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帆 外交學院副院長

十九大後的中美關係:問題及應對

2017-12-15
S2.gif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談論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球員的話題。 (托馬斯·彼得/路透社)

特朗普總統11月8日到10日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在中方高規格盛情接待下取得了巨大成功,在兩國關係史上留下重要一頁。國際輿論高度重視,由此也體現了新時代中美關係的重要性。

人們關注十九大後的中美關係是否能在此次成功訪問後走向新的高度。

正如處於戰略機遇期的中國機遇與挑戰並存一樣,中美關係也處於重要時期,不進則退。

首先是驅動力問題。中美關係發展經歷了威脅驅動、利益驅動,未來更應向著安全驅動的層面推進。有一種說法認為,中美關係在新時期的發展會受到限制,因為缺少驅動。冷戰時期的中美關係依靠的是威脅驅動,中美在戰略上都面臨來自蘇聯的威脅。而過去改革開放的幾十年里,中美之間依靠的是利益驅動,雙方形成了深度相互依存和互利共贏的模式。在新的時期,中美如要形成新的合作動力,則面臨著較大的問題。這些年,中國經濟迅猛發展,對美貿易順差明顯,美國日益感受到來自中國的競爭和影響力擴大的壓力。美國對過去共贏的中美關係模式表示不滿,認為中國獲益過多,同時對於中國會否挑戰美國的主導地位心存不安。

中美之間經濟驅動力猶在,關鍵是如何更好地實現共贏。經濟領域還有很大發展空間。美對華投資820億美元,有6.8萬家企業參與對華投資。中方對美投資560億美元,少於美國對華投資。中國具有任何國家都不可忽視的龐大市場,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最大的進口國。現在是美國不對中國開放,而不是中國不對美國開放。

中國在美留學生有40萬,一年幾百億美元,而美國在華留學生只有2萬人。中國對美貿易在一定程度上付出巨大犧牲,但未來的中國將不僅僅依賴於美國市場。隨着“一帶一路”的展開,中國的市場空間將會增大。更深一點說,美國市場不是唯一的依靠,中國將開闢更多的市場。美國不可能總是向中國施壓,不對稱向中國施壓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中美應有更加平衡和技術含量高的貿易合作。

中美關係的安全驅動力也需要得到重新確認。比如在共同應對恐怖主義、國際犯罪,共同應對核擴散危險,地區安全機制建設等方面,中美理應達成更多共識,實現更多合作,擁有更有力的包括機制上的應對舉措。在未來,中美關係將更多面臨來自美國的複雜政策的影響。比如美國對中國經濟模式的認識和尊重問題將在更大程度上影響中美經貿合作,美國對朝政策的不確定和冒險因素對中美關係也會造成影響。台灣問題也存在變數。

可以說,新時代的中美關係已經進入強強對話的階段,還需要實現更為有力的強強聯手,這種聯合不是針對第三方,而是共同造福於兩國和國際社會。

中國追求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係,不針對第三方,不以犧牲任何一個大國關係為代價。這提醒了一點,即不要忽略第三方的反應。一種關係的強化會影響第三國或其他國家。當中美髮展新型大國關係時,日本會由於擔心中美進行大交易,而進行更多安全上自行其事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