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何偉文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合作勝於分裂

2022-08-22

7月5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耶倫通電話,就協調宏觀經濟政策、穩定全球供應鏈、關稅和貿易政策等問題進行了討論。在印度尼西亞巴厘島舉行20國集團(G20)外長會議期間,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和美國國務卿托尼·布林肯進行了會晤。美國總統喬·拜登也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了電話。

雖然面臨動蕩和分裂的風險,世界上最大兩個經濟體之間密集的高層對話,還是給世界帶來了些許樂觀的亮點。而同時,6月下旬在東西方同時舉行的峰會,卻出現世界分裂為兩個陣營——西方國家和其他國家——的先兆。

在6月23-24日於布魯塞爾舉行的歐盟峰會、6月26-28日在德國埃爾茂城堡舉行的7國集團(G7)峰會以及6月29-30日在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上,西方國家匯聚一道,並對外傳遞出一種分裂和對抗的基調。G7領導人公報就中國的內部事務提出14項指責。G7還宣布了一個為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融資6000億美元的計劃,這項戰略性計劃旨在對抗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倡議。

在北約發表的《2022年戰略概念》文件中,雖然俄羅斯被稱作“直接和危險的對手”,但文件卻11次指稱中國是“系統性挑戰”,儘管中國遠距歐洲數千英里,與北約也沒有共享的邊界。顯然,西方國家的這個議程有可能導致全球的政治分裂。

而另一邊,6月24日在北京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和全球發展倡議高層對話,卻沒有顯示出任何的陣營屬性。雖然與會方是18個發展中國家,但其中也有重要的全球或地區組織的輪值主席國:柬埔寨(東盟)、印尼(G20)、哈薩克斯坦(獨聯體)、泰國(亞太經合組織)、塞內加爾(非盟)和阿根廷(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這些國家所在組織的成員包括了所有G7國家、歐盟、日本、韓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可以說,與會方涵蓋了世界各地,而不僅僅是“其他國家”。

在中國舉行的這兩場活動,其議程沒有陣營的對立。議程內容包括為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建立全球發展夥伴關係。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和全球發展倡議,均堅守了多邊主義和《聯合國憲章》,把“發展”作為全人類共同繁榮的核心議題。

而西方國家的那三個會議會否真的導致全球分裂,也是值得懷疑的。

首先,歐盟並不希望與中國發生陣營式對抗。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在歐盟峰會後表示,中歐關係的關鍵仍然是合作和共贏。德國總理肖爾茨明確表示,當務之急是防止把西方劃歸為一方,把中俄劃歸為另一方。比利時和荷蘭的領導人也持同樣的立場。

其次,G7機制對全球治理來說基本上已經是過時的,在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已被G20所取代。受全球陣營對抗心態的驅使,2022年的G7峰會除了承諾45億美元的糧食援助外,實際上沒有為世界提供任何建設性的公共產品。針對低收入經濟體的6000億美元基礎設施融資計劃主要來自私營部門,在它們真正找到資金之前,這項計劃根本算不上是一個成果。美國某政治網站上的一篇文章認為,G7峰會在各方面都失敗了。

再過四個月,2022年的G20領導人峰會將在印尼舉行。印尼於5月4日宣布,今年的峰會目標是為G20所有成員共同推動全球和地區議程提供機會,讓和平、繁榮和可持續發展惠及世界各國人民。無疑,這是一項全球努力,而非政治分裂的範例。G20當中包括了G7國家和金磚國家,所以,當G20峰會召開的時候,G7領導人也會簽署全球合作的領導人聲明,從而超越G7峰會的分裂性議程。

第三,亞太版北約是否真的會讓該地區分裂,是值得懷疑的。所有四個受邀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都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成員和亞太經合組織成員,而在RCEP框架下,中國是所有成員的最大貿易夥伴。2022年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將於11月18-19日在泰國舉行,泰國於5月4日宣布的會議目標恰恰是對G20尋求全球團結和共同繁榮的寫照。

在背後推動北約擴張的美國,同樣是亞太經合組織的成員。2022年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領導人宣言,將由美國和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共同簽署實施。在這樣的背景下,亞太經合組織將成為阻止地區分裂的強有力制度性約束。

鑒於以上,我們應當更多地致力於支持全球合作,彌合分歧,以避免世界的分裂。中國和美國這兩個主要參與者理應為此做出更多貢獻。

在近期舉行的世貿組織第12屆部長級會議上,中美兩國的成功合作就是有力的最新範例。兩國為多邊主義的成功做出了關鍵貢獻。世貿組織總幹事恩戈齊·奧孔喬-伊維拉向中國商務部部長王文濤和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表示感謝,稱“中美合作幫助我們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並“為取得積極成果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美兩國也應攜手努力,無論是在雙邊層面還是在11月的G20峰會上,來幫助協調G20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以遏制幾十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支撐疲軟的世界經濟。尤其是,要尋找應對全球能源、糧食和低收入發展中經濟體債務危機的共同解決方案。

美國面臨的“系統性挑戰”並不是中國,而是40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為此,美國應降低針對中國商品的關稅,而且越快越好。中國也應隨後取消對美國商品的報復性關稅,從而在更積極的氣氛下重振雙邊貿易。

在G7的全球基礎設施計劃方面,中國和美國可以很好地合作。G7倡議和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倡議可以互補,而不是相互對抗。多年來,在“一帶一路”沿線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大量基礎設施項目中,中國企業與通用電氣、霍尼韋爾、卡特彼勒及其他歐美企業都有良好的合作,包括分包、項目融資等。為什麼不讓這種合作成為各國基礎設施投資、成為向所有低收入經濟體進行基礎設施投資的新途徑呢?毫無疑問,這種合作會為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和全人類的共同繁榮提供新的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