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秦曉鷹 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拋開「面子」 知難而進

2016-03-22

中國人講究“面子”。這種講究如果得當就是一種自尊自愛,但過份好面子就成了莫明其妙的虛驕和虛榮。愛面子、講面子、給面子的毛病發展到極端,就是對許多不可抗拒事務的掩飾和迴避。幾年前北京市政府的環保部門千方百計隱瞞空氣質量,拒不承認PM2.5一事,就是因為好面子而弄出大笑話的實例。

筆者所以要對中國人的“面子”觀多說幾句,就是因為,今年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作的《政府工作報告》,最大特點就是拋開虛假的面子,敢於直面中國經濟與社會發展中的種種困難,敢於向全國公眾揭示層層矛盾。如果用一個詞來對他這一個半小時的講演加以概括的話,筆者以為,他與以往同類官樣文件的最大不同就是不講面子,勇於亮醜,勇於暴露在過去一年中他領導下的中國國務院及屬下部門工作的不足、缺欠、短扳甚至失誤。與此同時,他還坦率列舉了中國實現未來五年規劃必會遇到的更為嚴峻的挑戰和壓力,以及不利的國內外經濟趨勢和國際政治形勢。

沒有以往那些令人厭煩的“豪言壯語”,祛除了虛榮的修飾,李克強尖銳地指出:中國受全球貿易萎縮影響,去年進出口總額出現下降,預期增長目標未能實現。投資增長乏力,一些行業產能過剩嚴重,部分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地區和行業走勢分化,財政收支矛盾突出,金融等領域存在風險隱患。公眾普遍關心的醫療、教育、養老、食品藥品安全、收入分配、城市管理等方面問題較多,嚴重霧霾天氣在一些地區時有發生。他用“特別令人痛心”這樣的語言回顧了“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和天津港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認為這兩出慘劇的教訓極其深刻。說到中國官場的反貪風暴,李克強用詞卻頗有分寸,並未估計很高:“少數幹部不作為、不會為、亂作為,一些領域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仍不容忽視”。

與中國某些人的盲目樂觀相反,李克強代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決策層從國際和國內兩個角度透視了影響中國未來發展的障礙。他指出,在可預見的未來五年中,中國發展面臨的困難將會更多更大,挑戰也更為嚴峻。從國際上看,世界經濟復蘇乏力,國際貿易增長低迷,金融和大宗商品市場波動不定。從國內看,長期積累的矛盾和風險會進一步顯現,經濟要經歷增速換擋、結構調整的陣痛。由於新舊動能轉換相互交織,經濟下行壓力只會加大。

讓筆者感到吃驚的是,李克強在談到外部環境中正在增加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時,特別說到了“地緣政治的風險”在上升。要知道,“地緣政治”這一詞彙在以往中國領導人的講話中幾乎就是一個禁用語。這個詞早在毛時代就已經從中國的政治生活中消失了。李克強重新啟用這一西方的政治學詞彙,說明中共最高領導層對中國身處的東亞地區的“朝核”問題以及釣魚島歸屬問題有着清醒的危機意識。同時也說明,在美國重返亞洲並竭力推進TPP的壓力下,東南亞各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及其可能的變化己經成為中國政府高度關注和敏感的問題。

正是出於這種不迴避矛盾和難題的態度,或者說出於這種實事求是的憂患意識,我們才在李克強這份報告中看到了另一種東西,那就是在經濟下行壓力下,積極調整思路以應對。李克強把這種應對稱為“打硬仗”。

筆者以為,這種知難而進的積極應對首先表現為中國政府在經歷38年高速但相對粗放的發展後,已清醒地看到了中國經濟社會正邁入一個新的階段,需要新的衡量指標並凝聚新的進取精神。無論是把GDP增長區間值定為6.5%至7%,還是把供給側改革視為重中之重,都顯示出中國決策者這種順變、應變、求變的強烈心態。

在政府與市場的關係上,中國政府更加關注對公權力的“減”與“簡”。政府干預過多、市場決定較少,這是舊有模式下中國經濟社會的基本形態,到如今已經是百病叢生。去年之股災、今年年初之房災都顯示必須在政府職能上作出更大轉變,才可能為健康的增長和發展謀得擺脫困境的時間與空間。

體現中國決策者在謀篇布局上正發生深刻變化的另一例證,是從李克強的長篇報告中可以看出,他們下決心用具有強烈市場精神的政策措施半強制性地教化和糾正中國人粗放的生產生活陋習。眾所周知,在中國小商品銷往全世界的今天,中國產品中的質量問題和造假問題,如劣質皮鞋和羽絨服,都給“中國製造”塗上了一層陰影。中國政府下決心要撥出巨款從技術層面培訓進入產業工人隊伍的“農民工”,並大力扶持職業技術院校和擴大中等技工的招生。給筆者印象頗深的是中國政府提出了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鼓勵企業開展個性化定製、柔性化生產,……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在中國決策者的官方語彙中提倡“工匠精神”,這如果不是第一次,也是很罕見的一次。而做事不認真、鄙視專業精神、輕視精細化生產和管理,不僅是當今中國社會心態浮躁的必然結果,而且日益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大潰瘍,其結果甚至已經威脅到公眾的生存環境和生命健康。

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總理的報告既體現了中國決策者的執政施政思想,也包含了中國官方一種內涵豐富放眼長遠的民本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