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聯合國不應成為美國對華競爭的「角斗場」

2021-11-03
0a722bf160110ba7d20fcbb4560aaa75.2-1-super.1.jpg

在美國對華戰略競爭的劇本中,聯合國扮演着重要角色。較之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和民主黨精英更加重視從國際體系層面審視中國帶來的挑戰,尤其是中美圍繞聯合國的競爭。一些美方人士指責北京正在加緊打造“具有中國特色的聯合國”,為此聯合國成為美國壓制中國的主戰場之一,而這會進一步加劇國際體系的不穩定。

20世紀上半葉,人類兩度經歷“慘不堪言的戰禍”,1945年聯合國應運而生,它的崇高使命是維護國際秩序、推動全球發展、實現持久和平。中國是首批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國家,擁有聯合國創始會員國地位。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長期被排斥在聯合國體系之外,1971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並開啟了重新融入國際體系的進程。

今年10月2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參加了紀念這一歷史性事件50周年的會議。他發表演講時稱,新中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以來的50年,是中國和平發展、造福人類的50年。習近平強調,世界各國應該堅決維護聯合國權威和地位,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共同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也在此次會議上發表致辭,他認為50年來中國為聯合國作出日益重要的貢獻,是聯合國的可靠夥伴和國際合作的中流砥柱。

過去50年,中國對聯合國事業的參與和支持不斷深化。中國認真履行聯合國會費繳納義務,在聯合國常規預算中的分攤比例已升至12.005%。為推動多邊合作,習近平在2015年9月出席聯合國成立70周年系列峰會時宣布設立中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為期10年,總額10億美元。迄今,該基金已經啟動開展112個合作項目,惠及亞洲、非洲、拉美和大洋洲的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國方面已經宣布,該基金2025年到期後將延期5年。

此外,中國已經成為聯合國維和行動第二大出資國,也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第一大出兵國。迄今,中國已參與29項聯合國維和行動,累計派出5萬餘人次,目前有2400多名中國維和人員在全球各地執行任務,有24位軍人和警察在維和行動中獻出了寶貴生命。2015年9月,中國宣布加入聯合國維和能力待命機制,並為此率先組建8000人規模的中國維和待命部隊和300人規模的中國常備維和警隊,隨時準備為維護世界和平出征。

促進人權是聯合國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在該領域的作用也變得越發突出。2006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立以來,中國已五度當選理事會成員。中國先後批准或加入了26項國際人權文書。近年來,中國與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兩次簽署技術合作《諒解備忘錄》,內容涵蓋司法改革、警察與人權、人權教育、執行人權條約等領域。此外,中國是《發展權利宣言》的主要倡議者,致力於推動構建發展權實施機制,這是對聯合國人權事業的重要貢獻。

中國在過去50年實現了自身的快速發展,尤其是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減貧目標,對全球減貧貢獻率超過70%。在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中,發展中國家占絕大多數,中國大力推動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南南合作”,努力消除“發展鴻溝”。據統計,中國向16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近4000億元人民幣發展援助,在發展中國家實施近3000個成套援助項目,派遣60多萬名援助人員,為120多個發展中國家落實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提供了有力支持。

無疑,2020年暴發的新冠疫情令很多發展中國家陷入巨大困境。過去10年的全球減貧成果正被吞噬,全球飢餓人口總數已達8億人左右。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提出“全球發展倡議”,呼籲國際社會進一步將發展問題置於全球宏觀政策突出位置,充分發揮聯合國統籌協調作用,加快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中國已經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共同成立中國國際扶貧中心,對近140個國家和組織的扶貧工作者進行專題培訓,為促進全球減貧進程助力。

21世紀,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完善全球環境治理,是人類社會面臨的最重大挑戰之一。中國是《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首批締約方之一,並曾與美國、法國等西方國家大力合作,推動達成《巴黎協定》。中國已經做出鄭重承諾,本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峰,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2020年12月,聯合國召開“氣候雄心峰會”。習近平在此次會議上提出國家自主貢獻一系列新舉措,包括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佔中國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中國森林蓄積量將比2005年增加60億立方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今年9月,習近平在出席第76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時宣布,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

毋庸置疑,中國對聯合國的貢獻是實實在在的。但在一些美國人士看來,中國是想要在聯合國展開“影響力行動”,想要用中國的理念和政策重塑聯合國,想要在聯合國削弱美國的領導力。鑒於此,美國政府開始採取一系列行動,試圖弱化中國在聯合國的作用。比如,美國阻撓將“人類命運共同體”甚至是“合作共贏”這樣的詞彙寫入聯合國文件。美國還反對擁有中國國籍的專業人士在聯合國相關機構中進入領導層,限制中國人擔任聯合國官員和僱員。

美國將聯合國變為大國競爭“角斗場”的做法危害甚巨。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警告中美關係瀕於“失控”,他還憂心忡忡地表示,“正當最需要多邊主義的時候,多邊主義卻遭到衝擊”。實際上,正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採取的一系列單邊主義政策和“退出外交”,損害了美國在聯合國的信譽。如今拜登政府雖然宣稱要重回多邊主義,但美國的很多做法是“有選擇的多邊主義”,會造成《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的“空洞化”,引發冷戰時期的“集團對抗”。

習近平強調,國際規則只能由聯合國193個會員國共同制定,不能由個別國家和國家集團來決定。國際規則應該由聯合國193個會員國共同遵守,沒有也不應該有例外。顯然,這是對美國宣揚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明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