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郝志堅 密蘇里州立大學傑出教授

最最重要的問題

2016-12-19

唐納德·特朗普大選獲勝對中美關係意味着什麼?與歷次美國政府換屆一樣,最最重要的問題仍然是新總統的對華政策。但這次又略有不同。

S1.jpg

首先,獲知希拉里·克林頓敗選,許多中國人可能鬆了口氣。當國務卿的時候,希拉里主持了所謂的美國“重返”西太平洋。她還一馬當先推動建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這是“重返”或“再平衡”亞洲政策的重要經濟組成部分,而中國被排除在外。更糟的是,許多中國人還記得,2010年河內東盟地區論壇會議期間,正是希拉里宣布美國已經放棄長期以來的南海爭端政策,表示美國打算直接介入這個已然十分複雜棘手的亂局。

唐納德·特朗普又會怎樣呢?2016年整個選舉期間,這位70歲的企業大亨幾乎不放過每一次機會攻擊中國在貿易協定中“使詐”。由於他沒完沒了地提及中國,一段這位候選人反覆念叨“中國”的視頻在美國網上一夜走紅。在各個競選點,特朗普總會大喊是中國偷走美國的就業!中國在所有事情上吊打美國!中國在貿易上撕碎美國!他甚至宣布當上總統後,會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徵收45%的關稅。儘管他的建議十分苛刻,很多中國人還是不清楚特朗普究竟何許人也,他對中國的真實感覺到底如何。這其中有三個原因。

首先,這位候選總統向來語不驚人死不休。人們須記住,正是此人多年來聲稱巴拉克·奧巴馬總統不是美國公民,聲稱參議員泰德·克魯茲的老爸可能參與暗殺肯尼迪總統。就在前不久,特朗普還表示,如果他當選就會把希拉里·克林頓送進監獄。沒人能肯定,特朗普對自己這套蠻橫指責和威脅是深信不疑,還只是為了嚇唬聽眾搏新聞頭條。他說的一切都不那麼可信。

其次,中國人知道,這位美國總統候選人在參加政治活動期間有“敲打中國”的歷史,但當他就職以後,一切都有可能改變。例如1980年,羅納德·里根曾宣布他當選後將恢復與台灣的外交關係。但這位總統不僅沒有承認台北,他在1982年的美中聯合公報中還同意減少給台灣的軍售。此等行為讓人理解為什麼中國《環球時報》的專欄文章稱,特朗普威脅對中國商品徵收45%關稅“不過是競選說辭”,選舉結束後情況就會不同。

第三,特朗普沒有政府工作經驗,這在所有美國總統當中獨一無二。這也意味着新總統沒有公共服務歷史可以讓中國人(或其他任何人)預測其行為。所以,在官方“對華政策”方面,即將入主白宮的特朗普可謂“一張白紙”。

簡單說來,許多中國人對這一大選結果是感到謹慎樂觀的。無論如何,特朗普“敲打中國”大多局限於貿易,他反對TPP,而且從未表示贊同美國“重返”東亞。他也沒對中國宣揚過人權和西方式民主。

剛開始的時候,特朗普似乎是想建立建設性的對華關係。例如11月3日,這位當選總統與習近平主席通了電話。這次通話後,特朗普的過渡團隊表示,“領導人之間建立了明確的相互尊重感。當選總統特朗普表示相信,兩位領導人將建立最強的關係之一來推動兩國關係的發展”。中國媒體報道稱,習近平和特朗普同意保持密切聯繫,建立良好的工作關係,並早日會面,就兩國關係發展和雙方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看法。但情況急轉直下。

12月1日,當選總統特朗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任何一位候任總統都沒有這種先例。蔡是有台獨傾向的民進黨的領袖,這就讓通話顯得尤為敏感。那麼,這次通話所謂何來呢?

一些人認為,這是精明的策略家(特朗普)煞費苦心的行為,為的是通過打“台灣牌”換中國在貿易上讓步。香港著名嶺南大學的政治分析家張寶輝評論說:“通過一開始表現強硬,他可能是想在今後與中國談判時獲得優勢……他是一個商人,也許會把商業談判的戰術帶到國家關係上。”

還有一些人認為,此舉表明美國政策發生重大變化,特朗普政府打算升級與台北的關係。畢竟,自從比爾·克林頓政府上一次審議(並提升)美國與台灣關係以來,已經過去20年了。

也有人認為,特朗普並沒有意識到通話產生的影響,他在推特上為自己辯解,是他行為失禮(經常發生)後典型的挑釁性表現。有鑒於此,一些人認為特朗普是受了他的某些與台灣有染的顧問的慫恿。這可能也是中國外交部的意思,外交部認為這是台灣方面對特朗普搞的一個“小動作”。

現階段,解釋這一事件對美中關係意味着什麼(如果有的話)為時太早。人們不應對此有過多解讀。首先,特朗普只是“候任”總統。別忘了,前總統比爾·克林頓2005年還曾經去台灣演講,並會見台灣總統。如果一位前總統能去台灣發表賺錢的演講,會見台灣領導人,那麼當然,一位未來總統也不是不可以接一個電話。其次,特朗普明顯不是東亞外交政策專家。舉例來說,在共和黨總統競選辯論期間,他把TPP稱為旨在讓中國更有錢的貿易計劃。直到參議員蘭德·保羅提醒他中國並非TPP成員後,他才放棄了這種荒唐可笑的指責。所以,也許特朗普並沒意識到接個電話會引來這麼多媒體喧囂。第三,雖然特朗普在總統競選期間對中國大加抨擊,但他也沒稱讚過台灣。事實上,他指責台灣偷走了美國的就業。而且,很難想像特朗普得知台灣防務預算規模後會高興(假設他還不知道)。第四,特朗普挑選特里·布蘭斯塔德州長(艾奧瓦州)出任駐華大使,這被一些中國政治分析人士看成是“深思熟慮的”任命。布蘭斯塔德自稱是習近平主席的“老朋友”,並且不受台灣左右。

特朗普的大使人選也許表明他努力想讓中美關係重回正軌。要說最近事件意味着美國政策出現重大轉變,目前看似乎不大可能,蔡英文總統也說,“一個電話不表示政策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