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璐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WTO改革:中國的解題思路

2020-11-12
i.jpg

10月28日,WTO召開代表團團長非正式會議,宣布推薦尼日利亞籍候選人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為新任總幹事。這一結果得到絕大多數WTO成員的支持,卻遭到美國反對。美國宣稱將繼續支持韓籍候選人俞明希,令以協商一致原則為基礎的總幹事遴選陷入僵局。

這一局面是近年來WTO現狀的縮影。“僵局”“癱瘓”“無力”已成為形容WTO各項職能和人事任命的高頻詞彙,地緣政治博弈也越來越頻繁且直白地登上WTO舞台。WTO成員一致認為,曾為全球貿易發展和經濟治理作出突出貢獻的WTO到了必須改革的時刻。但究竟改多少、從哪裡開始改、如何改,各方卻莫衷一是。

中國一向支持以WTO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制,積极參与WTO改革的各項討論。中國認為,在堅持多邊貿易體制核心價值和基本原則的情況下,順應時代發展,對WTO進行必要改革,優先解決其面臨的生存危機,增強其權威性和有效性是應取之道。個別成員意圖對WTO進行根本性改革,甚至濫用“一票否決權”則無助於WTO長遠發展。

上訴機構停擺導致的爭端解決機制失靈是中國認為的危及WTO生存的首要關鍵問題。失去了有效的爭端解決機制,國際貿易秩序將退回以國家實力、外交手段決定勝負的“叢林法則”,國家間的每一場貿易爭端都有可能演變為抬高關稅、反制報復的貿易戰,相對弱勢的發展中國家將深受其害。美國在該局面形成中的作為人盡皆知,而目前敦促儘快重啟上訴機構法官遴選程序的WTO成員已超過120個。中國同意爭端解決機制存在缺陷,但也堅定維護其在WTO的核心支柱地位,一直與歐盟等成員努力探索上訴機構危機的解決方案。中國參與的多方臨時上訴仲裁安排僅僅是一個臨時機制,中國仍致力於恢復上訴機構正常運轉的最終目標。反觀美國,一再冒然否定其他各方提出的改革方案,且從未提出具體的改革意見。美貿易代表萊特希澤6月表示,如果上訴機構永遠不會重新生效,“那就好了”,更讓人質疑其改革誠意。

2017年以來,美國濫用國家安全例外,採取單邊主義措施,大行貿易保護主義之舉,破壞了國際秩序和國際規則,中國和許多其他WTO成員一樣,認為應予以有效遏制。但到目前為止,這一現象仍未被制止,也因爭端解決機制失靈更難得到約束。

中國認可WTO談判進展緩慢,落後於時代發展,造成了某種程度的規則過時和真空。因此,中國以積極、建設性的姿態參與正在進行的漁業補貼、農業補貼、電子商務等議題談判,引領投資便利化措施等新興議題的多邊討論,推動WTO規則的公平、完善、包容。中國也鼓勵各方以務實和尋求共識為導向推進談判,並確保透明度和包容性。

發展是WTO工作的核心,聚焦發展是WTO吸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加入的重要原因。中國堅持原則,即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是發展中成員群體在歷史上爭取到的權利,不應因個別成員的不滿而遭到摒棄,反而應推進其更有效、充分地發揮作用。中國同時保持適度靈活。中國早就言明,如在今後談判中不再需要特殊與差別待遇,會把機會讓給更需要的發展中成員。事實上,中國現在享受的特殊與差別待遇十分有限。中國駐WTO大使張向晨指出,現行WTO協定的155個特殊與差別待遇條款中,直接關乎成員權利和義務的僅25條,而中國實際僅享受8條實實在在的所謂“權利”。

至於美國、日本等成員意圖將所謂“市場導向條件”裹入WTO改革的做法,中國認為,改變一國經濟模式並非WTO的目標,任何成員也不應因政經體制差異而受到歧視性待遇。對於這道題的“出題人”,很多人反而心有疑惑:難道動輒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征關稅、“封殺”別國企業、施壓貿易談判、擾亂市場秩序就是遵從“市場導向條件”嗎?

新冠肺炎疫情使全球供應鏈承壓,保護主義泛濫,貿易環境的穩定性大受衝擊,未來疫苗和相關藥物的公平有效分配面臨難題。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一個強力有效的WTO。中國將持之以恆積极參与WTO改革相關磋商,根據實際能力為重振多邊貿易體制、建立公平公正的全球貿易體系作出貢獻,也希望各方能攜手推動WTO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