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北京掠影:特朗普與習近平

2017-11-23
S3.jpg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其訪華首日同游故宮。

唐納德·特朗普為習近平背書;習近平給特朗普面子。特朗普盛讚習近平是強大的領導者;習近平沒有回贈其相應的讚譽。特朗普宣稱美國要為自身的貿易逆差有所行動;習近平沒有出言反駁。特朗普稱,中國已經同意取消美國金融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的壁壘;但習近平的承諾並非板上釘釘。特朗普悲嘆,美國“遠遠落後”於中國;而習近平僅僅表示,太平洋大到足以容納中美兩個國家。特朗普對於中國的人權狀況隻字未提,令習近平相信人權問題已不再是美國外交的優先議題。特朗普第無數次呼籲中國收緊對朝鮮的制裁;習近平對此置若罔聞,而中國媒體則封殺了特朗普在朝鮮問題上的所有言論。特朗普返回美國,稱此次亞洲之行獲得了巨大成功;而習近平確信,主場優勢的確奏效。

簡而言之,特朗普令自身看起來好像一個乞討者,而習近平表現得好像是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大國領袖。雖然大部分觀察人士認為,特朗普傳達了美國意圖,避免了外交失態,這已屬不易,但這短暫的正常狀態並未在推動美國利益上取得重大成果。至少在公開場合,特朗普在南海爭端、對俄關係、知識產權上未有任何強硬表態,更不用提公民自由議題。而在會見後召開的聯合新聞發佈會上,他也未能堅持明確表明美國政府的立場,正如美國首腦通常所做的那樣。同時,鑒於特朗普帶領美國退出了TPP和巴黎氣候協定,在多邊貿易或全球變暖問題上,他也無話可說,更不用提當下其他一些迫在眉睫的全球議題,如核武器、消除貧困、軍費開支、移民和可替代能源等。

托馬斯·弗里德曼在《紐約時報》上總結道,習近平可以將布魯克林大橋賣給特朗普(筆者正是來自布魯克林,因此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這是一座老舊破敗的大橋)。而他也的確這麼做了。對於那些可能令中國分神、影響其一心一意完成躋身世界經濟政治強國大業的事情,習近平一概不予承諾。被大肆報道的、中美新近簽署的2500億美元貿易和投資協議充滿了不確定性,這些協議全都是毫無約束力的諒解備忘錄,而非合約。而我們知道,特朗普一直鼓吹的“交易藝術”,與其說是藝術,不如說是花哨的包裝。眼下,我們並不清楚美國是否能夠順利進入中國金融和保險市場,也不清楚中國是否會大幅降低針對美國產品的關稅。事實上,通過指責以前各屆政府應對龐大的對華貿易逆差負責,特朗普讓習近平免於責難,甚至“稱讚”中國“扼殺”了美國貿易(中國聽眾對於特朗普的這番話給予了熱烈歡迎)。習近平本來或許可以讓美國在幾個關鍵經濟發展項目上分得一杯羹,如“一帶一路”倡議和亞投行,但他並未這麼做。相反,深知特朗普極易受奉承左右——中國人無疑從沙特5月份盛情款待特朗普上學到了不少——習近平特意為這位美國總統安排了一場令其驚呼連連的文化盛宴。

中國人常說,一國外交政策的實力取決於其國內政治。在這一點上,中美之間的差異顯而易見,而這為我們理解這兩個大國眼下的真實關係提供了關鍵背景。當習近平為自身未來五年的統治鞏固權力的同時——一些觀察人士相信2022年之後他可能會繼續執政——特朗普的統治正當性卻遭到了質疑。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正在加緊調查對特朗普圈子在2016年大選中與俄羅斯勾連的指控,而這邊“習近平思想”則被寫入了中國共產黨黨章,且全中國上下目前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挑戰習近平權威的人。無論走到哪裡,特朗普都背負着沉重的政治包袱,他的自信和權力不僅被可能迫使其下台的“通俄門”調查大幅削弱,更被立法失敗、共和黨內鬥及針對總統個人道德底線、心理穩定和治理經驗的嚴厲批評所拖累。不難想像,習近平早已深諳如何利用特朗普的諸多弱點,比如在政策上絕不妥協。

特朗普結束了他的中國之行,對北京給予他的盛情款待感覺良好。但他卻忘了,全亞洲都在期盼美國能夠重申對地區盟友的承諾。對於這些亞洲國家來說,關鍵問題是能夠利用積極的中美關係,而非如冷戰時代那樣,不得不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選邊站隊。特朗普將商業和環保領域領導權拱手相讓於北京,令亞洲領導人們失望至極。至此,習近平可以理所當然地宣稱,中國是亞洲最重要的經濟大國,在應對迫在眉睫的全球議題上,中國也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正如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最近在《紐約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中稱,習近平應該戴上那頂紅帽子,上面寫上“讓中國恢復偉大榮光”。

既然政客和媒體都喜歡討論贏家與輸家,那麼現在對於2017年北京習特會上,誰是贏家誰是輸家,還會有任何疑慮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