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脫鉤 氣候變化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中澳關係惡化的原因和性質

2021-01-07
未標題-1.gif

今年以來,澳大利亞莫里森政府在政治、經濟、外交和意識形態等各個領域對中國進行了一系列超出正常外交禮儀界限的攻擊,致使中澳兩國關係急劇惡化。出現目前這種局面並非偶然,它是美國對中國實施遏制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

澳大利亞獨享一塊面積近770萬平方公里的大陸,北眺亞太和印度洋地區,地緣戰略地位極為重要。正因如此,戰後70多年來,美國一直非常重視對澳大利亞的政治投入,而澳大利亞則始終是美國的忠誠盟友,參與了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鑒於印太地區是中美戰略競爭的中心地帶,在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構想中,組建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四國聯盟”是第一要務,而澳大利亞被賦予特殊地位,充當美國在該地區的政治代理。

美國長期干預澳大利亞政治。據“維基解密”公布的美國外交電報,2010年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被迫下台並由吉拉德接任,正是美國情報機構政治運作的結果。當時陸克文不僅提出將澳大利亞軍隊從阿富汗戰場撤出,還建議美國給中國在亞太地區提供些許空間,讓中國在亞太地區發揮影響力。美國通過秘密政治行動促成澳大利亞的政府更迭,陸克文在2018年出版的回憶錄第二卷中雖然詳述了事情經過,卻並未點透,只強調是澳大利亞猶太人社團領袖策划了他的下台。

澳大利亞只有2500多萬人口,但自然資源極為豐富,有大量的煤炭、鐵、銅等礦產品和農產品可供出口。在過去的20多年裡,澳大利亞憑藉資源優勢融入亞太經濟圈,由於煤炭、鐵礦石等產品出口價格不斷上漲,貿易條件大為改善,經濟持續增長,失業率、通貨膨脹率和公共債務率都保持在很低的水平,金融系統也非常穩定。澳大利亞政界和工商界許多有識之士都認為,保持開放的市場,建成一個多元文化社會,融入經濟繁榮、前景無限的亞太經濟圈,是澳大利亞的前途所在。2014年11月,習近平主席出訪澳大利亞,參加在布里斯班舉行的G20峰會,並在澳大利亞聯邦議會發表演講,標誌着中澳兩國關係的高點。2015年,中國與澳大利亞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生效,澳大利亞商品源源不斷地進入了中國市場。

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的調查報告,2019年,中國市場佔澳大利亞農業、漁業和林業出口總值的29%,澳大利亞嬰兒配方奶粉、羊毛、龍蝦、原木、皮革和生皮出口收入的80%來自中國。據麥肯錫公司調查報告,2019年中國進口冶金煤5200萬噸,其中80%來自澳大利亞。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鐵礦石出口國。世界鋼鐵協會的數據顯示,2019年澳大利亞佔全球鐵礦石海運總出貨量的60%左右,而中國進口鐵礦石的60%以上來自澳大利亞。

儘管澳大利亞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如此密切,但澳大利亞政界、學術界和主流媒體對中國的看法仍與美國政府高度一致。2017年12月特朗普發表新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正式將中國列為主要對手。2018年初,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和洛伊研究所等主要智庫就推出研究報告,稱中國謀求統治世界,正在對澳大利亞進行“悄然入侵”,是澳大利亞的敵人。2018年8月,執政多年的澳大利亞工黨政府下台,右翼的自由黨領導人莫里森執政,即刻擺出“生死決戰”姿態,對中國採取了各種攻擊性行動,迫使中國不得不做出必要的反應和回擊。

民調顯示,澳大利亞普通民眾認為,旱災、新冠疫情、全球經濟衰退、環境災害和氣候變化是澳大利亞目前面對的主要威脅,需要通過外交、國際合作和發展手段去應對。但澳大利亞對外政策已被軍事主義鷹派主導,澳大利亞國防部今年7月1日發表《2020國防戰略更新》和《部隊結構計劃》,格調與措辭同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如出一轍,明確將中國視為主要威脅。從報告羅列的政策要點看,澳大利亞未來一段時期的國家安全戰略將以中美戰略競爭為基礎,通過協助美國遏制中國,提高澳大利亞在其周邊區域的領導地位。由此觀之,中國與澳大利亞的衝突不是暫時的,而是長期的、戰略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