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達巍 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國際關係學教授

中美緩和:不能高估,也不應低估

2021-11-04
545.jpg

中美關係自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以來不斷下滑,2021年1月拜登上任後也一直徘徊不前,如今終於出現了一些積極勢頭。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被釋放回國,拔出了中美關係中一根深深的“刺”。兩國高級外交官在蘇黎世舉行了富有成效的會晤,貿易、氣候和軍事團隊也開始恢復接觸。特別重要的是,習近平主席與拜登總統有望在今年年內舉行線上峰會。那麼現在的問題是,北京和華盛頓能走多遠?應當如何走?

顯而易見,當前中美關係的緩和並不能把我們帶回2018年之前。回望歷史,50年前,由於華盛頓和北京都需要制衡蘇聯威脅,兩國在現實主義思維推動下打破了雙邊關係的堅冰。約30年前,美國試圖在冷戰後向全球擴展新自由主義政治經濟模式,而中國也希望搭上全球化的快車實現現代化,兩國關係在“接觸”戰略下得到極大深化與拓寬。經過以上兩個階段後,中美關係在2017年底走入50年來的第三個階段,“競爭”成為最突出的特徵。沒人知道這一階段將持續多久,但顯然目前的“回暖”是在“競爭”框架內的戰術調整。與很多人一樣,筆者十分懷念過去相對積極的中美關係。但這種感情帶來的不切實際的期待,可能導致我們高估中美關係此輪迴暖的戰略意義。實際上,把握當前中美關係,也許更需要清醒的頭腦和對現狀恰如其分的評估。

中美關係近期的積極勢頭可能是兩國關係重構過程中的重要一步。中美關係從2017年底開始從原來的“接觸”框架向“競爭”框架調整,隨後兩國關係迅速惡化。四年過去後,雙方似乎都認識到,兩國關係整體框架的調整已不可避免,但競爭失控並滑向對抗和衝突並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習近平主席指出,中美之間應該是“你追我趕的田徑賽”,而不是“你死我活的角斗賽”。美方官員也強調要進行“不至引起災難的競爭”,要給中美關係裝上“扶手”。近期中美關係回暖,實際上是雙方試圖控制競爭的性質、範圍與程度。把過去幾年中美關係的惡化與近期中美關係的回暖拼接在一起,才構成一個真正完整的“競爭”框架。

2022年秋天,中國共產黨將召開第20次全國代表大會,美國也將舉行至關重要的中期選舉。兩國重要的國內政治議程安排意味着,如果一切順利,本輪迴暖勢頭大概也只能持續到明年秋季。在未來的大半年內,中美兩國有很多事情要做。

華盛頓與北京在雙邊關係上最緊迫的議程,是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全面激活兩國的官方對話。哪怕這些對話極為困難,短期內難以取得成果,也要恢復對話的氣氛和習慣,讓兩國各領域的官員即便在高度緊張的氣氛下也能保持高頻度對話,這對管控中美競爭至關重要。

中國很多人認為,當前中美關係的緩和是中方前一階段對美堅持強硬立場的成果。這與美方的認知相去甚遠。美國方面很多人認為他們才是掌握戰略主動的一方,目前兩國關係正按照美方設定的目標和節奏發展。無論誰對誰錯,中美兩國都需要更加準確地把握對方的心態,如果雙方都只是按照自己堅信的邏輯推動己方政策,這輪緩和恐怕很難持久。

拜登政府需要儘快採取行動,糾正上屆政府遺留下來的一些明顯錯誤的政策。在人文交流、關稅等問題上固執己見,對中國的影響有限,對美國國際形象的影響卻是深刻的。此外,拜登政府可能需要更加清晰地解釋“戰略競爭”到底意味着什麼。這個概念過分模糊,很多中國人認為,美方用這個術語表述自己的戰略意圖實際上是不夠誠實的。當然,中國在反對以“戰略競爭”定義中美關係的同時,也需要儘快清楚地表明自己支持何種對中美關係的定型與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