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火星,地球

2021-01-12
078a84a0a1dff2d39927f1425ee0050f.gif

很難想像,擠在狹小的宇宙飛船中進行一次長達半年的火星之旅,而不發生任何口角,尤其多樣性還是遴選機組成員的標準之一。這些成員來自美國、中國、俄羅斯、印度和非洲。誰將成為歷史上第一個踏上那顆紅色星球的人?網飛的新劇《遠漂》,是描繪這樣一場奔赴火星國際之旅的不乏現實元素的幻想巨制。更重要的是,該劇展示了這樣的未來圖景:各國不得不學習如何共處。

人們被迫擠在一艘飛往火星的小型宇宙飛船上,這讓我們認識到在疫情肆虐的地球上有時易被忽視的一點:人類彼此合作不僅僅是為了繁榮,更是為了生存。

從技術層面上說,探索火星是項艱巨的任務,也是成本極其高昂的任務,因此各國聯合開發也許是唯一可行的途徑。在暗示好萊塢需要在利潤豐厚的中國市場分一杯羹的橋段中,劇本就暗指如果沒有中國資金的支持,大型火星探測項目將是不可想像的。社會現實主義得到一分。

大國文明之間的各種小衝突貫穿全劇,有些衝突微不足道,有些則為推動劇情做出巨大貢獻,但從起飛到最終踏足火星,始終貫穿着一條故事線來展現中美處理問題的不同方式。

這既是對我們所處世界的讚美,也是一種暗含的批評,即在太空發生的大部分難解分歧都可以在美中這兩個地球最大國家的競爭關係中找到影子。但太空中的文化衝突可以化解,而且這些衝突甚至對探測任務起到正向推動作用。

這部劇最開始將美國描繪成個人英雄主義的國度,中國則是遵從群體行為模式的集體主義國度,但這種令人厭煩的陳詞濫調在中途遭到挑戰,並在劇終被徹底顛覆。

美中互動給原本鬆散、臃腫的劇本注入一些令人欣喜的緊張情緒。俄羅斯宇航員的陰謀詭計也發揮了不少作用。起碼俄羅斯宇航員就比美國人更懂“中國方式”。

該劇設定在近未來,彼時的女性不僅“撐起半邊天”,她們還在探索外太空中扮演着關鍵角色。探測任務指揮官由希拉里·斯萬克扮演,她是這部劇的主演,因此鏡頭也最多,但由鄔君梅扮演的中國“下屬”幾乎搶走了全部風頭。

鄔君梅精細的表情管理令她可以幾乎不牽動一絲面部肌肉就呈現出各種情緒,是以一種內斂的方式展現複雜的情緒。乍看上去,她只是擺出一副撲克臉,其實角色內心充滿個人主義。這樣的表演方式成功表達了角色壓抑的憤怒、極度的孤獨、存在主義反諷和很酷的專業主義。

這兩位女演員在性格上完全相反,而故事正是圍繞這種對立展開,她們性格上的兩極,隱喻着她們各自代表的文化的衝突。希拉里·斯萬克飾演的艾瑪情緒化,個人主義到近乎自私的地步,雖然出現狀況時她也會堅強不屈。而中國宇航員Yu冷靜,喜歡沉思。她盡職盡責地聽從領導指揮,雖然內心也一直抱有懷疑和令人不安的舉棋不定。

劇本設定讓一個角色一直哭泣,誇張地表達情緒,希望可以回到家人身邊,而另一個則堅忍克己,為確保任務成功而不斷做出犧牲。正是基於此,鄔君梅才是這部劇真正的主角,即便她在好萊塢的星途不如超級巨星希拉里·斯萬克閃耀。

正如《滾石》所言:“每當故事轉到Yu以及她作為一位中國女性身上背負的各種擔子,就很難讓人不希望她才是這部劇的主角,而不是僅僅作為我們實際上女主角的情緒平衡物出現。”

《遠漂》本意是一部娛樂劇,但作為一部太空劇,它也提示我們這些為瑣事爭辯不休的地球人,生存下去的最好方式就是合作。這樣看來,其教育意義也不小。

美國控制疫情的努力一直被政治因素掣肘,但美國和世界各國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病毒的傳染路徑、控制技術和疫苗研發經受住了考驗。

雖然錯誤和挫折不斷,但在科學和高等教育領域,美國依然是世界的燈塔(雖然美國民眾自身對此越來越失去信心)。

但這一優勢正在被種族主義抬頭和國家授權的虐待外國人行徑而受到挑戰。有志遠赴美國求學的國際學子,尤其是中國學子,正日益面臨令人憂心的歧視和隨意被視為間諜的不公對待。

鑒於近年美國政治在這種怨恨、保護主義和脫鉤意願的驅動下大步倒退,世界燈塔的光芒眼下不再那麼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