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把競爭關進籠子,爭取合作空間

2020-12-21
微信圖片_20201221155615.gif

中美戰略競爭並非中方所願,那是美國多年反思兩國關係之後得出的戰略判斷,或者說誤判,短期內恐怕難以改變。既然如此,現在的關鍵是如何把競爭關進籠子,扭轉兩國關係的“自由落體式”下滑,同時通過對話和建立信任措施爭取和擴大必要的合作空間。

拜登上台為中美對話提供了機會,雙方需要冷靜思考兩國關係“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問題,努力避免新冷戰,重新開啟合作空間。當然,盲目認為美國新政府上台就會改變一切是沒有依據的。

這次美國大選深刻揭示出,美國國內政治極端化和社會分化已經引發前所未有的資本主義危機,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不平等現象不斷惡化,身份政治、民粹主義、“美國優先”繼續佔據美國政治主流。特朗普7300萬得票說明,美國社會分裂已經固化,底層百姓與精英的對立、勞動與資本的對立會愈演愈烈,並將繼續影響美國的國內外政策,拜登新政府解決國內問題、調整對外政策將面臨重重困難,中美關係調整空間也會受到制約。

兩國需要從戰略和行動兩個層面來重新認識、穩妥處理兩國關係,以創造兩國積極合作、和平競爭的新格局。目前要考慮為競爭建立有框架、底線和規則的“籠子”,防止惡性競爭和失去控制。這是推動兩國關係轉圜積極並非消極的做法。

首先,要以底線思維承認和釐清兩國競爭關係。中美競爭客觀存在,理想化世界並不存在。未來是競爭合作還是合作競爭,能否擴大合作空間,實現和平競爭,取決於兩國的政策互動。

兩次世界大戰浩劫和美蘇冷戰告訴我們,中美必須和平共存,避免捲入你死我活的零和競爭,尤其不能進行冷戰或熱戰,否則對中美和世界都是災難。習近平主席給拜登的賀電強調,希望中美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向前發展,講的就是這個道理。這也是“籠子”的底線。

其次,需要正確認識文化差異和意識形態異同,減少敵意,避免陷入意識形態競爭。目前,兩國人民對對方的負面情緒嚴重,加上美國單方限制和新冠疫情因素,雙方人員交往和人文交流陷於停滯,連留學生都受到很大影響。民主黨要員和重要智庫對華表態的意識形態色彩頗濃,令人堪憂。

坎貝爾和蘇利文去年在《外交事務》上撰文稱,中國在意識形態上對美國構成比蘇聯更大的挑戰。對中國文化缺乏了解和猶太教-基督教文化的優越感,使美國兩黨精英對根植於中國文化的中國政治、社會制度存有偏見,往往從對立的角度看待與美國不同的文化和政治制度。這種“山上燈塔”的思維模式不改變,美國對華認知就會跑偏,誤判就會發生。

在這方面,一要停止奢談“冷戰”或者“熱戰”,為兩國關係緊張狀態降溫。美國意識形態濃厚的冷戰式講話不斷,嚴重惡化了兩國關係的生態環境,導致兩國人民負面情緒增高。美國新政府要對候任官員和重要智庫進行約束和引導,正面客觀盤點評論中美關係現狀和未來,為兩國關係重置創造平衡客觀的輿論環境。

二要客觀認識兩國文化和意識形態差異,避免意識形態置頂兩國關係。美國新政府候任官員和民主黨資深人士鼓動美國以意識形態劃線,聯合盟友共同對付中國,譬如建議“技術12國集團”(T12),在高新技術領域以排擠和打壓中國;在印太強化美日印澳四國對話並推動建立針對中國的四國聯盟:在貿易談判中,重點要求中國改變所謂“國家干預”的發展道路。這種把文化差異與意識形態異同劃等號,給中國貼上“非民主國家”標籤的思維模式,只會將中美關係引入死胡同。

再則,要考慮儘快在共同利益領域有選擇地採取並行務實的建立信任措施,彌補嚴重的“信任赤字”,並展開對話尋求合作的契機和空間。這既是為合作爭取機遇和空間,也是為有序、和平競爭創造條件。這是發揮“籠子”的穩定器作用。

中美關係幾十年穩步發展的啟示是,中美不是一戰前的英德,也不是冷戰期間的美蘇,雙方具有根據局勢變化尋求利益契合點並開展合作的成功經驗。現在契合點與合作空間依然存在。

似可考慮先易後難、有選擇地展開對話並採取建立信任措施:

一要儘快恢復人文交流和人民交往,包括支持互派留學生。國之交在於民之親,如果兩國關係的民意基礎遭到破壞,且不加以及時修復,合作將成為空中樓閣。

二要把共同應對新冠疫情作為緊迫任務,在疫苗研發分配、防治、國際健康碼互認等方面緊急展開合作,並積極商討如何加強世衛組織作用,建立有效疫情應急機制,為未來新的病毒來襲做好準備。

三要儘早恢復貿易談判,並就兩國供應鏈因受美國對華戰略變化和新冠疫情衝擊而需要適度調整進行對接。兩國經濟貿易事關重大,談判內容和方式要務實可行,真正有利於兩國人民。

四要展開金融對話,防範金融風險演變成金融危機。兩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同舟共濟抗擊危機至今歷歷在目。對話的現實意義是化解巨大的全球金融風險。美元貶值和資本市場大起大落在所難免,防範新金融危機發生、避免世界經濟長期谷底運行是共同挑戰。中美應再度推動G20發揮“全球經濟治理首要平台”的領導作用。

五要就網絡安全開展對話與談判。網絡安全事關兩國國家安全和國計民生,對話具有緊迫性和實際意義。對話內容可考慮制定規則防止網絡攻擊、確立網絡攻擊構成戰爭行為的門檻、探討建立全球網絡治理規則和治理體系、建立危機管控平台就網絡安全及可能出現的問題及時溝通協商。

六要恢復和加強應對氣候變化領域的合作,為國際社會減少氣候變化帶來的危害發揮表率作用,並與歐洲和其他國家攜手合作,尋求應對挑戰的思路和辦法。習近平主席在最近的氣候雄心峰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提出“團結一心、提振雄心、增強信心”三點倡議,並宣布了中國到2030年的減排等目標。希望美國新政府能與中國攜手,助力《巴黎協定》行穩致遠。

中美兩國應該有足夠的智慧和意願充分利用新機遇,只要雙方正確認知中美關係的新格局、新發展,腳踏實地為兩國和平共存、和平競爭、多面合作創造條件,就必能造福兩國人民和世界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