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如何從日本的政治崛起中受惠

2016-01-18

國際上對日本長期經濟困難的聚焦,模糊了亞洲最深遠、最不為人注意的動向之一,即這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在政治上的崛起。通過啟動國家安全改革,以及謀求在塑造亞洲均勢方面發揮更積極作用,日本希望不再被低估,並在世界上獲得應有地位。

Japan-carrier.jpg
2015年8月27日下午,日本第二艘出雲級直升機母艦在橫浜磯子工廠下水,命名為DDH-184“加賀”號。這是日本繼“出雲”號之後,第二艘下水的出雲級直升機母艦。截至目前,日本海上自衛隊共有出雲級、日向級和白根級共5艘直升機母艦。

從政府加強與美國的安全安排,並與亞太其他主要民主國家建立密切的戰略合作關係,到國內興起草根運動,要求改變美國強加的和平憲法,日本政治上的悄然復興體現在諸多方面。

去年11月,一萬多市民擠滿東京的日本武道館音樂廳,要求修改憲法。集會組織者是一個新團體,它已經收集到包括422名國會議員在內的450萬日本人支持修憲的簽名。該團體發誓到3月份要收集1000萬個簽名。安倍晉三首相在為集會準備的錄相中表示:“這部憲法從未被修改。我認為,是時候擁有一部適用於21世紀的憲法了。”

無疑,日本被動的、以金錢為主的外交,正讓位於主動的、向西着眼於亞洲大陸、南海和印度洋的外交。而驅動日本政治崛起的最大單一原因,就是一個強大中國的出現。

日本是世界上第一個以和平立憲的國家。憲法第九條寫明“永遠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目前為止,世界上還沒有其他哪個國家的憲法禁止擁有戰爭工具,或聲明放棄“以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

日本對憲法的批評越來越多,認為它不能反映日本的價值、文化和傳統。事實上,日本憲法是佔領國為了服務自身利益而倉促擬定實施的。盟軍最高司令官道格拉斯·麥克阿瑟讓他的手下官員在一周之內,也就是在1946年2月12日林肯誕辰紀念日之前擬就憲法,雖然直到1947年5月這部憲法才生效。

美國通過遣散軍隊、強推和平憲法、徹底整頓教育體制,成功地解除了日本的武裝,但這也給它自己帶來麻煩。不久美國就意識到,在解除日本武裝方面走得實在太遠了。1953年,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理乍得·尼克松就表示,在日本強推草率的憲法是“一個錯誤”。

美國與蘇聯的冷戰,共產黨奪取中國,以及中國介入三年血腥拉劇的朝鮮戰爭,促使美國對日政策發生轉變。通過對它強推的憲法進行重要的再解讀,美國鼓勵日本以“自衛隊”形式重組武裝力量,從而使日本成為美國亞洲戰略的關鍵。

日本最近重新解釋憲法第九條,宣示其集體自衛權,相對來說步子並不大。聯合國憲章實際上承認個人和集體自衛權是一種“固有權力”。東京還放寬了長期自我實施的武器出口禁令,從而開啟了與志同道合國家建立更緊密安全合作的通道。

日本的驕傲,日本發揮更大國際作用的民族主義衝動,如今都在不斷上升,其國內關於國家安全和修憲的辯論也開始升溫。

從法律角度看,安倍政府實施的國家安全改革再向前一步,就會涉及修改憲法。例如,如果不制定憲法修正案,在一定程度上,對憲法第九條禁令的重新解釋就受限制。

除了使日本的戰略姿態“正常化”,對憲法的修正還必須處理章程中固有的缺陷。日本憲法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定義國家元首。它剝奪了天皇的一切,除了象徵性權力。

這是有意為之。美國只想讓天皇充當日本的象徵,以便在1945年到1952年佔領期間對他加以利用,而他卻不再是一呼百應的君王。

同樣,制定強迫聲明放棄武力的第九條,也是為了讓日本成為美國的受保護國,永遠無法再給美國帶來威脅。

日本憲法也是世界上最難修改的憲法之一。今天,任何修憲動議,即使贏得國會兩院規定的三分之二支持,最後能否保證在全民公投中獲多數支持而生效也值得懷疑。

安倍2015年允許自衛隊參加“集體防衛”的安全立法遭到大規模抗議,這也提醒人們,美國所灌輸的和平主義思想仍深深植根於日本社會。譬如,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只有23%的日本人希望國家在地區事務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而2014年的民調則顯示,只有15%的日本人(對比近75%的中國人)願意保衛自己的國家,這是世界上最低的。

要明白的是,亞洲維持和平需要一個積極的日本。如果日本對戰後體制和政策不作進一步改革以應對新的地區挑戰,它的安全就會被侵蝕。

一個更自信更安全、對自身防務和地區安全承擔更多責任的日本,更有益於美國的安全利益。

美國一手製造了日本今天的問題,即如何擺脫憲法這個重負。現在美國必須參與這個問題的解決,因為其自身地緣戰略利益需要日本在地區事務上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同時更多地承擔自己的防衛。日本可以在與華盛頓的長期安保條約框架下做到這一點。如果美國公開支持日本修憲,那麼將有助於減少來自日本勢力龐大的和平主義選民和中國的批評。

對美國在亞洲的作用、包括美國未來的軍事存在而言,與日本結盟仍然十分關鍵。日本堪稱模範盟友,它接受了大量美國軍隊駐紮,並支付數十億美元開支,以彌補駐日美軍的開銷。到目前為止,在27個向美國提供支援的盟國當中,日本是最慷概的東道國。

日本修憲和國家安全改革有助於支持美國亞太戰略的中心目標——維持穩定的力量均衡。雖然崛起的大國傾向於顛覆現狀,但政治復興的日本顯然只是想保持亞洲現有的政治秩序和海上秩序。日本決心重塑自我,成為更有競爭力、更安全的國家,華盛頓會很好地幫助這個一直維持現狀的國家在政治上不斷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