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回歸多邊主義

2020-10-09
ccf0514d96f367f6d82071a73ba36001.2-1-super.gif

新冠疫情讓一個緊密相連世界的巨大弱點暴露無遺。無論大小、貧富還是技術先進與否,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獨自應對這場危機。

由於疫情,本月聯合國大會在特殊情況下舉行,各國元首“虛擬”與會,而沒有前往紐約。今年大會的這種獨特性應使我們記住,戰勝新冠疫情威脅的唯一方法是國際合作、透明以及遵守共同的條款和規則。

聯合國成立75周年之際暴發疫情,是一個莫大的諷刺。這個世界首屈一指的國際論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一場徹頭徹尾的人為災難)廢墟上誕生,它體現了戰後領導人的決心:定要讓子孫後代免遭他們目睹過的苦難。

在中東和其他衝突地區,要找到長期、可持續確保和平、穩定和繁榮的解決方案,聯合國及其多邊合作原則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國際法原則是全球秩序的基石,在面對全球性挑戰時為我們提供了捍衛權利和行使權力的重要框架。

在持續時間幾乎與聯合國歷史一樣長的以巴衝突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衝突的最佳解決方案將是根據國際公認的1967年前邊界,按聯合國安理會第242和第2334號決議為兩國人民建立兩個國家:以色列和巴勒斯坦。

以色列最近與阿聯酋和巴林兩個海灣國家建交,這是重大的政治進展,我希望它有助於消除數十年來的隔閡與不信任。但我仍然認為,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實現真正關係“正常化”的唯一途徑,是所有各方努力尋求一個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帶來和平、公正、尊嚴和安全的持久的兩國解決方案。人民不可剝奪的權利永遠不應讓其他人拿去做交易。

在1945年的時候,許多人希望世界最終能從兩次災難性世界大戰中吸取教訓。用《聯合國憲章》的話說,該機構的創建是“欲免後世再遭今代人類兩度身歷慘不堪言之戰禍”,並通過和平與包容的方式尋求全球民主和繁榮。此後以聯合國為中心建立的國際盟約和機構網絡遠非完美,但過去70多年來,聯合國一直堅定地支持世界各國追求和平、安全、人權以及經濟和社會的進步。

為彰顯此一傳承,由納爾遜·曼德拉創立的獨立全球領導人組織(本人有幸擔任副主席)最近發表了一份關於捍衛多邊主義的報告。在報告中,我們向當今的領導人發出五項行動呼籲:

• 重申《聯合國憲章》的價值觀;

• 授權聯合國履行就和平與安全採取集體行動的使命;

• 強化醫療體系以應對新冠疫情,並為將來的疫情做準備;

• 在氣候變化問題展示更大的雄心,以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

• 動員起來支持所有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

所有國家都必須承認,實現這些目標的唯一途徑是有效的多邊主義,它最終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在很多時候,聯合國未能實現既定目標的原因是其成員國——尤其是但不僅僅是安理會“五常”(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未能履行它們的職責。當國家將狹隘的國家利益置於共同的優先事項之上,所有人都會蒙受損失。

無疑,在今年7月,我表示歡迎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的第2532號決議,該決議呼籲全球停火,避免疫情帶來更多的人道主義災難。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3月首次提出這項倡議的時候我也表示了強烈支持。然而我很失望地看到,好幾個月的寶貴時間被浪費在了對文本細節的爭吵上。

面對流血衝突和前所未有的疫情而在語意上爭執不休,這向全球公眾傳遞了可怕的信息。除了直接的健康影響,這場危機帶來的經濟後果將是長期而嚴重的,所產生的漣漪效應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被世界許多脆弱和受衝突影響的地區感受到。現在不是採取外交強硬手段的時候。

那以後,世界糧食計劃署已經警告我們有可能遭遇二戰以來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在也門、索馬里、尼日利亞和南蘇丹等重災國,也許有多達60萬兒童會死於飢荒和營養不良。

新冠疫情危機是對人類共同紐帶和脆弱性的一次嚴肅提醒。如果不能以新的團結意識和集體行動應對疫情和其他共同威脅,我們就對不起病毒受害者,也辜負了創建聯合國的一代人寄予我們的期望。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Returning to Multilateralism”(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