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肖斌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政治學博士

制衡外部威脅

2021-12-30
肖斌.jpg
2021年12月15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在俄羅斯莫斯科外的住宅內與中國主席習近平舉行會談。(路透社)

2021年12月15日,中俄兩國元首再次舉行視頻會。本次視頻會取得的主要成果包括:高度評價和肯定了當前的中俄關係;商定共同出席北京冬奧會,並強調不接受任何將體育和奧林匹克運動政治化的企圖;開展更多的聯合行動,維護雙方的安全利益等。

此次會晤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認為本次會晤將有利地推動中俄戰略協作。自1996年建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以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關係發展迅速。一是“政熱經冷”的問題已逐步解決。據俄方統計2021年1月至11月,中俄貿易總額達1230億美元,超過了2019年的記錄。二是進一步鞏固了全面戰略夥伴關係。2021年6月,中俄兩國元首宣布《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延期,該條約已成為21世紀中俄關係長期穩定發展的綱領性和基礎性文件。但是,影響中俄關係的外部威脅也在不斷增加。中俄元首會晤進行了90分鐘,中俄官方只公開了不到10分鐘講話內容。因此,筆者認為通過戰略協作制衡外部威脅是中俄首腦會晤的核心目的。

基於不同的身份認知和安全利益,中俄面臨的外部威脅具有一定的差異性。俄羅斯主張世界多極化,北約及其部分夥伴關係國直接損害了俄羅斯的安全利益。中國主張多邊主義、維護國際秩序,強調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但是外部勢力介入國家統一進程和支持分裂主義危害了中國的安全利益。不過,從外部威脅的來源上來看,中俄有着共同的外部威脅,即同時來自體系、地區和國家三個維度。

在上述三個維度中,地區維度是核心。自2014年以來,俄羅斯與烏克蘭就開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混合戰。俄羅斯在其新版《國家安全戰略》(2021年7月)中指出,由於烏克蘭危機,俄羅斯與西方關係已經急劇惡化,美國及其一些北約盟國是不友好國家。為了捍衛自己的安全利益,俄羅斯向俄烏邊境地區集結部隊對抗北約東擴,雙方軍事衝突似乎到了一觸即發的邊緣。俄美元首啟動了“紅線外交”,俄羅斯總統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在兩國元首會晤後對媒體說,在莫斯科的“紅線”問題上,俄羅斯和美國之間存在非常嚴重的分歧。

北約原本與中國沒有利益上的衝突,但在北約集體安全意識形態化、中美競爭關係加劇、中俄關係趨密等多種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國於2019年首次成為北約的威脅。在2021年6月北約布魯塞爾峰會公報中,北約稱中國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和與聯盟安全有關的領域構成了系統性挑戰。然而,若具象中國和北約的行為,中國只是北約“想像中的威脅”,而部分北約成員國已對中國造成了“事實上的威脅”。一段時間以來,不僅美國軍艦頻繁駛入南海和通過台灣海峽,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等北約成員國也派遣軍艦駛入南海,英國、加拿大、法國軍艦甚至過航台灣海峽。

在美國印太戰略出台後,為了加強彼此聯繫,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建立“美英澳三方安全與防務夥伴關係”(AUKUS),該聯盟首要任務是由英、美兩國協助澳大利亞建造一支核動力潛艇艦隊,這是美國新印太戰略聯盟合作的一部分。無論美英澳三國怎麼表述AUKUS的正當性,在中國看來AUKUS就是一個外部威脅。起初,俄羅斯並不重視美國的印太戰略,但在印度不斷靠近美國主導的安全合作機制,以及俄印關係出現疏離的苗頭下,阻止國際反俄勢力從南向北滲透便成為俄羅斯需要考慮的問題。對於俄羅斯總統出訪印度(2021年12月),俄羅斯學者德米特里•特列寧(Dmitri Trenin)認為,歷史上,俄羅斯與印度有着良好的關係。然而,外部勢力影響了俄印之間的互信,並破壞了俄印關係。為了將俄印關係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俄羅斯需要重新思考、調整和更新與印度的關係。

為了制衡外部威脅,中俄戰略協作的頻率會更加頻繁,直到全球和地區戰略力量恢復平衡。但是,筆者想強調一個事實,國際政治中的任何結果都是各方互動產生的。國家間無休止的爭鬥能創造共同的、國際衝突的歷史,卻很難擁有共同的、和平繁榮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