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趙明昊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博導,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特邀研究員

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聚焦「中國挑戰」

2022-10-17
1beff832d43140021ac5926adbfc4c8f

近日,拜登政府發佈了姍姍來遲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俄烏衝突的發生使拜登政府對這份報告的最初版本進行了大幅修改。發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是美國政府的規定動作,旨在明確辨識美國面臨的國家安全挑戰,並制定美國應對這些挑戰的總體方略。拜登政府將在近期發佈《防務戰略報告》《核態勢評估報告》等文件,進一步闡明美國如何在具體領域落實《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確定的方針。

與以往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不同,拜登政府的這份報告將應對“中國挑戰”的相關內容單列,並稱其為美國的“全球優先事務”。報告稱,中國是美國面對的“最嚴重的地緣政治挑戰”(most consequential geopolitical challenge),中國也是唯一一個既有意願也有能力重塑國際秩序的競爭者,美國與中國的戰略競爭既是覆蓋全球範圍的,也是包含經濟、技術、安全、國際機制等方面的“全領域競爭”。拜登政府強調,未來10年是美國與中國進行較量的“決定性10年”,美國對華戰略的總目標就是“競而勝之”(out-compete)。這份報告提及“中國”近60次之多,在報告的很多章節都能發現“中國挑戰”的影蹤。可以說,這是一份以應對“中國挑戰”為底色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

無疑,這份報告延續了拜登政府在對華政策方面的一貫基調,但在字裡行間也有一些值得關注的變化。比如,報告特別重視科技因素,稱中國利用其先進的科技能力維護“威權主義模式”,並鑄造全球科技規範。拜登政府將中美科技之爭視為兩國較量的重中之重。此外,報告還稱中國想要的是一種單向開放,即在享受國際經濟開放性的同時限制外國企業進入中國國內市場,從而增強其他國家對中國的依賴,使中國能夠施展所謂“經濟脅迫”。報告還強調中國軍事力量尤其是核力量快速增強給美國帶來的挑戰,並稱中國試圖在亞太地區和全球範圍“侵蝕”美國的同盟體系。

如何在推進大國競爭與應對跨國性挑戰之間尋求新的平衡點,是貫穿這份報告的一條主線。美方認識到,中國對全球經濟而言依然至關重要,在解決氣候變化、流行性疾病、糧食危機、能源轉型、核不擴散、反毒品等跨國性挑戰方面,美國和中國存在共同利益。報告表示,“美國與中國的和平共處是可能的,兩國共享並共同為人類進步做出貢獻也是可能的”。報告稱,美國尋求與中國實現“更大的戰略穩定性”,提升危機溝通,減少軍事衝突升級風險,建立“相互的透明性”。值得玩味的是,報告強調中美在政府和制度層面存在深刻分歧,但是兩國民眾之間的友好依然存在,美國“深切地尊重中國人民的成就、歷史和文化”。

在美國對華戰略方面,報告重審了此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提出的“投資、結盟和競爭”三要素,但較此前的表述也有一些新思路、新內容。一是提出要加快實施美國的“現代產業戰略”,通過“戰略性公共投資”等方式擴大針對中國的經濟和技術優勢。這份報告在闡述如何解決美國國內挑戰方面着墨甚多,強調要打破美國國內政策和外交政策之間的區隔,要進一步強化美國在芯片等產業的供應鏈安全,並在先進計算、生物製造、人工智能、清潔能源等方面切實維護美國的“技術領導地位”。

二是提出要加緊重塑全球化,改造國際機制,在技術、網絡安全、貿易等領域確立美國主導的新規則。報告羅列了拜登政府在推動“印太經濟框架”、實施“全球投資和基礎設施夥伴關係”倡議、構建“美洲經濟繁榮夥伴關係”等方面的政績,強調美國將更新既有的貿易體制,建立更加符合國際經濟新現實的機制和安排,以應對中國這類“非市場行為體”帶來的挑戰。報告還提出“互聯互通武器化”等問題,渲染中美在國際發展領域的競爭,稱將確保世界銀行等國際機製為美國的價值觀和利益服務。

三是提出要增進歐洲和印太兩個區域的聯動,以更具創新性的方式打造更具行動力的盟伴體系。報告強調,俄烏衝突表明,國際秩序在一個地區的崩潰將最終會讓其他地區的秩序陷入危險境地。美國希望歐洲的盟友能夠在印太地區發揮更大作用,同時也將推動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印度等印太盟友與歐盟、英國展開更深入合作,從而共同應對與中國的競爭。報告特別指出,美國試圖構建的“大陣營”不僅包括政府力量,也注重吸納企業、媒體、公民社會組織等民間力量,形成一種“公共部門-私營部門聯盟”。

四是提出要在中東、非洲、拉美等地區靈活施策,更好地回應相關發展中國家和“非民主國家”的需求。拜登政府認識到,“民主對抗威權”的兩分法令世界上的不少國家不滿,進而會阻礙競贏中國的國際陣營的構建。報告稱,美國不尋求將相關國家改造成美國的模樣,將努力構建“包容性的陣營”(inclusive coalition),共同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報告提出,美國不會只從戰略競爭的稜鏡去看待世界,將更加重視滿足相關夥伴國家的經濟和發展需求,確保它們在面對中國時仍能保持自主性。

總之,拜登政府的這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體現了美國對中國“競而勝之”的強烈意願,也揭示了美國對華戰略諸多新的動向。拜登在為報告撰寫的前言中強調,世界正處於“拐點”時刻,民主依然管用,美國能夠贏得21世紀的這場競爭,最好別賭美國輸。顯然,美國在中美之爭問題上越來越有一股志在必得的勁頭,中國需要做好在所謂“決定性10年”應對更大美國壓力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