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全球治理的範式轉換

2017-07-25
S3.jpg
二十國峰會前,反全球化示威者在漢堡抗議經濟緊縮。(美聯社/馬蒂亞斯·施拉德)

我們現在似乎生活在一個毫無方向、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在這裡全球化和去全球化彼此激烈地碰撞競爭。結果,全球治理範式行進到一個重大的分岔路口,令世界各國面臨適應新情況的挑戰。然而,對於這一轉換的深刻理解和及時適應,無論對於單個國家還是全體世界來說都必不可少。

當下,全球治理框架範式正在加速朝兩個方向發展。

第一個方向由美國和其他一些西方國家引導,乘着日益高漲的去全球化和民粹主義浪潮,它們將所有問題都歸罪於文明的衝突和全球化。它們試圖通過“美國優先”或“我/我們優先”尋求解決之道,意在從與其他國家交往中攫取更多利益,同時推諉政府在維護市場效率和社會平等正義之間平衡的責任。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在華沙演講中的一次發問正是這種趨勢的鮮明例證:“當面對那些想要顛覆並摧毀我們文明的人,我們有意願和勇氣去保護我們的文明么?”

美國其他高層官員則更加直白,他們聲稱:“當今世界並非'全球共同體',而是一個競技場,在這裡國家、非政府組織和企業為獲取優勢展開競爭。”近期於德國召開的G20峰會未能在抗擊氣候變化和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上達成共識,就是一個明顯帶有美國影響色彩的例證。美國前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在《金融時報》上明智地評論道:“作為一個年度論壇,G20的興起源於主要國家的一個共同信念,那就是存在一個全球共同體,雖然各國之間在安全和經濟領域存在競爭,但我們也分享着和平、共同安全、繁榮、經濟一體化和遏制威脅的共同利益。”很多美國學者發現,面對全球化和美國應在世界上扮演何種角色,美國年輕人當中出現了兩種思潮,一種是“自我優先”,另一種是“共同體優先”。當然,後者並不否認“自我”作為個體的存在。

這裡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美國政府這種有害的思維方式,它試圖將各國身處同一共同體的意識與文明衝突的“惡”相對立。自競選活動伊始,特朗普便拒絕接受全球共同體的概念,且他的這種拒絕一直延續到入主白宮。或者單打獨鬥、通過雙邊交易獲取更多利益,或者建立一個更強大更有效的國際體系和全球治理架構,這兩種選擇眼下正在美國政府內部上演一場激烈的爭奪戰。目前來看,前者似乎佔了上風。

另一個方向由中國引領走向世界舞台,很多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對此深表贊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年初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吹響了嘹亮的號角,呼籲全世界攜手建立一個“命運共同體”。

當前,國家內和國家間的貧富差距日益加大,國際社會也面臨著日益增多、久攻不克的挑戰,舊有的全球治理範式在應對這些問題上顯得力不從心,包括接踵而至的氣候變化和貿易保護主義加劇。

中國提出的建立“命運共同體”的崇高理念正是呼籲全球共同行動,超越並克服意識形態等差異,實現“達成共識、攜手合作”目標,創造一個讓不同文明和文化的國家能夠以和平方式合作競爭的世界秩序,迎接為所有人共享的、更美好的未來。

習近平主席於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建立“命運共同體”的理念完美契合,兩者都是基於中國在國內治理和經濟快速增長方面的成功經驗,並非憑空而來或如中國諺語所說的“空中樓閣”。在亞投行、絲路基金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等互補性融資工具的助力下,“一帶一路”倡議發展勢頭良好,這些融資工具可以為那些在快速全球化和工業化進程中落後的欠發達國家所亟需的大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籌集資金。今年5月於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全球矚目,彰顯出很多國家期望參與到這一創新行動中的願望,該倡議旨在改善全球治理並創立新型的國際合作,令全球化成為“民有、民治、民享”,而非僅僅是少數國家和既得利益集團的遊戲場。現在回顧2009年G20倫敦峰會公告中的那句至理名言正當其時:“我們相信全球經濟繁榮是不可分割的。”我們決不應當讓“共同繁榮”和“共同命運”的理念失色。

回到範式轉換的分岔路口上,世界需要嚴肅對待這種分歧。範式轉換勢不可擋,因為世界正在經歷着翻天覆地的變化,正如政治專家常常掛在嘴邊的那樣,“西方與東方”、“北與南”正在加速融合。關鍵問題是,在這個聯繫日益緊密、相互依存日益深化的世界,國際社會作為一個整體,什麼才是最好的選擇,是文明內部及文明之間更多的衝突?還是攜起手來共同攻克那些任何國家都無法憑藉一己之力應對的全球挑戰、從而為建立“命運共同體”鋪平道路?

將所有問題都歸罪於全球化和所謂的文明衝突無異於開倒車,將各國再次分裂成冷戰時代的意識形態“陣營”,這顯然不是全球化新時代的合理提議。不論我們承認與否,全球化早已將所有國家都囊括進一個緊密相連的“共同利益體”。此前我參加了一場研討會,會上一位美國學者的觀點非常切合這一主旨。他將當今的世界描繪成一系列一環套一環的“社區環”,從我們居住的當地社區到我們共享的全球社區。當然,在這兩極之間還存在很多環。分享與連通是關鍵的連接點,而他得出的結論是“不要拋棄任何人”,因為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

共同利益、共同命運以及北京奧運唱響的“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是中國與世界各國一道建立“命運共同體”這一崇高理念的精髓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