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胡元豹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著名東亞學者

中國夢是亞太夢?

2014-11-13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分享他把中國夢變成亞太夢的想法,也許只是時間問題。本周,習近平主席在北京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開幕式上對工商領袖發表講話時,宣布了他的這個想法。為了中國夢,他在一眾專家中創造出一個小型行業,專門對他的講話進行闡釋。如果說,過去幾年人們對中國夢迷惑不解的話,可以想像,要想解釋亞太夢,該會怎樣費盡周折和多麼地讓人束手無策。

習宣布的時機,恰逢中國在亞洲地區的作用越來越大、越來越廣,也比以往惹來更多爭議。愛潑冷水的人會嗤之以鼻,把亞太夢當成沒有持久影響力的簡單宣傳。對中國持懷疑態度的人則從中看到更多危險,擔心這一地區(特別是東亞、東南亞和中亞)會按照北京的規則逐漸中國化。

對評論家來說,習主席將亞太夢解釋為“堅持亞太大家庭精神和命運共同體意識,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共同致力於亞太繁榮進步”,看上去雖然沒什麼問題,但只有經過時間檢驗,這些話才有意義。

在習近平主席的其他講話中,可以找到解釋亞太夢的更好線索。他高度重視亞太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的重要性,並通過建立400億美元地區基礎設施發展基金鞏固他的承諾。他表示“中國既有能力也有意願為亞太地區和全世界提供更多的公共產品,特別是加強本地區合作的新的倡議和願景”。

對基礎設施的強調,是習設想中的亞太願景與眾所周知的“美國夢”的重要區別。“美國夢”曾是窮國的終極渴望,它的象徵是繁榮、自由和電影中的美國英雄主義。而習近平的亞太夢(中國夢必然是其中一部分)老實說還有待實現。的確,習描繪的夢想還是一個半成品,他更多地是在講需要什麼樣的合作,而不是陳述要達到什麼樣的目標。

通過在APEC峰會提出亞太夢,習近平實際上轉移了APEC的話題。APEC過去十年明爭暗鬥,現在它的話題變成更有效地推動地區需求。習清楚地說出亞太地區多數人已經認識到的事情,那就是,作為APEC準則的自由貿易和開放投資,不足以提高本地區窮國的生活水平。

中國比其他國家更明白基礎設施投資對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因此,中國拿出自己的錢投資,帶頭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這個有爭議的新機構尚未獲得美國、日本或韓國的支持,設在馬尼拉的亞洲開發銀行也是竭力掣肘。但不能否認,這一地區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高達上萬億美元,如果新發展銀行能為其中一些項目提供優惠融資,那麼它的服務肯定會有需求。

從某些方面看,圍繞亞投行的爭論是一面鏡子,照出圍繞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和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的美中分歧。習在講話中支持FTAAP,但他用APEC典型術語對其進行闡述。他表示,FTAAP的發展應該秉持“開放的區域主義”原則。暗示他構想的跨太平洋自由貿易協定不像TPP,而是會向所有有意向的成員開放。他強調“(FTAAP的)大門始終敞開”。

中國在主辦APEC會議期間確實釋放出非常強烈的信號,主張增添成員國(特別是印度)。習近平通過邀請柬埔寨、孟加拉國、巴基斯坦、老撾、蒙古、緬甸和塔吉克斯坦(都不是APEC成員)的領導人在峰會前夕訪京,表達了他的觀點。中國不是APEC創始國,而且加入後一直保持低調,但中國如今在多方面表現出,它才是這個地區論壇的最大擁護者,是APEC宗旨最忠誠的追隨者。

不過習的亞太夢講話已經遠遠超越APEC。實際上它是中國區域性抱負的聲明,是北京渴望在境外顯示領導力的清晰表達,是中國多年來所迴避的充滿自信的外交政策宣示。

習近平講話所暗含的意圖,是用“中國方案”實現亞太夢。這是一個日漸佐證中國獨特經濟發展模式的術語,是這個國家渴望有更大地區關注度和影響力的信號。經過多年猜測“北京共識”能否對抗現有多邊機構的美國中心模式,“中國方案”也許會是另一個替代方案的集合點。

以上這些並不保證習的亞太夢最終實現。這個夢想如何具體化?它對亞太地區意味着什麼?對此世界期待一個詳盡闡釋。雖然習作出合作與共贏的保證,中國眾多鄰國卻常常對不怎麼和善的北京心存芥蒂。

儘管如此,通往共同夢想的道路已經被中國國家主席指明,它包括中國經濟更加開放,中國企業更多參與整個地區經濟活動,對有形基礎設施進行大規模投資。凡此種種,都將給亞太地區帶來更大繁榮。眼下我們開始逐夢,但要睜大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