訪蒙,之前的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曾於2012年訪問蒙古,2005年小布殊成為第一位訪問蒙古的美國總統。上月,蒙古總統巴特圖勒嘎派他的正式代表雅•奧特根巴雅爾大使前往華盛頓拜見特朗普,並遞交了國書。

那麼,蒙古希望從舉辦對話和朝鮮半島的和平穩定中獲得什麼呢?中國又如何看待烏蘭巴托對話的前景呢?

經濟上,蒙古希望,如果國際制裁解除,貿易增加,那麼更加開放和一體化的朝鮮能讓蒙古在跨西伯利亞鐵路沿線發揮作用。朝鮮與歐洲的貿易可以讓作為沿途中轉樞紐的烏蘭巴托獲得巨大好處,雖然目前這種可能性還極小。

政治上,這個“永遠有藍天的地方”希望提升自己的地位,成為未來地區問題談判中的關鍵一員。有著名學者猜想,作為全球主義者的前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他本人非常希望蒙古能在2022年獲得聯合國安理會的一個席位(也許那個職位會由他擔任)。正是他最先在推特上建議,要把蒙古作為未來對話的地點。這些知名蒙古人士還預計,只要不過分招搖地提升自己的聯絡者地位,美朝緊張關係的加劇對蒙古也許有好處。

蒙古對外似乎相當低調,但它正通過適當的外交渠道來啟動一切有益的對話。到消息發佈時,沒有可靠的報道稱中國、俄羅斯或韓國等關鍵國家明確反對在烏蘭巴托舉行對話。事實上,雖然中國顯然願意對話在北京舉行,但中共在《中國日報》下屬《環球時報》的一篇社論中,表示支持蒙古成為可能的舉辦國。

不存在障礙,而且,由蒙古舉辦對話有清晰的邏輯。這也許就是為什麼眼下蒙古最有可能被選中,成為讓美國、朝鮮、韓國和中國都滿意的對話場合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