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傅高義教授對中美關係的貢獻

2021-04-21
35a5a5940e3cde976d99d3392343ddc3.jpg

傅高義教授不幸病故,在中國學術界引發了悼念和追憶的浪潮。他不僅在中國研究和日本研究方面都取得了豐碩的學術成就,海外學者中鮮有人可以比肩,而且他繼承了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現名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老主任費正清教授“經世致用”的傳統,以學術研究成果推動中美關係和中日關係發展,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和尊敬。

從50年前基辛格訪華到1979年中美建交,是1949年以來中美關係的一次根本重建。以費正清、鮑大可為首的老一輩中國學家是學術界推動這次重建的力量,傅高義也積极參与其中。1969年尼克松當政後,費正清、傅高義等十幾位著名中國學家給總統寫信,提出“現在是跟中國接觸的好機會”。不僅如此,傅高義與費正清等八位學者還前往華盛頓,面見曾是哈佛同事、時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基辛格,就對華政策向他建言。1971年的某一天,基辛格專程來哈佛大學,找費正清和傅高義等“中國通”聊了一次中國問題,主要就中國即將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問題商談對策。1973年,傅高義作為美國國家科學院贊助的代表團成員訪問中國。這是1949年以來到訪中國的第一個美國代表團,除了傅高義等三位中國問題專家外,其他成員都是自然科學家。這也是傅高義首次訪華。

上世紀90年代,中美關係經歷了冷戰後的又一次重建,其中最主要的事件是1997年江澤民主席對美國的國事訪問和1998年克林頓總統對華回訪。這期間美國智庫對中美關係討論甚多,各種意見百家爭鳴。1996年傅高義教授受“美利堅大會”(American Assembly)的委託,組織了多位中國問題專家進行合作研究,其成果是論文集《與中國共存:21世紀的美中關係》。在該書正式出版之前,傅高義教授組織各章作者訪問北京、上海等地,聽取中國同行對中美關係的意見。這個團也到訪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這本書出版20多年了,美國中國學界這個“夢之隊”對兩國關係鞭辟入裡的闡述和分析為當時美國凝聚對華政策共識做出了貢獻,今天我們閱讀此書,仍能感到書中真知灼見的理性之光。傅高義教授在本書序言中對兩國關係的方方面面進行了簡要中肯的分析,他言簡意賅地總結說:“中美兩國在廣泛的領域中既有共識,又有分歧。在明白了分歧之所在後,(對雙方的)挑戰就是要找到方法來管控分歧。這是很有可能的,但它不僅需要前後一致的政策,而且需要相互信任。要取得進展必須重建兩者。”筆者的感覺是,這段話就像是對今天的中美關係說的。

傅高義教授對中美關係第二次重建的一個重要貢獻是幫助安排了江澤民主席對哈佛大學的成功訪問。1996年傅高義率領一個美國代表團來華訪問,受到江主席的接見。傅高義聽說江主席將於來年訪問美國,就向中方表示,如果江主席希望訪問哈佛,他可以幫助安排。為此,他與中國駐美使館進行了多次溝通協調。江主席演講的前一個小時,1000多名聽眾已進場等候。傅高義利用這一個小時,請了四位教授為聽眾介紹中國的歷史背景,既充分利用了時間,又給哈佛學生上了一堂關於中國的科普課。江主席在哈佛大學發表了題為《增進相互了解,加強友好合作》的演講。演講前,江主席親切接見了傅高義和哈佛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傅高義一直為能協助接待江主席訪問哈佛感到非常榮幸和自豪。

費正清在當初創建東亞中心時,就把增進美國民眾對中國的了解作為自己的任務,傅高義同樣如此。1987年傅高義在廣東省進行了歷時七個月的田野考察,並於1989年出版了《先行一步:改革中的廣東》,對中國改革開放前沿作了全景式推介,是外國學者比較全面研究中國改革的第一本專著。自然,影響更大的是他2011年出版的關於鄧小平的大作(2013年中文版《鄧小平時代》)。傅高義傾十年之功,懷着對偉人鄧小平的欽佩與崇敬撰寫了這部關於中國改革開放時代的鴻篇巨製,使美國讀者乃至全世界讀者更好地了解中國的改革開放。它也幫助中國讀者更好地了解了自己的國家。

特朗普政府實行完全錯誤的對華政策,受到諸多美國有識之士的批評,傅高義秉持學者的正直、理性,不懼世俗偏見,坦率發表自己的主張。2019年7月,他參與發起發表題為《中國不是敵人》的公開信,100多名熟悉中國和亞洲事務的美國學者及外交、軍事和商界人士共同簽字,產生了廣泛的反響。2020年4月初,他再度與美國近百名前政要和學者發出聯合呼籲,要求政府與中國合作應對新冠疫情,拯救美國、中國和全世界的生命。7月,他在《華盛頓郵報》發文警告說,特朗普的政策正在把中國人推向反美民族主義。正當蓬佩奧等政府高官接二連三對中國進行抹黑攻擊的時候,傅高義接受《環球時報》視頻連線採訪,闡述他對當前國際形勢和中美關係的看法,強調美國必須找到與中國合作的辦法以避免衝突,找到一種“競爭而非打架”的共存方式是美中領導人當下共同的歷史使命;美國獨大的“單極”時代正在結束,美中兩國的歷史任務和共同責任是塑造一個國際新秩序。他同時告誡說,當中國經濟超越美國時,中國要非常謹慎小心,因為那將是美國人非常不安的時刻。

當前的中美關係正處於重要的十字路口。傅高義教授給我們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他為兩國關係發展做出的重要貢獻,將繼續鼓勵我們為兩國關係的再次重建而上下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