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G20杭州峰會:中美應合作推動新型全球化

2016-09-02

G20杭州峰會召開在即,世界目光再度聚焦中國。近年來,G20峰會議程不斷擴展,已經成為國際經濟治理的首要平台。作為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需要緊密合作,確保G20杭州峰會順利召開,並向世界展示兩國共同推動新型全球化的政治意願。

S1.jpg
杭州市文化中心於2016年6月11日展示了帶有G20成員國國旗圖像的天際夜景圖,為杭州G20峰會做準備。2016年9月4-5日的杭州峰會將會是首個在中國召開的G20峰會。

全球化面臨挫折

全球化是一個歷史進程,在19世紀工業化大發展背景下獲得充足動力,進而逐漸形成真正意義上的世界經濟體系。

肇始於美國的金融危機發生以來,世界經濟總體復蘇乏力,全球化進程遭遇冷戰結束以來最大困難。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在信息和通訊技術助力下,跨國企業得以在全球構建生產鏈條。發展中國家的低工資、廉價原材料和潛在市場強烈吸引着美國、歐洲、日本等國企業家在全球開疆拓土。此外,蘇聯垮台後,很多國家進入美國主導的全球化進程之中,這些已經遠離世界經濟體系幾十年的國家一時間成為全球化的受益者。

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將推動全球化視為國家戰略之一,堅信全球化不僅會帶來自由貿易和經濟增長,還將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民主化。全球化輿論旗手、《紐約時報》資深記者托馬斯•弗里德曼稱,全球化不僅是一種時尚,也不只是一股經濟熱潮,它是一種替代了冷戰體系的國際體系。在這個體系中,全球市場的壓力將迫使政府放權,私營部門隨之擴權,作為自由市場經濟的倡導者,美國將佔據無可挑戰的全球領導地位。

在21世紀第一個10年里,全球化持續拓展。中國、俄羅斯、巴西等新興經濟體的快速增長,成為全球化的另一重要動力來源。中國躍升為全球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目前已是12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

然而,這一切如今出現顯著變化。美國對全球化的“雙刃劍”效應抱怨日深,認為全球化導致就業崗位流向海外、技術優勢被削弱等,是美國經濟陷入困境的重要因素。眼下,無論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還是民主黨的希拉里·克林頓,都質疑自由貿易,指責中國搞不公平競爭,爭相要幫美國匹茲堡的鋼鐵工人重新贏回他們的工作。

歐洲民眾則對移民問題更為關注。人員自由流動一度是全球化的重要標誌和成就,但隨着近年難民危機的出現,歐洲民眾的不安全感劇增,歐洲一體化進程也受到打擊。英國“脫歐”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在法國、德國、丹麥等國,反移民、反自由貿易、反歐洲一體化的政黨和政治組織勢力日增。

新興經濟體難以保持“增長冠軍”頭銜,它們遇到的經濟和社會挑戰也不容小覷。中國經濟增速呈下降趨勢,IMF近期預測2016年中國有望實現6.6%的GDP增速。中國還面臨金融體制、國有企業、就業市場等方面的艱巨改革任務。俄羅斯、巴西等長期以來依靠出口能源資源和大宗商品的國家,則需經歷更為困難的轉折期。

可以說,過去20多年來,以“西方化”為指向的全球化正遭遇深重危機,“西方”、“資本”和“國家”的角色需要被重新校正,全球化帶來的環境污染、社會不平等、發展失衡等多種負面問題亟需得到有效治理。

S9.jpg

中美需推動新型全球化

不久前,習近平強調,一個國家強盛才能充滿信心開放,而開放促進一個國家強盛。全球化是推動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基本條件,而開放型世界經濟對於中國這類後發崛起國家來說尤為關鍵。

全球化對美國而言也具有重要意義,是華盛頓維護其全球領導地位的根本依託。自由貿易長期以來是美國所倡導的,而美國在構建國際機制方面的貢獻也應當得到承認,從聯合國到“布雷頓森林體系”,從世界貿易組織到全球核峰會,都曾留下美國的深刻印記。任由世界走向封閉、衝突和動蕩,絕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中美應攜起手來,推動一種更加開放、包容、均衡的新型全球化。首先,應努力增強世界經濟活力,這是全球化進程得以延續的基礎。世界一直在遭受八年前那場金融危機的負面影響。沉重的債務及其連帶的經濟不安全感,導致消費需求下降、跨境投資萎縮和貿易保護主義上升,全球經濟活動大大放緩了。美國和歐元區的需求大約降低了20%。在金融危機之前的20年里,全球貿易增速是生產增長的兩倍,體現了國際商品流動的高度活躍。但是,2015年世界經濟實際增長3.1%,而全球貿易僅增長2.8%。跨境資本流動也嚴重倒退,據稱已經降至上世紀80年代初的水平。G20杭州峰會將就促進世界經濟增長提出一系列具體舉措,包括創新增長行動計劃。

其次,要鼓勵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發揮更大的積極性、主動性,糾正全球化等同於西方化的弊端,推動全球各國協同改革和“共同進化”。以往,總是西方國家開藥方,認為發展中國家的問題在於大政府和自由市場不足,以新自由主義為底色、以削弱政府管製為目標的“華盛頓共識”大行其道。新型全球化需要重新認識國家政府在經濟發展中的角色,注重有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場相互結合。發展中國家尤其要避免被完全靠資本驅動的全球化所裹挾。中國今年主辦G20的重要成就之一,即是為G20成員國確定了結構性改革的9大優先領域和48條指導原則,並制定了衡量結構性改革進展的指標體系。這意味着,不論發展中國家還是發達國家,都需要實實在在地推動真改革,而不是靠印鈔票、強刺激這類做法支撐經濟。

第三,新型全球化要進一步突出發展的重要性,更加註重解決“分配的政治”而不是“生產的政治”。以往的全球化主要着眼於增長、利潤和資本,造成窮者愈窮,廣大發展中國家難以從全球化進程中獲得應有的利益。在此次G20杭州峰會上,發展議題將被置於更為顯著的位置,各方將首次圍繞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制定系統性行動計劃。與可持續發展密切相關的氣候變化問題,也將在今年的峰會上成為焦點之一,據稱中國和美國將在峰會前發表聯合公告,共同宣布批准巴黎氣候協定,推動其成為具有真正約束力的國際條約。

總之,G20杭州峰會將為中美攜手推動新型全球化提供重要契機。兩國都需要意識到,全球化停滯將給雙方帶來巨大負面影響,引領全球化重新走上積極軌道的任務迫在眉睫。在這種情況下,G20不能做清談館,而要做行動庫,中美應密切合作,推動杭州峰會在G20發展史上留下精彩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