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積敏 中國國際友好交流聯絡會和平與發展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中國周邊外交的難題與破題

2021-06-29
微信圖片_20210629164843.gif

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周邊外交都具有特殊重要的意義,於中國而言更是如此。因為,做好周邊外交是中國維持良好周邊環境與國際環境的重要基礎,是中國從地區性大國走向全球性大國的地緣依託,是中國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內在要求,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需要。2013年10月,習近平主席在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上指出:“無論從地理方位、自然環境還是相互關係看,周邊對我國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戰略意義。”

另一方面,中國是世界主要大國中周邊環境最複雜的。其主要表現一是地緣環境複雜,體現為“多”、“異”、“難”。“多”是指鄰國多(14個陸地接壤,6個隔海相望),而鄰國中大國強國多,有核國家多;“異”是指鄰國經濟發展程度、政治制度、社會穩定性差異大;“難”表現為多數鄰國與中國存在歷史和現實矛盾,且大多涉及主權、安全等核心利益,戰略迴旋空間有限。

二是戰略環境複雜。全球戰略力量東移態勢明顯,亞洲尤其是亞太地區成為大國博弈的中心區域,美國以及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紛紛提出“印太戰略”即是證明。

三是域內外國家針對中國的政策互動明顯,地區內國家或區域組織如日本、印度、東盟一些國家配合美國提出自己的印太戰略或印太展望。此外,地區熱點問題多點頻發且迅速國際化(如南海問題),對中國形成較大戰略壓力。

儘管有如此多的熱點難點,但並未造成大範圍、長時段的衝突與對抗,中國與周邊國家關係整體上看是和平穩定的。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周邊外交工作是卓有成效的。然而,中國與周邊國家關係存在的重大挑戰不容迴避,最主要體現在政治互信不足、安全信任機制缺乏。周邊國家對中國是近而不親,疑懼、防範心理明顯。這有其歷史原因,如歷史上朝貢體系的影響。李光耀曾說:“(亞洲很多中小型國家)擔心中國可能想恢復幾個世紀前的帝國地位,它們擔心可能再次淪為不得不向中國進貢的附屬國。”此外也存在意識形態因素,如東盟成立初衷即是防止共產主義滲透,但更多是地緣戰略因素,無論是對周邊大國還是中小國家而言,中國崛起的規模、速度、影響之巨大超乎想像。國際社會處於無政府狀態,自己的國家是安全的最終保障者,對大國崛起的警惕防範某種程度上是國家自我保護的本能反應。由於政治互信不足,安全信任機制缺乏,域內國家引入外部力量在安全上對沖中國便是當然之選。

在此背景下,亞洲地區的二元分離格局便形成了,即經濟上與中國密切聯繫,安全上與域外國家(主要是美國)密切互動。域內國家還尋求抱團取暖,如東盟加強以政治安全共同體、經濟共同體和社會文化共同體三大支柱為基礎的東盟共同體建設。在二元結構下,平衡外交是周邊國家最優化的政策選擇,它們最擔憂的是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奉行的“結伴不結盟”夥伴關係外交契合了周邊國家的需要,有助於穩定周邊安全局勢。

鑒於周邊環境的重要性、複雜性以及二元結構的現實性,中國周邊外交需在保持連續性、繼承性的基礎上與時俱進,按照親誠惠容理念和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周邊外交方針,深化同周邊國家的關係,致力於構建周邊命運共同體。為此,一要在政治上做到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展現中國外交的親和力;二要以誠相交、換位思考,重視並回應周邊國家的重大安全關切,展現中國外交的包容性;三要堅持正確義利觀,深化互利共贏的經貿格局,展現中國外交的開放性;四要着力推進區域安全合作,緩解周邊國家安全疑慮,展現中國外交的和平性。區域安全合作可先從非傳統安全領域入手,同時做好傳統安全領域的雙多邊安全風險管控,再循序漸進,逐步建立適合本地區特點與需要的有效地區安全機制和架構;五要發揮企業、智庫、文化團體等多元主體作用,強化公共外交、民間外交、人文交流等立體架構,增強對周邊國家傳播的能力與效力,展現中國外交的塑造力。

需要指出的是,在建設周邊環境進程中,中國等亞洲國家必須將美國因素考慮在內。2001年8月,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指出,“美國位於西半球,雖然不是我們的鄰國,但它是影響我國周邊安全環境的關鍵因素”。對域內其他國家而言,這一判斷同樣成立。對於美國因素在周邊環境塑造中的作用,域內國家應避免兩種極端認知:一是過分拔高美國的作用,甚至將美國作為地區安全的唯一提供者與保障者;二是忽視或貶抑美國在地區安全中的作用。與此同時,亞洲國家以及美國也應該對中國在地區安全與發展方面的作用有着全面、理性的認識,避免政治化的操控、極端化的偏見以及先入為主的“有罪推定”思維。本着實事求是原則,客觀認識美國因素與中國因素的作用,對維持地區和平與發展尤為重要。

良好的周邊環境符合域內各國利益,而良好周邊環境的營造也需要各國共同努力。保持亞洲地區的和平、穩定、繁榮是包括中美兩國在內的域內外國家的最大公約數,各相關方應為此做出建設性而非破壞性、包容性而非排他性、和平性而非對抗性的努力。中國有足夠的誠意和善意為亞洲地區的和平穩定做出貢獻,中國也希望亞洲地區國家以及美國本着同樣的意願,採取相向而行的政策,攜手共建和平、繁榮、開放、包容、共贏的亞洲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