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當政,數字貿易前景堪憂

2017-01-23

網絡和電子商務發展初期,克林頓政府意識到,必須制定一個策略,讓全球性的互聯網與國家性的法律法規和睦相處。政府官員們沒有要求就共享的全球規則進行談判,而是提出一套所謂“電子商務全球架構”原則。這些原則允許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們通過合作,讓互聯網這個隨時間和空間變化的平台保持可靠、穩定、開放和技術中立。

S9.jpg

1. 決定互聯網發展的應該是私人部門和市場力量,而不是政府;

2. 政府應避免實施新的、不必要的規章,或稅收;

3. 政府干預應最小化,並且一致,主要方嚮應該是建立信任、保護隱私和維持網絡安全;

4. 各國政府應了解互聯網的特性,包括它的分散性,了解多利益攸關方治理而非中央集權控制這一傳統;

5. 鑒於互聯網的全球性,政府對其應予國際化對待,最好是通過貿易協議來管理電子商務和信息流動。

該架構曾經並依然是一個巨大的成功:它促進了互聯網的穩定,推動了數字貿易和經濟增長。而且,它對其他國家如何治理這一共享平台產生了顯著影響。但特朗普政府可能讓這一切面臨危險,他和他的團隊不那麼在乎貿易拓展,而是更強調雙邊談判、貿易強制和保護主義。

自這一架構20年前推出以來,它的許多原則一直為政策制定者們所堅守。小布殊和奧巴馬政府反對國家對互聯網的控制,這幫助了互聯網經濟的發展。許多國家的政策制定者普遍意識到,應該由私人部門引領互聯網創新。許多政府制定了法律,維護網絡信任與穩定。世貿組織中的164個成員同意貿易協定是管理電子商務的適當方式,政府官員在最近諸多協定中納入了對管理跨界信息流動的表述。

這一架構使許多美國公司得以蓬勃發展。像Alphabet(谷歌母公司)、亞馬遜、蘋果、臉書和微軟,它們不僅是全球貿易巨頭,同時也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不過經濟學家發現,互聯網和技術領域創造的價值中,75%為傳統產業公司所獲,如紡織、鋼鐵或化工製造,這些企業通過數字貿易聯繫到世界市場上的新客戶和新供貨商。

這一架構還幫助全世界的人和公司因數字技術而獲益,不僅改變了參與交易的人,也改變了人以及公司的交易方式。世貿組織統計,2015年全球電子商務市場交易額超過12萬億美元。計算機和信息服務出口成為增長最快的貿易領域,1995年到2014年,年均增長速度達到18%。2014年,約12%的全球貨物貿易是通過亞馬遜、阿里巴巴或eBay等電子商務平台進行的。依靠這些平台,任何能上網的人都可以隨時在線銷售商品和服務。隨着競爭加劇,商品和服務的成本下降,從而使更多人從交易中獲利。而且,互聯網讓更多的個人為自己創造了工作,也許是給Lyft或Uber開車、在Airbnb出租房屋,要麼是做從亞馬遜的Mechanical Turk或其他網站找到的兼職工作。

但是,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總統,有可能破壞美國對這一美國政策制定者們創立的架構的支持。這位當選總統似乎不了解互聯網對經濟增長的作用,不了解為什麼開放的互聯網對經濟增長如此重要,不了解貿易協定如何有助於推動經濟增長。例如,據說在2015年的一個集會上,他表示想與比爾·蓋茨談談“在某些方面關閉互聯網”的事。這位當選總統對保護主義政策的信奉,對首個包含數字貿易約束性條款的國際貿易協定——TPP的反對,都令人擔憂地說明了其政府的潛在意見。

S5.jpg

但數字貿易和數字經濟對美國來說尤為重要。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估計,2014年,數字貿易在提高生產力和降低交易成本方面產生的綜合影響,給美國的實際GDP增加了5171億到7107億美元(約3-5%),給美國的總就業增加了0到240萬個全職崗位(約0-1.8%)。2015年,美國出口了超過3850億美元的數字化服務(這是數字貿易的一個衡量標準),占當年美國服務出口的54%。

當選總統特朗普意圖將美國經濟增長速度提高到3-4%,同時促進國內就業。除非官員們找到方法鼓勵並推動互聯網經濟與電子商務,否則這一目標不可能實現。而上述架構所提供的,正是實現這一目標的路線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