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西方對中國國家主席看法有誤

2018-04-13
1.jpg

中國最近的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讓大部分西方人震驚不已。批評人士擔心出現新的不負責任的獨裁者,習近平主席將會成“2.0版毛主席”。這種反應已不僅僅是稍有不妥了。

長期任職在西方並非完全聞所未聞。比如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就剛剛步入第四個四年任期,對這一事態發展其他歐洲國家大致是歡迎而非批評。

當然西方人可以爭辯說,默克爾有選舉授權,而習近平沒有。但民主選舉不是實現問責的唯一途徑。根據幾乎所有國際調查,習近平的支持率超過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的總和。雖然有理由擔心中國政治變得更糟,但美國和英國也一樣。

任期限制不過是一種隨意的約束,中國不需要這個來確保擁有一個有能力且反應迅速的政府。事實上,任期限制的作用可能正好相反,使有作為的領導人任期縮短,導致政策中斷,甚至出現政治混亂。

美國很早以前就認識到這一點。亞歷山大·漢密爾頓曾經寫道,有必要給予領導人把工作做到最好的“興趣和決心”。他們可以由此向人民證明自己的優點,而人民可以選擇“延長(對其領導人)才幹及美德的使用,在一個明智的行政制度下確保政府發揮持久的優勢”。

不過在富蘭克林•羅斯福四次當選總統後,國會於1947年通過了美國憲法第22條修正案。該修正案1951年獲得批准以來,美國總統任期最多是兩個四年。其想法是讓缺乏經驗成為一種優勢。但是,多數新總統一開始都會出現重大失誤,而這一下新總統就更多了。如果美國沒有任期限制,那麼特朗普今天根本不可能上台。

當然,任期限制也有價值。“文革”結束後,鄧小平把任期限制寫入中國憲法,為的是防止再度出現混亂殘暴的一人統治。但是,新一代中國領導人不僅受過良好教育,而且深知國際規範和標準。與從前的意識形態老頑固不同,他們有望理性、明智、負責任地行事。

在這種背景下,取消任期限制,能讓習近平保持需要多年才能完成的複雜的改革進程。這不會使他成為終身總統,也不會帶給他肆無忌憚的集權。

西方批評人士強調說,過去六年習近平做了很多事情,把權力集中到自己手上。某種程度上說的確如此,例如他接管了曾經屬於總理的某些經濟決策權。

但強勢領導人不必然是專制型領袖。在高風險環境中,需要一位強勢領導人來制衡抗拒關鍵改革的既得利益者。習近平了解第一任期內妨礙貫徹其舉措的阻力所在,並決心克服這些阻力。

無論如何,情況並不像許多外國評論所說的是一場“單人秀”。中國最高執政機構——政治局常委的半數成員都不是習近平挑選的。許多高級官員,包括主要內閣成員的配置也需要妥協。

因為中國發誓不照搬西方政治模式,從而斷定它沒有暗地裡發揮作用的民主程序,這實在是個錯誤。雖然領導人不是直接或由代表機構選舉產生,但他們的表現卻受到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人大的嚴密監督。中國政府對社交媒體上民意的反應也異常敏捷。

而且,雖然監督與制衡仍有不足,但近年一直在加強。政策的改變需要政治局尤其是政治局常委達成共識。在重大問題上,全國人大必須開綠燈。沒有什麼能阻止代表投反對票,因為無記名投票越來越普遍。今年人大會議一個細小卻重要的特徵,就是取消了電子投票系統,取而代之的是官員們把紙條投入票箱。

西方媒體對中國政治發展的觀點與中國國內的普遍看法完全相悖,這並不是第一次。過去幾年,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在西方引起諸多非議,他們常常將其視為習近平剷除潛在政治對手的手段。但被起訴的近200萬官員肯定不都是習近平的敵人。在中國人當中,根除腐敗的努力使他們對習近平的尊重和支持增加了。

在西方,政府問責制與民主選舉密切相關。而在中國,它的功能在於政府如何響應並保護民眾的需求和利益。鑒於現代中國的絕對複雜性,更不要說政府務須延續國家邁向高收入地位的進程,要取得成功,就需要領導人在位的時間長於最初的預期。如果不久前的歷史有指導意義的話,那麼近期的改變將有助於讓中國的政治經濟體制越來越穩定,同時又不破壞問責制度。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West Is Wrong About China's President”(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