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麥卡錫主義是否在美國捲土重來

2019-03-06
a.jpg
哥倫比亞大學中國畢業生(圖片來源:新華社)

2月11日,一個包括個人教育權利基金會和電子前線基金會在內的公民自由聯盟致信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對中國學生赴美留學可能受到監控表示擔憂。路透社2018年11月報道說,由於對間諜活動的擔心日益增加,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對中國學生進行新的背景調查和額外審核,其中可能包括檢查學生的電話記錄和個人社交媒體帳號,以尋找這些學生在美意圖的信號,例如與政府組織的關係。

這些考慮是更大努力的一個組成部分,為的是用更強硬立場應對副總統邁克·彭斯認為的北京“傾全政府之力……在美國擴大影響,讓自己受益”。去年,美國已經採取預防措施,遏制它眼裡不斷加劇的間諜和知識產權盜竊風險。例如2018年6月,美國國務院把給航空、機械人和先進制造業等重要國家安全領域的中國研究生的簽證期從五年縮短到一年。這些也是被中國認定為要力爭在“中國製造2025”計劃下迅速取得技術進步的領域。去年10月,白宮高級顧問斯蒂芬·米勒甚至試圖全面禁止向中國學生髮放簽證。

在這些考慮的背後,是對中國的世界舞台戰略的戒心加大。美國現任和前任情報官員近來都警告說,中國正日益頻繁地使用非傳統間諜手段謀取自身利益。為此,詳細介紹美國情報界對美國國家安全威脅高級別評估的《2019年全球威脅評估報告》指出,“中國情報部門將利用美國社會、特別是學術界和科學界的開放性,來採取各式各樣的手段”。擔憂不只來自美國政府,美國智庫胡佛研究所去年11月發表的一份內容廣泛的報告也強調,中國正在使用“強制或腐敗手段”干涉美國的公民和政治生活。

雖然美國情報界、政治家、學者和國家安全專家都發出警告,指出中國影響力運作的提升對自由國際體系的未來意味着什麼,但同樣重要的是,我們對威脅來自何處要有清晰的認識。中國官方報紙把美國對中國的懷疑稱作麥卡錫主義的回歸,並配上“麥卡錫主義在美國捲土重來”、“美國對中國的黑客指控說明麥卡錫主義抬頭”等標題。雖然這些標題可能太極端,但以史為鑒或許有裨益。二戰後冷戰緊張局勢的迅速發展在美國引發了“第二次紅色恐慌”,與之相伴的就是麥卡錫主義,這是針對美國各級政府和社會各領域內所謂共產黨人的一場喧囂的運動。被指控有共產主義傾向的人被剝奪了正當程序這類基本的憲法權利,他們的名譽和生計在國家安全名義下被踐踏。

麥卡錫主義有各種各樣的形式。對在美國的華人來說,就是由於其種族血統而對他們無來由的懷疑。二戰後初期,由於美中兩國並肩作戰打敗了共同的敵人日本,華人在美國前所未有地被美國人所接受。然而戰爭結束後不久,隨着冷戰開始,國際格局發生變化,在美國的華人面臨美國人新的敵意和審查。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隨後不久爆發朝鮮戰爭,美國和中國站在了對立面。中國與美國及其盟國的直接衝突進一步增加了華人的負面形象,反共人士開始擔心在美華人會變成共產中國的第五縱隊。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不久,美國開始監視左翼組織,聯邦調查局竊聽“華人手工洗衣聯盟”總部,這是一個1933年成立的勞工組織,目的是保護生活在北美的海外華人的公民權利。中國人和美籍華人的郵件、電話和行動都受到監視。美國當局甚至調查美國二戰華裔退伍老兵的生活,並在唐人街遊樂場審問兒童。《唐人街檔案》的導演陳艾米(Amy Chen)表示,按照《信息自由法》所獲得的文件顯示,美國政府曾一度考慮用二戰中把西海岸日裔美國人送進集中營的方式拘禁美籍華人。

上世紀50年代早期,麥卡錫對華盛頓所謂共產主義分子的指控達到高潮,一些中國科學家和美籍華裔科學家受到調查,並被驅趕回中國。其中最著名的案例之一就是中國的“火箭之父”錢學森。錢學森是麻省理工學院和加州理工學院著名的華人空氣動力學專家,也是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的聯合創辦人和二戰期間美國政府的科學顧問委員會成員,他幫助開創了美國太空計劃。1950年,由於被指控在1938年一度當過共產黨員,從1950年到1955年的五年時間裡,錢學森被軟禁,安全許可被吊銷,申請美國公民身份也被拒絕。出於對這種待遇的失望,他回國後幫助領導中國發展核武器計劃,他的努力最終導致中國“兩彈一星”工程取得成功。

美國對中國學生的限制政策,無論是已有的還是正在考慮中的,也許都還不能準確地稱之為麥卡錫主義。它還達不到那個時期政治鎮壓、扼殺言論自由、否定基本憲法權利、完全不顧事實真相的程度。儘管如此,正如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趙美心(Judy Chu)所說,目前的簽證限制實際上針對的是“被懷疑是中國間諜的整個族群”。繼續專門針對中國學生,變本加厲地採取這類措施,有可能在恐懼和偏執的驅使下導致國家安全被濫用,而正是這種恐懼和偏執催生了麥卡錫時代。

美國在考慮限制中國影響力運作的政策時必須牢記,美國的力量在於它的開放性。過去幾十年里,隨着赴美中國學生接觸到美國的價值觀、原則和理念,許多人已經到中國國內更有力地推動言論自由、人權和代議制政府。他們也更相信美國是一個人們可以自由地學習、分享觀點、表達意見的國家。在美中關係陰霾密布的時代需要採取有節制、小心和慎重的態度,承認在美華人特別是中國留美學生在推動良好民間關係方面的價值。

隨着美國及全球反華情緒和對中國的猜忌不斷增加,美國必須堅持自由民主原則,而不是淪為麥卡錫主義惡行的犧牲品。美國必須努力在保護美國開放的學術環境與降低國家安全風險之間保持平衡。如果對中國影響力運作的報道失之謹慎,美國也許就會成為自身所作所為的受害者,而不是中國影響力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