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卞慶祖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美國大選衝擊中美關係穩定

2024-05-17
未標題-1.jpg

今年是美國大選年。美國總統拜登和前總統特朗普都在3月“橫掃”競爭對手,早早鎖定了各自政黨的提名資格。他們是1956年後美國總統選舉候選人的首次“複賽”,更是132年以來前任總統再度對決四年前擊敗他的對手。美國在大選年往往加大對“中國威脅”的炒作,觸動中美之間的敏感神經,其帶來的不確定性就是中美關係的風險。

誰將勝出尚難預料

美國大選形勢複雜多變,現在拜登和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十分接近,選情膠着,特朗普保持小幅領先。除總統副手候選人人選、兩黨黨綱和總統候選人個人素質之外,決定美國選民投票的因素還有很多。

以獨立身份參選的民主黨人小羅伯特·肯尼迪獲得不足15%的選民支持。他雖然勝選希望渺茫,但仍能通過分票影響大選結果。

賓夕法尼亞州等六七個“搖擺州”的選舉人票數只百餘張,但對大選結果有重大影響。既討厭共和黨也不喜歡民主黨的“雙重仇恨者”,2020年只佔選民總數的4%,今年上升至19%。他們的選票投向將是決定性的。

決定美國大選結果的一直是美國國內問題,而現今國際形勢的變化則變成不確定因素。例如,巴以衝突會引發拜登在年輕選民中支持率的下降。美國大學生聲援巴勒斯坦的示威已對選情形成挑戰。

大選對中美關係造成負面衝擊

現在美國大選雖在早期階段,但是中國議題已被捲入其中。由於已出現將中國與美國國內政治、經濟、輿論形勢綁定的苗頭,美國政治氣氛瀰漫著強化美國與中國地緣鬥爭的氛圍。彭博社文章稱,“北京成了美國競選活動的頭號攻擊目標”。

共和黨、民主黨都炒作中國議題,他們把中國議題與選民的關注掛鉤,渲染“中國搶走美國工人崗位”等。展示對華強硬,成為美國選舉年的“政治正確”。尤其是美國總統候選人對中國的批評性言論,對中美關係造成負面影響。對中國形象的扭曲和對華強硬的塑造,極大毒化了兩國關係的氛圍。據5月1日美國皮尤民調,81%的美國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43%的人持非常負面看法。

 

美國國會意識形態色彩濃厚,長期對華不友好,是美國反華勢力大本營。今年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和參議院33個席位都要改選。在選舉驅動下,美國國會可能推出比往年更多的涉華反華法案。

拜登為選舉採取更多制華措施

拜登總統為爭取連任,非但沒有改變抗衡中國的大方向,反而步步緊逼。美國遏制中國的動作頻頻,雙方摩擦和分歧不減反增。雖然國務卿布林肯4月訪華,兩國達成五點共識,但是雙邊關係仍面臨安全、經貿等多方考驗。美國大選加快了美對華“出牌”的腳步,負面因素還在上升積累。

科技經貿是中美戰略競爭的關鍵“戰場”。美國打壓中國科技經貿的措施層出不窮,制裁中國企業的單子越拉越長,5月1日又有22家中國企業被列入制裁名單。美國強化對中國高新技術企業限制,升級對中國芯片的打壓。拜登總統為爭取“搖擺州”選票,抨擊中國“排外”,敦促將中國鋼鐵、鋁成品關稅提高兩倍,升到22.5%。美國貿易代表處4月宣布對中國海運、物流和造船業啟動301調查,成為拜登政府對中國的首個301調查。

美國財長耶倫多次指責中國“產能過剩”,表達美國的“擔憂”,威脅保留對華的所有選項。在所謂中國“援俄”問題上,白宮敦促中國停止支持俄羅斯,鼓勵美國盟友對中國施壓。布林肯等高官表達對中國向俄羅斯出口軍民兩用物品的嚴重關切,說中國不處理的話美國就會處理。《華爾街日報》透露,美國為此曾考慮對華金融制裁方案。

做好特朗普重返白宮準備

拜登政府與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的共同點,是都把中國作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打壓遏制中國,阻擋中國崛起。《紐約時報》說,“拜登對中國是禮貌的特朗普主義”。但是,拜登與特朗普在對華策略方法上存在不同,研究分析這兩屆政府的差異,對今後打交道有參考借鑒意義。

拜登總統若連任,會延續“接觸加遏制”政策,在不發生衝突的情況下“競贏中國”,並進一步加強對華戰略競爭的系統性框架。拜登政府及民主黨對華政策具有一定可預期的穩定性,兩國現有對話機制可能延續和拓展。就應對全球性挑戰而言,民主黨與中國有一定的合作需求。拜登政府4月還重申對華的“四不一無意”。當然,要看到美國的兩面性,他們常說要把雙方關係穩定下來,但同時卻加大對華施壓。

前總統特朗普與共和黨極端,更加強調“美國優先”,對華恨意強、敵意甚。他在競選時表示將對華“進行嚴歷的限制”,聲稱“正考慮對中國商品統一徵收60%關稅”,並取消對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等。若特朗普上台,共和黨政府將會保持對華“超強硬”做派,尋求中美經濟“完全脫鉤”,對我突發性刺激多,中美兩國可能進入戰略競爭“激化”期。有人甚至說,兩國關係可能下降到“無底深淵”。近日,國內有智庫文章展望特朗普上台後的對華政策和中美關係,認為美國可能採取“先亞後歐”和“全面脫鉤”政策,重塑中美關係發展趨勢。

誠然,我們有前八年與美國兩屆政府打交道的經驗,不抱任何幻想。以我為主和自主發展將是應對之策的主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