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脫鉤 氣候變化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精英過剩」與美國政治

2021-02-25

2020年美國大選終告結束,但美國政局並未真正恢復平靜,仍有暗流涌動。1月25日,聯邦眾議院將彈劾特朗普的條款送達參議院,參議院預定於2月9日進行彈劾審理。

眾議院已於1月13日表決通過彈劾特朗普,理由是他1月6日的演講煽動民眾衝擊國會大廈。鑒於特朗普已經離任,即使參議院通過彈劾,特朗普也不會失去退休金和特勤局的保護。美國一些政治專家認為,民主黨人之所以堅持彈劾特朗普,主要是着眼於2024年大選,期望參議院通過決議,禁止特朗普再度參選公職,以防其四年後捲土重來。而一些共和黨領導人也希望藉此機會將特朗普從共和黨內驅逐出去,重新奪回對共和黨的領導權。

美國參議院進一步彈劾特朗普的行動,潛藏着很高的政治風險。根據官方正式數字,特朗普在此次大選中獲得了74,222,958張選票,是美國歷史上獲得選票最多的在任總統。最後四次主要的民意測驗表明,特朗普離職前的支持率仍保持在40%到50%的水平,以美國政治標準而言,這是非常高的。此外,參與1月6日圍攻國會的絕大部分美國民眾認為,他們的行動是合法、合理、和平的。美國很多政治評論家都認為,鑒於當前美國國內政治形勢仍然非常危急,繼續追究特朗普的責任在政治上並不明智,可能會引起強烈反彈,激化社會矛盾。

美國為何會出現當前這種政治局面?未來將會走向何處?美國政界、智庫和媒體出於自身利益考慮,各執一端,相互指責辯解,使外界難以看清美國政治的真相。相比之下,一些遠離政治的學者倒是能夠相對客觀冷靜地分析,提出比較有科學依據和說服力的解釋。

美國康涅狄格大學教授彼得·圖爾欽在2016年出版的《不和諧的時代:美國歷史的人口結構分析》一書中指出,歷史分析表明,所有大型社會,包括古代的羅馬、蒙古和奧斯曼帝國,在經歷一個長期和平與經濟繁榮階段之後,都會隨之出現一個不平等和政治動蕩的危機時期。在美國整個歷史上,這種“不和諧時代”( Ages Of Discord)已反覆出現多次,包括1820年、1870年、1920年、1970年。按照50年周期推算,2020年將進入一個新的政治動蕩時期,並至少持續10年。

圖爾欽認為,人類歷史的獨特之處在於反覆出現“精英過剩”(elite overpopulation)現象。隨着財富增長,越來越多的人有機會受教育,自認為進入精英階層的高學歷人士越來越多,其中很多人有志向、有抱負從政,但政府和社會管理機構職位增加的幅度有限,遠不及精英增長的速度。以美國為例,眾議院和參議院分別只有435個和100個議席,這就意味着華盛頓雲集的政治家大都缺乏實權。華爾街、大企業、大學與政府的情況相仿,同是這個社會的縮影。太多的精英爭奪同一職位,而一些爭不到職位的精英感到失望,變為對抗主流的“反精英”(counter-elite)。這些剩餘精英往往試圖與希望改變社會的底層民眾結盟,藉此獲得社會影響力,其目的只是為了爭得權力。

特朗普2016年當選總統,印證了圖爾欽的理論。在過去四年總統任期里,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啟發了名為“使美國再次偉大”(MAGA)的群眾運動,並成為這場運動的領導者。美國共和黨保守派政治家布坎南認為,“特朗普運動”的規模和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於任何一位他反對的政治家都可能無法贏得2024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

圖爾欽斷言,美國和以往帝國並無本質區別,作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已無需再憂慮危急存亡,早年的立國精神蕩然無存,“贏者通吃”成為社會新準則,爭得權力的精英人士和特殊利益集團日益自私,絲毫不顧及普通民眾利益和國家前途,導致貧富懸殊達到驚人程度,國家不斷分化,社會政治癒來愈動蕩。

美國社會危機重重,需要進行全面的政治改革,但由於官僚體系和利益集團的力量過於強大,任何人都無力改變,無法改變。美國從不缺少精英,特朗普下野,拜登出任總統,對於美國這個國家而言,只是走了一批精英,換了另一批精英而已,對整個社會不會有什麼大的影響。

在邏輯上,國際關係的發展總是尾隨着社會關係的發展,也就是說,國內政治關係和社會關係的發展在前,國際關係的變化在後。對於國際社會而言,應該未雨綢繆,為美國日漸臨近的新政治危機早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