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開發全球首個主要央行數字貨幣

2020-12-29
497b30574e045a0df12bd87dfb0f34c5.gif

過去十年,中國的數字支付市場迅猛發展。電子支付應用程序,尤其是微信和支付寶,已經證明中國是全球電子支付產業的先行者和踐行者。很快,隨着中國人民銀行(央行)推出數字人民幣,官方命名為“數字貨幣電子支付(DCEP)”,這一產業將再次見證革命性變革。

DCEP將成為世界上首個由政府支持的主要數字貨幣,或稱“央行數字貨幣(CBDC)”。這種貨幣與實物現金和傳統電子支付的不同,主要在於它們是採用分佈式賬本技術(DLT,也就是俗稱的“區塊鏈”)的數字代幣。數字貨幣採用的這一技術與比特幣和以太坊等加密貨幣類似,但CBDC是政府支持的官方貨幣,由央行集中規範統一發行。

雖然目前有超過90家央行在積極研究CBDC技術,但除中國央行外,瑞典央行在這條路上走得最遠。瑞典試圖開發自己的數字克朗,這一舉動值得關注,因為瑞典是歐盟成員國之一,與其他成員國之間享有資本自由流動。這意味着如果瑞典推出數字克朗,歐盟其他成員國公民將有機會接觸到數字貨幣。

因此,瑞典的做法或許會加速歐洲更協同一致地努力發展數字支付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隨之而來的數字歐元。然而,中國的DCEP會成為以數字形態發行的首個主要貨幣。中國人民銀行自2014年起就對數字人民幣展開研究,這顯示中國政策制定者們很早就把發展這一領域當成優先事項。到2020年底,DCEP已率先在深圳、蘇州、成都和北京衛星城雄安開始試運行。不過,圍繞DCEP對金融進化究竟意味着什麼,還存在不少誤讀和誤解。

首先,DCEP是基於DLT和加密技術的CBDC。它與比特幣類似,後者同樣基於DLT(被稱為區塊鏈技術)。這些技術會給數字貨幣提供更大的安全性,幾乎令仿造偽幣成為不可能。這些都意味着大幅降低運行金融基礎設施的成本,同時給金融交易帶來更高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

與在區塊鏈技術中一樣,DCEP將有防止惡意篡改的DLT應用程序。DLT基於去中心化運行。每次交易發生時,整個系統中的所有節點都會同時保留記錄。因為節點眾多,而記錄又不可撤銷,從而幫助整個系統避免被篡改的風險。

去中心化和匿名化通常被認為是比特幣的關鍵屬性。然而,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已被證明具有高度的不穩定性,同時也無法在全球範圍內被認定為法定貨幣。DCEP借鑒了這些貨幣的技術特性,同時還引入了集中管控措施。這些是“得到許可的”系統,限制哪些人可以進入系統,這與私人加密貨幣採用的“無許可”系統相反。

但這種DCEP還存在一個辯證邏輯上的矛盾。所有基於DLT的數字貨幣都天然地去中心化,因為它們防止篡改的特性依賴於多個節點“驗證”區塊鏈上的所有信息。然而,一定程度的中心化管控對於DCEP作為法定貨幣運行卻必不可少。

因此,DCEP是一種混合型數字貨幣,集合了DLT的去中心化特性以及中國人民銀行治下的中心化管理。由於DCEP採用的是許可系統,加密貨幣的一大誘人特性——匿名性——就無從確保了。中國政府採用的方法是推行一套分層的許可系統,在這套系統中,進行小額DCEP交易的電子錢包只需通過流動電話號碼進行註冊就可以完成。

雖然匿名性在小額點對點交易中可以得到確保,但在中國,所有流動電話號碼都是經過實名認證的。因此,雖然用戶彼此間可以保持匿名,但他們無法對國家保持匿名。此外,進行大額轉賬交易需要通過經實名認證的銀行賬戶,這就創建出一套“可控的匿名”系統。從本質上而言,這是一套分層的匿名系統:小額交易在交易方之間可以保持匿名,但大額交易很難做到保持匿名。

這種匿名性是基於DCEP的另一大特性。它採用的是一套複雜的多層混合結構設計,擁有一套“雙層運行系統”。該系統讓中國人民銀行負責管理整套系統,並向商業銀行發行數字代幣。然後,商業銀行再把DCEP投向公眾,並負責管理消費者通過數字錢包進行的代幣交易。DCEP基於數字代幣的一大優勢就是金錢可以不通過中間人而從一方轉移到另一方。

據報道,目前正在開發一款當電池電量不足時可以離線運行的電子錢包,這令停電時進行電子支付成為可能。雙層運行系統也會令DLT系統內的主要節點附着在中國商業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系統內。官方認為,這樣一種系統很好地利用了現存資源,雖然它也會幫助現有金融機構逃避被淘汰的命運。

DCEP只在幾個方面是完全創新的。雖然利用了DLT,但它與私人加密貨幣存在關鍵的不同。它更多是一個混合體,意圖在DLT帶來的便利高效和安全的支付系統之間取得平衡。“分層”的匿名性會增加DCEP的信息收集量,並在保護隱私的同時打擊犯罪。更為重要的是,它的中心化管理特性將使它成為貨幣政策運行、進而開展宏觀經濟管理的強大工具。

DCEP的推出也會對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貨幣政策實施以及中國整體經濟戰略產生影響。我會在以後的分析中探討這些重要議題。現在,我檢視的是中國政府對貨幣本身進行革命性變革這一根本性的倡議。

隨着金融透明度和可追溯性達到一個新高度,貨幣政策的提升空間也得到拓展。例如,當經濟下行時,央行可以更好地針對受影響最大的產業。實時的信息收集和分析將給經濟數據帶來全新的維度,這會幫助央行直接向受困的企業和個人發放基金和貸款。完全依靠利率水平指導經濟活動的做法將變得粗暴又過時。

DCEP也會加速貨幣交易,包括國際貨幣交易。然而,DCEP的實施也會不斷面臨巨大障礙,包括計算能力、開發人工智能工具對數據進行分類並管理,以及不同DLT系統之間的兼容性。中國人民銀行正在謹慎前行,先在地方對DCEP進行測試,並計劃在2022年北京舉辦冬奧會期間進行一場大規模測試。預計很可能於2023年在更大範圍內正式推出。

除了技術壁壘,發行DCEP也需要對監管和法律進行根本性改革。不管怎樣,成為首個發行主要CBDC的國家是中國的雄心壯志。透明度和可追溯性的提升,加上擁有史無前例規模的經濟數據,這些都將以前所未見的方式改革並強化貨幣政策。但諷刺的是,一項本意為了規避中央協同和權力集中而開發出來的技術,現在很可能引發一場貨幣管控進而增強政府權威的巨大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