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不是美國要面對的下一個邪惡帝國

2017-09-22
S1.jpg
(路透社)

蘇聯的解體令美國失去了一個顯而易見的敵人。20世紀60年代那些統治蘇聯的乏味無趣的共產黨官員雖不像約瑟夫·斯大林那樣容易喚起人們對邪惡的聯想,但正如總統羅納德·里根形容的,蘇聯仍是一個“邪惡帝國”。

蘇聯的解體令美國在權力頂峰成為形單影隻的存在。這對世界和平來說實為幸事,但對五角大樓卻並非如此。此後,美國外交政策決策層中的大部分人開始尋找一個可以令擴充軍備正當化的新敵人。

今天,很多美國鷹派人士視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下一個巨大威脅”。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似乎並未在地緣政治上有太多考慮。

相反,貿易是他的主要興趣點,而中國是他最討厭的對象。但在“仇華”陣營中,最堅定的成員是特朗普總統的高級顧問斯蒂芬·班農,他最近因為飽受批評已經離開白宮。

在華盛頓還活躍着一大批其他“恐華”人士。而美國政府將面臨來自這些人持續不斷的壓力,他們會要求把中國作為美國無可避免的對手來對待。

然而,五角大樓最新發佈的涉華軍事報告指出,中美之間雖然存在重大分歧,但這些分歧並非圍繞核心安全議題。最終,問題的關鍵不是保衛美國的領土、人民和自由,而是維護華盛頓在亞洲的支配地位。

雖然美國政策制定者並不總能作出正確的選擇,但這一目標或許對美國是有利的。但保有一支超大型軍隊實在得不償失,更何況開戰。

在近期發佈的2017年度《涉華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中,美國國防部指出,中國的軍力已經增強到能夠進行聯合行動,並在遠離中國本土的區域展開短期作戰。此外,國防部的報告還指出,“中國利用自身增長的實力,強力維護其對東海和南海地物的主權主張”,並“使用脅迫性策略,如派遣執法船隻和海上民兵,貫徹執行其海洋主權主張,以精心策劃的、低於引發衝突臨界點的方式推進自身利益”。

或許更重要的是,五角大樓指出,“中國的領導人持續重點發展在危機或衝突中威懾或阻斷對手投射實力的能力,以及防止第三方干預的能力——包括美國的干預”。這也包括限制美國的科技領先優勢。

對美國來說,這些都不令人意外,也不會對美國造成重大威脅。當然,華盛頓更願意看到一個接受美國領導的溫順的中國,但幾乎沒有哪個新興大國願意做千年老二。

美國依然保持着強大的領先優勢。華盛頓從一開始就坐擁一支規模遠為龐大的軍隊,軍費開支也幾乎是中國的4倍。美國部署的核彈頭數量超過中國6倍,存量更遠遠高於後者。美國還擁有10個航母戰鬥群,而中國僅擁有一艘初級航母。

更重要的是,北京投射實力的能力也較低,尤其在對美國本土發動攻擊上。相反,美國軍隊則擁有攻擊中國的多種方式。

最後,華盛頓通過與世界上大多數工業化國家結盟,在中國東部邊境沿線設立多處軍事基地,來增強自身實力。中國基本上只能憑藉一己之力,它周圍環伺着過去一個世紀以來一直與其交戰的國家。一些領土爭端還有可能演化成暴力衝突。

簡言之,至少在短期至中期,在任何正常意義上,美國都不需要害怕中國。即便北京想威脅美國本土,征服美國領土,或是阻斷美國商業,它也幾乎沒有能力這麼做。中國要尋求的是結束華盛頓在中國海岸線附近擁有的支配地位,這一目標與其說是進攻性的,不如說更多是防禦性的。

而經濟學原理也支持中國的這種戰略考量。投射實力遠比威懾對手來得昂貴。華盛頓究竟在多大程度上願意花費巨資,來維護美國在中國所處地區將自身意志強加於中國所必備的超級軍事優勢呢?隨着時間的推移,維護這樣一支軍隊將變得越來越難以承受。

國會預算局預計,10年之內,美國每年的赤字規模將達上萬億美元,而未來數年福利保障項目的支出也將逐步上漲。美國人民準備好為那些軍費不足的盟友提供防務支持而犧牲自身需求了么?中國畢竟不是一個新的邪惡帝國。

美國和中國不可避免地會存在分歧。但是,中美兩國在核心利益上並不存在衝突。事實上,如果華盛頓願意容納中國的崛起,兩國之間並不存在爆發衝突的嚴重問題。美國政府的首要職責是保護美國人民的利益,而不是華盛頓的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