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趙天一 紐約大學紐約校區華盛頓廣場在讀碩士研究生

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及她對中國和世界的影響

2017-11-24
S1.jpg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婭2017年11月8日一抵達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就陪同特朗普夫婦遊覽了故宮,這裡被普遍看作中國豐富而古老歷史的象徵。特朗普夫婦和中國國家主席夫婦在太和殿前的照片很快發表,並在網上瘋傳。這兩對首腦夫婦當天的活動被來自各主流媒體的記者跟蹤報道,其中包括《中國日報》這樣的中國境內媒體,以及《紐約時報》這樣的國際媒體。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特朗普和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似乎參加了所有“文化交流”活動,並不避閃光燈的包圍。第一夫人們的儀態和行動成為大量新聞報導的主題,尤其是11月9日,她們在兩位首腦丈夫沒有陪同的情況下參觀了一所中國的小學。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曾是一位有軍隊背景的民族歌唱家,她受到媒體前所未有的關注和報道,特別是與前中國領導人的夫人們相比。

“第一夫人”這個稱呼,根據牛津詞典的定義,是對非君主制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的夫人的非官方稱謂。據信這一稱謂源自美國,首次見諸報端是在1838年提及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之妻瑪沙·華盛頓的時候。貝蒂·博伊德·卡羅利在她的文章《第一夫人》中提到這個登入《大英百科全書》的美國稱謂:“儘管對第一夫人的角色從來沒有成文規定或正式定義,但她在國家政治和社會生活中佔據着重要的地位。”隨着16世紀90年代後第一夫人在政治選舉和社會活動中的存在感增加,她自然而然地成為公眾注意的中心便不足為奇了。

相比西方對第一夫人的期望,中國領導人對自己的配偶暴露在鏡頭前很是猶豫。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講師及學者翟崢在他發表的一篇日記中引用了前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1959-68年)的夫人王光美的說法,這位前第一夫人表示,“建國以來,中央有一個不成文的慣例,(政府高級領導人)出訪社會主義國家時不帶夫人……出訪非社會主義國家時(高級領導人)要攜帶夫人”。

彭麗媛肯定是打破了傳統,她填補了中國長期以來第一夫人不公開露面和缺乏個人形象的空白。

彭麗媛1962年生於山東省,18歲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一名部隊文職人員。由於作為女高音歌唱家,常在中央電視台每年的春節晚會上亮相,她變得家喻戶曉。她的作品主要是中國傳統的民族歌曲。1987年她嫁給當時的前廈門市副市長、後來成為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

2012年習近平成為國家主席後,彭麗媛的角色變得更加多重。從那時起,媒體對她比以往盯得更緊,這不僅因為她是中國最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之一,也因為她是中國的第一夫人。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她在成為第一夫人之前已是萬眾矚目的焦點,比她的丈夫還要早。

作為一個民族歌手,以及繼毛夫人江青和蔣夫人宋美齡女士之後曝光最多的第一夫人,彭麗媛因其個人魅力贏得了中國人的熱愛和廣泛支持。《南華早報》一篇文章稱,“對許多中國人來說,彭的魅力和天生優雅在當前歷史背景下更為重要。她是共產黨的第一個優雅、時尚、在國際舞台上不露怯的第一夫人”。“每當習夫人彭麗媛公開亮相,中國網民就紛紛在社交媒體上對她的樣子發表評論,絕大多數都讚譽有加,表示總算有了一位在世界上'拿得出手的'第一夫人,”記者寫道。《洛杉磯時報》的文章《對許多中國人來說習近平主席治國,而他夫人才是真正的明星》提到:“習近平2012年擔任黨的最高職務時,分析家預計彭也會被擢升。因此,當彭2013年3月陪丈夫前往俄羅斯進行首次國事訪問,並以精巧的時尚感吸引人們的注意時,他們感到非常驚訝。自此以後,在數次重大的活動中她都站在習的身旁。”

作為一位藝術家和政治人物,彭麗媛在中國深得民心。她對提高中國政府的正面形象、傳播政府的理念至關重要。《洛杉磯時報》的同一篇文章引用一位微博用戶的話說:“彭的愛心和關懷錶達了中國政府的意願。”中國的《人民日報》在2014年的一篇人物特寫中寫道:“彭一直在我們中間。她的經歷是對'中國夢'的最好詮釋。”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楊希雨曾經談到“第一夫人外交”的概念。這個概念可能“起源於西方”,他說。“但中國已經有一系列第一夫人參與的成功的外交活動”。顯然,“第一夫人外交”不再是西方的專有名詞,中國終於有了彭麗媛,她非常積極地參加各種文化和社會活動,從訪問當地小學,到在聯合國發表呼籲關注艾滋病的演講。“它提供的是比政府報告或聲明更為具體的形象,”楊希雨說。

中國官方媒體也願意把彭麗媛的人氣當作中國的軟實力。作為習近平軟實力計劃中的一個重要文化要素,她為中國外交作出了巨大而積極的貢獻。然而,作為一名女性公眾人物和政治人物,與西方的第一夫人們相比,彭更多的是宏揚中國的政治理念,而不是推動女性參政、兩性政治和女權主義思想。換句話說,或許她是時尚偶像、藝術家、“彭媽媽”(她那些中國崇拜者給她起的昵稱),但她卻更像政府的女性代言人,而不是一位女性政治家。在推動中國女性參政和性別平等方面,尤其就最近十九大的結果來說,彭可以比現在做得更多。

中國女性參政仍然明顯弱於男性。根據最近十九大的結果,在204名當選的中央委員中,女性只有11人。25位政治局委員中只有一位婦女,七位政治局常委中則沒有一個女性。作為自身職業是民族歌手的女性,彭麗媛沒有像伊萬卡·特朗普那樣撰寫《職業女性》,或像米歇爾·奧巴馬那樣在新罕布殊爾州發表反對用語言冒犯婦女的演講,她選擇減少在與政治有關的活動中露面,把舞台留給了她的丈夫。

《中國CEO:習近平的崛起》的作者克里•布朗對《衛報》表示,宣傳部門負責人擔心毛時代以來中國最受矚目的第一夫人有可能蓋過她丈夫的風頭。“她是一位在電視上經驗豐富的表演者和歌唱家,十分知道如何調動觀眾,”他說。“中國政府和習近平最不希望看到的是頭版被她佔據,而他偉大的領導力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報道。”

雖然對推動婦女參政沒講過太多話,但彭麗媛2014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作為“促進女童和婦女教育問題特使”發表過推動女性教育的演講。據《上海日報》報道,“彭麗媛發誓要盡其所能幫助女童和婦女受到更好的教育,幫助她們改變自己的生活”。

全世界都在等待並期待這位有史以來最上鏡的第一夫人更有作為。身為第一夫人,在她所服務的政權中,除了1973年的十大和1977年的十一大,女性在中央委員會佔的比例從未超過10%。

正如楊希雨研究員所說:“第一夫人在外交中的作用既不應忽視,也不應誇大。”中國需要的不只是一個時尚偶像,它更需要一位女性政治領袖。在擁有彭麗媛這樣散發個人魅力人物的同時,提高女性的政治參與度將進一步提升中國的軟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