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布林肯訪非對中非關係的影響

2021-12-01
hewenping.jpg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於11月15-20日進行了任內的首次非洲之旅。短短五天內,他先後訪問了肯雅、尼日利亞和塞內加爾等三國。雖然與前國務卿蓬佩奧相比,布林肯在訪非期間提及中國的次數及口氣都明顯“減緩”,但在與中國爭奪對非影響力方面,拜登政府與特朗普政府、布林肯與蓬佩奧只有手段上的差異,而無目的上的不同。從布林肯訪非時的講話及舉措看,美國國務卿非洲之行對中非關係的影響至少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首先,是拜登政府改變了特朗普輕視非洲的態度,開始給非洲“戴高帽”。

這種抬高非洲地位與作用的做法,自然會在一定程度上對中非關係的話語體系構成競爭甚至衝擊。一直以來,中國一直視非洲為發展中國家最集中的大陸,是建設國際公平公正秩序的重要力量。當西方唱衰非洲是“無望的大陸”時,中國一直把非洲看做“充滿希望的一片熱土”。應該說,中國對非洲國際作用及發展潛力的一貫積極和充分肯定,構成了中非友好關係的政治基礎。

但近年來,原本背負殖民“舊賬”的西方國家也一方面與殖民歷史做切割,一方面高調強調非洲在國際舞台和國際事務中的重要性。布林肯在訪問尼日利亞時強調,非洲“曾經不被視為平等的夥伴”,但拜登政府將非洲視為“主要地緣政治力量”和“塑造全球未來的力量”,“沒有非洲的參與,就無法實現我們在全球的任何目標”。

針對非洲國家一向反感大國把非洲視為“棋子”和被要求在大國競爭中選邊站隊,布林肯說,美國不想限制非洲國家與其他國家的夥伴關係,而是希望非洲與美國的合作夥伴關係更加牢固。

其次,是拜登政府在非洲開打“民主牌”和進行意識形態拉攏,目的是在政治理念方面拉開非洲與中國的距離。

布林肯訪非時闡述了拜登政府非洲政策的五個支柱,即實現全球衛生安全、應對氣候危機、促進包容性經濟增長、鞏固民主、推動和平與安全。從內容看,除了“鞏固民主”,其它四項內容都是中國的中非合作論壇一直以來強調並在實踐中不斷取得成效的領域。

拜登政府執政後,在打意識形態牌這方面完全繼承了特朗普的衣缽。布林肯訪非時宣布美國明年將舉辦美非峰會,美國將為非洲帶來“體現民主價值觀的切實利益”。由於美國還計劃在今年12月召開世界民主國家峰會,布林肯也順勢向出訪的非洲三國發出參加美非峰會及世界民主國家峰會的邀請。

非洲自冷戰結束後已經在多黨民主的道路上艱難摸索了30多年。就在非洲近年開始興起“向東看”並從中國等亞洲國家的發展智慧與道路上吸取靈感和經驗時,美國再次開始高舉“民主”、“自由”等意識形態大旗,試圖從思想理念方面再次“鎖定”非洲。

最後,是用西方版的基礎設施投資計劃來拉攏非洲,以對沖中國“一帶一路”建設在非洲的影響力。

美國牽頭在今年7月提出“重建更美好世界”全球海外基建投資計劃。該計劃具有濃厚的意識形態色彩,搞“民主國家”劃線、西方價值觀導向以及所謂符合“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等等,因此被稱作西方民主國家版本的基建計劃,是用來對沖中國“一帶一路”計劃影響力的。

布林肯訪非期間一方面攻擊中國在非洲的基礎設施項目給非洲帶來所謂的“債務陷阱”危機,同時美國自己又在忙不迭地與非洲簽署基建投資協議。如11月18日與尼日利亞簽署了一份價值21.7億美元的發展援助計劃,投資該國的基礎設施建設。與塞內加爾也簽署了1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合作備忘錄。

另外,布林肯這次訪非的時間選在了11月底中非合作論壇召開之前,出訪的最後一站塞內加爾也恰好是即將到來的第八屆中非合作論壇的主辦國。出訪時間和出訪國家的選擇,自然使人們難免產生與中國爭奪非洲影響力的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