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 陶文釗 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美國研究所研究員

佩洛西竄訪台灣挑戰國際秩序

2022-08-08
tao.jpg

2022年8月2日至3日,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竄訪台灣。8月2日,佩洛西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文章,侈談台灣的民主,大言不慚地把美國和她自己打扮成台灣民主的“捍衛者”,並稱“通過對台灣的訪問,我們兌現對民主的承諾”。

對於她這樣厚顏無恥的政客,先問一句,現在美國的民主究竟怎樣了?如果說,她當面撕毀特朗普總統的講演稿是美國民主的一次“表演”,那麼2021年1月6日衝擊國會又是怎麼回事呢?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痛感“美國的民主瀕臨死亡”。佩洛西更不該那麼健忘,她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也曾在騷亂中被人偷走。佩洛西之流如果真對民主有什麼承諾,就應當下大力氣先把美國國內的民主秩序整頓好,給人做個榜樣,不要再讓全世界人民看笑話。

從某種程度上說,佩洛西是靠反華起家的。她1987年進入聯邦眾議院,在435人中是初出茅廬默默無聞的“小字輩”。但她確有政客特有的政治敏感,不久就抓住中國人權問題大做文章,在國會一再提出反華議案,並對喬治·布殊總統施加壓力,妄圖取消對華最惠國待遇,強化對華制裁,破壞中美兩國的正常交往,包括派遣留學生。佩洛西藉此聲名鵲起,進入上升的快車道,也成為民主黨內和美國國會內反華勢力的帶頭羊。如今她還想通過反華再撈政治資本,因為今年是美國中期選舉年,民主黨能否保住眾議院多數是很難說的。

台灣問題可以從三個不同的角度來看。首先,從中國的角度看,它關係到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國沒有退讓的餘地。台灣問題由於中國近代的弱亂而產生,必將在中華民族的復興過程中得到解決。而解決的途徑只有一個,那就是台灣回歸祖國。不論是和平方式也好,非和平方式也好,台灣是一定要回歸的。這是全中國14億人民的堅強意志所決定的。如果說,現在在中國什麼是最大的民族共識,那就是民族復興和祖國的最後統一,任何人都不能阻擋中國人民實現這兩個目標。

其次,從中美關係的角度看,中美關係廣泛、複雜,包括了方方面面,但我們幾十年來一直說,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這個原則是很清楚的: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是清清楚楚寫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之中的,美國歷屆政府在這個問題上都有明確承諾。1982年5月3日,在中美談判《八一七公報》過程中,里根總統在給胡耀邦總書記的信中寫道:“我們的政策將繼續建立在只有一個中國的原則之上。我們將不允許讓美國人民與在台灣的中國人民之間的非官方關係削弱我們對這一原則的承諾”。(Our policy will continue to be based on one- China principle, We will not allow the unoffi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American people and the Chinese people on Taiwan to weaken our commitment to this principle.)克林頓總統關於“三不”(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認為台灣應該加入以國家為主體的國際組織)的承諾更是盡人皆知。

但美國總有一部分人想要阻擋中國的祖國統一大業,總在那裡散布各種不符合“一中”原則的言論,做各種不符合“一中”原則的小動作。尤其是從提出所謂“印太戰略”以來,美國更覺得台灣是一張可以順手利用的牌,美台勾連更加頻繁。民進黨當局想倚美謀“獨”,美國想以台制華,雙方相互利用而已。這次佩洛西訪台也是以台制華、挑戰一個中國原則的招數。但是,在對華關係中打台灣牌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它是與14億人民的意志和決心相對抗,美國決策者必須看清楚這一點。

最後,從國際秩序的角度看,台灣回歸祖國是明明白白地寫在1943年12月1日的《開羅宣言》中的,又被1945年7月26日的《波茨坦公告》所重申。這兩個文件是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產物,是反法西斯戰爭的同盟國家作出的莊嚴承諾,是戰後世界格局的基礎,是建立聯合國、草擬《聯合國憲章》的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與他國建交的時候,無例外地要求對方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實際上是在落實上述重要國際文件所規定的安排。挑戰一個中國的原則,實際上也是挑戰上述重要的國際共識,挑戰戰後的世界秩序。美國決策者口口聲聲說必須“捍衛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那就應該原原本本老老實實地遵守《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規定,遵守一個中國的原則,而不要再耍什麼心眼,玩什麼花招。只有這樣,才能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才能避免中美之間不必要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