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和中國:學者的競相退出

2019-05-09
c.jpg

在談到最近對中國學者訪美的簽證限制時,曾在康奈爾大學就讀的北京大學教授賈慶國指出,美方的這一舉動既反映了焦慮,也說明缺乏信心。儘管他談的是虛張聲勢的恐懼,即擔心在美國的中國學生是“第五縱隊”勢力,竊取連強大的美國安全機構都明顯保不住的機密,但是,他關於美國喪失勇氣的看法也適用於更廣的層面。

美國確實充斥着焦慮和信心危機。

否則,如何解釋富有、偏執和驕縱的特朗普總統的歇斯底里?他不斷地推動“建牆”和“把他們關起來”。想到這個掌握世界上最令人生畏核武庫的男人,花時間去糾纏無法穿過的邊界牆,並派軍隊阻擋一群衣衫襤褸、兩手空空的難民越境,實在是讓人抓狂。美國的移民和難民處置也許的確需要一場行政改革,但還不到大喊“狼來了”和動用軍隊的時候。

問題是,如果在更大問題上,如教育交流,或是控制太平洋的航道,或建立核威懾,也具有同樣病態的焦慮和信心不足,那麼一連串糟糕的選擇和條件反射式的反應,有可能實際上引來一場真正的戰爭,從而鑄成歷史大錯。雖然這是更理性的頭腦無法想像的,但總統圈子裡有一群熱衷挑起與中國激烈衝突的好戰顧問。在國內,特朗普那位應當受到譴責的小心眼兒顧問斯蒂芬·米勒呼籲取消給所有中國學生的赴美簽證。不過謝天謝地,更冷靜更友善的聲音佔了上風,其中包括美國駐華大使泰里·布蘭斯塔德。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也認同賈慶國的上述擔憂,他說:“當中美兩國向對方學者發起簽證戰的時候,沒有贏家。”沈大偉強調,針鋒相對的報復是有害的,雖然他不客氣地直接批評中國是始作俑者。但即便如此,在有爭議的當下,雙方也都需要更多的剋制和相互理解,那怕只是為了進行更明智的衝突管理。

上個世紀初,對包括博學識廣的胡適在內的中國學者來說,康奈爾大學曾是一個熱門的目的地,直到1949年之前,這所大學培養了許多來自中國的頂尖科學家和學者。冷戰期間,中國人的入學數量急劇減少,當時只有少數學者能獲得必要的旅行證件,比如人脈頗廣的陳依范。從上世紀80年代起,在中國革命導致了30年的中斷之後,中國大陸學者重新大量湧入美國,中國留學生的數量呈現指數級增長,現已成為最大的外國學生群體。康奈爾大學各院校的中國學生已經達到2100多人。

儘管在同化問題上出現了些許抱怨,但在校園每個角落聽到中國人的聲音,是完全符合大學平等精神和當今世界的國際化現實的。中國學生在這裡求學已經超過一個世紀,而且這裡還能聽到許多其他的語言。更重要的是,伊薩卡(康奈爾大學所在地)的房東、店主、餐館老闆,更不用說資金緊張的大學本身,都對中國學生的到來心存感激。

作為先在康奈爾大學學習漢語,然後又在中國享受過留學生生活的人,我可以看出在康奈爾大學有點孤立的中國學生團體與在中國總是孤立的美國學生之間許多有趣的相似之處。不說自己的語言,同時又力求有自己同類的那種熟悉度,是要花一番功夫的,但跨文化交流就是要走出人們的舒適區。

不過從一開始,在中國學習的美國人和在美國學習的中國人在數量上就極不平衡。已經做出各種努力來糾正這種差距,而康奈爾大學再次提供了值得思考的有意思的例子。

2005年,我在北京參加了康奈爾雄心勃勃的CAPS對華交流項目啟動儀式。儀式是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嘉賓包括老布殊和羅伯特·蓋茨。雖然項目發展得到康奈爾大學校友和贊助人邁克爾·扎克斯的支持,以及校長亨特·羅林斯的推動,但這個兩種文化的搭橋項目並沒有實現它最初的承諾。停滯的原因包括後任校長不重視中國、中方和美方均有項目管理不善問題,以及美國年輕人的求學目的地有了變化。人們訪問中國的興趣可以說在2008年奧運會時達到頂峰,此後一路下滑,其原因是興趣轉變、政治緊張加劇,以及老大難問題——污染。主修中國問題的康奈爾學生減少到了五人,雖然今年的畢業班還有九人。

由產業與勞動關係學院和中國人民大學合辦的另一個康奈爾交流項目,由於擔心中國缺少學術自由而在去年被取消了。這雖然不是康奈爾大學與中國接觸的終結,但它對未來並不是好兆頭。

儘管對是否能夠自由探索的擔心是合理的,大學有權隨意退出,但美國也應該為這種可能性做好準備,即由於自己的行為而接受評判。而且,這種行為有可能導致他人退出與美國的教育交流。

中美教育交流的施受關係,反映了更大的關係的強度、不對稱和脆弱性。如果中國學生因為直接被拒簽,或者因為覺得留學美國越來越沒吸引力而不再前來,那麼即使是那些主要大學也會深受衝擊,科學研究將受到影響,大學城內的商店將紛紛倒閉。

特朗普白宮那些有毒的偏執狂實實在在地提醒我們,反應過度會使事情變得比反應之初的不完美狀況更糟。

這種可怕力量在美國對恐怖主義的愚蠢應對中已經被悲劇性地證明了。到目前為止,它已經導致幾場不宣而戰的戰爭、數十萬人的死亡、超過一萬億美元的開支、國家安全狀態的興起和隱私權與公民權的隨之倒退。

競相退出雙邊交流計劃是將民主的未來置於危險之中,就像把嬰兒和洗澡水一起倒掉。它威脅着信任與善意的傳遞,而信任與善意有助於中美兩國的繁榮,有助於保持歷史上最引人注目雙邊關係之一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