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朝核問題 全球治理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鄧馬克 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主任

對朝外交失敗的危險

2018-03-28
S2.jpg

特朗普總統出人意料地決定會晤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國際社會引起轟動。美國在位總統從未與朝鮮領導人直接交談,而兩個月之內特朗普將與金正恩相對而坐的前景有可能帶來歷史性的外交突破。

假定峰會召開,那麼現在尚不清楚雙方會帶着什麼坐到談判桌前。不過我們確實知道,美國和朝鮮的一貫立場都很強硬,完全水火不相容。金正恩已宣布朝鮮有能力使用核武器打擊美國,他有可能尋求對朝鮮是核國家的承認,同時尋求其他一系列讓步,包括取消制裁、簽訂和平條約、實現關係正常化。朝鮮還一直謀求結束美韓同盟和美軍撤出半島。據韓國報道,金正恩表示“朝鮮會讓朝鮮半島無核化……一旦對朝軍事威脅得到解決,同時朝鮮的制度獲得保障,就沒有理由擁有核武器”。這或許反映了他的目的。

華盛頓的要求始終比平壤窄得多,但與朝鮮的目標完全相悖。數十年來,美國始終孜孜不倦地尋求確保朝鮮全面、可核實、不可逆轉地實現無核化。華盛頓一向表示願意接受平壤的其他要求,但這要在全面、可核實、不可逆轉地實現無核化之後。特朗普政府也重申了這一立場,特朗普總統本人則將怒火集中在朝鮮擁有利用核武器打擊美國的潛在能力上,並在推特上表示“這種事不會發生!”

特朗普和金正恩要想成功取得外交突破,一方就必須接受它自己一貫反對的立場。最終,要麼美國(明裡或暗裡)接受朝鮮為核國家,要麼朝鮮同意全面、可核實、不可逆轉地實現無核化,以換取一系列讓步,就像它在從前的外交倡議中做過的那樣。考慮到這場危機的利害關係及其歷史,有理由擔心取得這種突破的可能性不大,即使成功,也註定是短命的。

這就提出了外交失敗的可能性。一個不成則敗的峰會,其危險在於它有可能破裂並使一方或雙方領導人相信外交手段註定要失敗。事實上,一位對與朝鮮展開外交能否收效表示過嚴重懷疑的領導人,比如特朗普總統,有可能已經認定外交選項沒有出路。如果雙方領導人無法達成協議,較低級別外交官在這方面數十年來的努力也會付諸東流,而人們會斷定外交手段已經用盡。

一旦外交失敗,領導人會認為他們必須在兩種嚴酷的選項中進行取捨:接受失敗得過且過,或嘗試使用軍事手段來解決問題。特朗普總統明確表示,他不願容忍一個可以用核武器攻擊美國的朝鮮。如果斷定外交手段已經失敗,並且不能容忍朝鮮沿着當前的道路繼續走下去,特朗普總統表示,他會傾向于軍事選項。他表示:“如果制裁不起作用,我們就必須進入第二階段。第二階段或許是非常艱難的,對世界來說也許非常非常不幸。”

美國可以有多種方式對朝鮮使用軍事力量,要麼是小型外科手術式的,要麼是大規模破壞性的,要麼是介於兩者之間的種種。但顯然,每一種選擇都意味着朝鮮極有可能令事態升級和採取報復行動,這將威脅到韓國、日本甚至美國成千上萬乃至上百萬人的性命。

然而,儘管存在這些風險,一些人仍爭辯說,從長遠看現在採取行動遠比坐在那裡看一個更強大的朝鮮如何行事好得多。這種建議的出發點是估計朝鮮仍未獲得打擊美國的能力,但會在“數月內”搞定它。還有一些人認為,衝突最好集中在朝鮮半島,從而使美國的風險降至最低。這對美國盟友和生活在韓國、日本的成千上萬美國人來說是無濟於事的安慰。

在外交成功或失敗情況下,華盛頓應考慮中國可能發揮的作用,這一點極為重要。的確,雖然北京或許對特朗普總統同意與金正恩會面感到寬慰,但他們仍然擔心外交手段有可能失敗。而且中國領導層擔心自己在首爾、平壤和華盛頓的外交活動中被邊緣化。如果中國尋求成為亞洲的主導力量,它就不會允許地區最重要的安全問題在北京未發揮重大影響力的情況下得到解決。

鑒於中國的地理位置、實力,以及它(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左右着國際社會對朝鮮實施經濟制裁的能力,中國在朝鮮問題上仍然有着重要的影響力。儘管北京在對平壤施加經濟壓力方面有重大進步,但不清楚在特朗普和金正恩取得外交突破情況下中國領導人是否還會保持這種壓力。事實上,雖然特朗普政府也許想在無核化取得實質性進展之前保持對朝鮮的經濟壓力,但這需要北京的合作,而北京可能並不配合特朗普政府的戰略。中國領導人也許會在華盛頓認為時機合適之前開始減輕對朝鮮的經濟壓力,從而利用它的影響力重新參與這一進程,並向華盛頓表明與北京合作的重要性。考慮到最近衝擊美中關係的地緣政治動蕩,華盛頓應該認識到,北京很可能利用“施壓牌”來對更廣泛的雙邊關係施加影響。

如果外交手段失敗,中國仍會回到過去,擔憂美國的軍事冒險主義和朝鮮的好戰。這樣的話,人們一定想知道,究竟要過多長時間中國領導人才會意識到他們從前的戰略是失敗的,進而重新調整戰略方向,更直接地對抗平壤無數次的犯規,或者把朝鮮當成與美國展開更廣泛的地緣政治競爭的競技場。

這樣的結果只會凸顯特朗普總統與金正恩會面取得外交成功的必要性。如果不能達成理想的外交協議,華盛頓的戰略家就必須考慮其他選擇,這些選擇雖然遠遠不夠理想,但至少能改善朝鮮局勢,同時保留避免衝突的一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