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傳統智慧:寫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

2017-08-01
S1.jpg

現代社會的反常現象之一就是,作為當今世界最重大的政治事件之一,每五年召開一次的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的領導層交接在國際主流媒體上幾乎得不到關注。如果我們與美國2016年總統選舉,法國2017年總統選舉,或是今年6月出人意料的英國大選獲得的關注度作比較,將於今年10月或11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其關鍵人物、進程和可能出現的結果獲得的關注度不及其萬一。

當然,部分原因在於中共十九大並非選舉。這裡沒有提名,也沒有競爭。相反,在一個一黨專政體制下,決定變化的是內部決策,而內部決策機制無法從外部世界窺探。即便如此,尤其是今年,北京發生的一切變化,其影響將是全球性的。隨着中國扮演的角色史無前例地超越了國境,中國在經濟、氣候變化管控、全球治理和安全領域產生的影響從未如此深遠。我們應當對此給予和華盛頓、巴黎或倫敦政治同樣甚至更高的關注。

今年的十九大值得關注的是宏觀政策主題,以及三種大體上可能出現的結果。每種結果都會產生極其不同的影響。在政策層面,最重要的議題就是我們能夠從領導層交替的方式窺探新成員對市場在中國經濟中應扮演何種角色的態度。中國的市場是政治化的市場,大多數重要領域都由中央政府控制。即便如此,中國領導層當中有一部分人仍傾向於向市場化開放更多領域,而另一部分人則更加保守。哪一方占多數,就意味着我們將得以窺見,中國政府會在2017年後期至2021年達到中等收入水平這一關鍵時期推出哪種改革議程。我們將會得知,我們很有可能面對的是一個親商業、親市場開放、親外國投資的政府,還是要面對一個更加謹慎內斂的政府。鑒於中國的經濟增長從未像現在這樣對外部世界有如此重大的意義,這一議題格外重要。

在領導權交接層面,主要存在三種可能的結果:正統型、非正統型和混合型。首先來看正統型結果,這種結果大體上意味着維持現狀。中國的最高決策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將維持現有的七個領導人席位。那些超過非正式年齡上限(68歲)的現任常委將卸任,他們的位置將由擁有相似背景的官員填補,這些人在中國各省度過大部分職業生涯,都擔任高級領導職務,技能都包括出色的管理能力和不錯的經濟發展經驗。他們一定都是男性,漢族,年紀約在50多歲或60出頭,是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這意味着候選人將會是像汪洋、胡春華或韓正這樣的人。

非正統型結果將會打破現行規則。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員人數將被削減至五人,退休年齡上限將變得無關緊要。現任反腐頭號領導人王岐山將留任,雖然他的年齡已經接近70歲。其他人物,如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栗戰書,將入選政治局常委。現任總理李克強也將留任,但可能會轉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這種結果將使現任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掌握主導權。

第三種可能出現的結果是混合型。政治局常委人數維持在七人不變。王岐山將繼續留任,雖然這會打破非正式年齡上限規則,但其他超過這一年齡上限的人將不得不卸任。替補人選將來自中央和省級領導層。這種結果將導致前景不明,或者習近平一人獨大,或者出現一種更微妙複雜的情況。

當下或許沒有人,哪怕是那些身處北京的關鍵人物,能夠預知將會出現哪種結果。前任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幾周前還公認是極有可能入常的熱門人選,現在已經遭到免職並接受調查。其他如胡春華等可能入常的人選,或許會走上同樣的道路,也或許會被大幅提拔。而接替孫政才的陳敏爾,幾周前還不是中央政治局25名委員中的一員,但在他接手了重慶市委書記一職後,現在幾乎可以肯定會得到提拔。情況在幾個月內有可能發生重大轉變,只有那些愚蠢的人才會在眼下作出預判。情況從未如此不明晰。在2012年召開的十八大上,至少人們還願意談論一批很有可能被擢升的候選人。這一次,連像那樣清楚明了的名單都沒有。

現在我們能做的最多是探討一下出現這種特殊變化的語境,以及現在與2012年相比有什麼不同。首先,與2012年不同的是,國際政治環境更加動蕩不安。特朗普領導的美國變得非常難以預測。歐洲形勢也不盡明朗,英國“退歐”這種永不完結的戲碼就是眾多不穩定因素之一。中國自身所處的地區也備受各種潛在挑戰的困擾,朝鮮及其核外交冒險政策是其中最嚴重的威脅。

自1978年實施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大體上一直享受着良好的國際環境,這令它可以全力應對艱巨的國內問題。對於本地區以外的世界,中國似乎更樂見可預見性和穩定性。中國並不怎麼歡迎類似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這樣的衝擊。

如果外部世界情況更加穩定,必須擁有風險管控這一必備技能的中國領導人或許會更傾向於選擇一個非傳統的結果,即第二種結果。但是,鑒於當前的各種不確定性,他們給自己製造一系列新麻煩的可能性與一年前相比大大降低了。因此更有可能出現的結果是,以一個更傳統、維持現狀的方式,選出一個謹慎的、對中共未來瞭然於胸的領導班子。當下中國穩定的經濟發展和自身的全球角色都面臨巨大挑戰,中國領導人無法承擔犯錯的後果,但也不排除出現意外結果的可能。畢竟,甚至在美國和英國這種我們熟知的政治體系中,都在上演驚天大逆轉。但對於那些願意打賭的人來說,今年下半年北京最有可能出現的就是傳統、最多是混合型結果。不管怎樣,對中國領導人來說,當全世界都急於向你輸出麻煩的時候,為什麼還要給自己製造麻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