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亞裔的美國夢正在消失

2020-10-29
421.jpg

顯然,美國的總統競選將加劇美國的“恐華症”。人們已經開始擔心,對於成長在這個動蕩時代的新一代美國人來說,世界將是零和的,它促使大家用非黑即白的“我們”和“他們”來思考問題,一方得到好處,必定是有一方受到了損失。疫情期間,美國對亞裔的攻擊暴露出這個國家令人不安的反亞意識,那就是,在現代美國,亞裔的身份仍然受到挑戰。這些隔洲的敵意將如何影響亞裔美國人?它在後新冠疫情時代對美國亞裔將意味着什麼?

中文.jpg
點擊閱讀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7期

雖然美國亞裔的才華和對美國社會的貢獻日益得到大眾傳媒的認可,但新冠疫情和中美之間的持續對抗阻礙了這種進步。截止到2020年3月19日,也就是“停止仇恨亞太裔通報中心”(STOP AAPI HATE)建立六個星期的時間內,該中心就收到了近1700起與新冠肺炎有關的歧視亞裔的報告。這些事件包括故意迴避、口頭騷擾和人身攻擊。在同樣面臨感染新冠肺炎和經濟生存風險的同時,美國的亞裔還面臨著因為所謂病毒來自亞洲而被騷擾的可能。

那些肇事者不去追究政府控制疾病傳播不力的責任,而是把冠狀病毒的擴散甩鍋給亞裔美國人。“新公眾誠信中心/益普索民意調查”的民調結果顯示,32%的美國人曾經目睹一些人將新冠疫情怪罪給亞裔,美國亞裔目睹過這類行為的比例則達60%。同樣的,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內部報告預計,由於新冠疫情與中國和美國亞裔群體有關,出於仇恨亞裔美國人的犯罪案在美國很可能激增。

種族歧視的彙集已經影響到亞裔經營的企業,因為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亞裔美國人的企業是受新冠疫情影響最嚴重的之一。亞裔擁有190萬家小企業,僱員約350萬人,每年創造7000億美元GDP。這些企業往往集中在依賴人流的行業里,由於社交距離的規定,這些行業停工的時間更長。強制封鎖加上反亞裔情緒高漲,使許多美國亞裔的企業陷入了危機。

舉例來說,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顯示,亞裔擁有的企業近26%在住宿和餐飲服務業,17%在零售業,11%在教育服務業,這些行業里亞裔美國人占的份額高於其他任何群體。其結果就是,亞裔企業不僅在受衝擊最嚴重的行業中比例過高,而且早在今年1月疫情消息傳到美國,而美國尚未開始採取封鎖措施的時候,亞裔企業的業務就已經下滑。由於封鎖、擔心冠狀病毒和反華偏見日增,唐人街的整個商業模式已經完全被顛覆了。

美國領導人的反華言論只會加劇人們的反亞反華敵意。特朗普一直多方面攻擊中國,從呼籲聯合國成員國要求北京對新冠疫情負責,到指責中國試圖竊取機密信息。唐納德·特朗普一再給新冠肺炎貼上“武漢病毒”、“中國病毒”和“功夫流感”的標籤,拒絕接受這類標籤可能引發對美國亞裔的種族歧視和污名化美籍華人的警告。為了即將到來的大選,特朗普的總統競選對手喬·拜登也求助於激烈的反華言論。他的一個視頻廣告中傷華人,他也因此受到大量美國亞裔支持組織的抨擊。儘管如此,拜登仍繼續批評特朗普對中國過於軟弱,並承諾美國選民他將以更強硬的立場與中國打交道。

這類信息不僅讓美國亞裔群體倍感沮喪,也顯示了美國當前的外交政策軌跡。就在上個月,美國國務院證實,自2020年6月以來它已撤銷了1000多名涉嫌與中國軍方有聯繫的中國學生和學者的簽證。撤銷簽證只是白宮在中美對抗日益加劇過程中採取的眾多制裁措施之一。已經很清楚的是,無論誰贏得2020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國都將繼續是白宮的頭號敵人。當前的中美僵局是兩國關係幾十年來最嚴重的倒退之一,而且沒有跡象表明這一趨勢會在短期內打破。

也就是說,美國亞裔從一個幾乎不為人所見的群體,在走過很長一段路之後,再次被人鄙視和遺忘。雖然墨西哥仍然是美國移民來源最多的國家(25%),但亞洲移民加起來在美國移民中占的比例最大(28%),其中中國(6%)和印度(6%)移民的數量在亞裔中居首。預計到2055年,美國的亞裔將超過拉美裔,成為美國最大的移民群體。不過,儘管政府公開認可的反亞裔種族主義時代似乎已是過去式,但美國國內的挑釁性政治話語,以及政治辯論的負面本質,仍提醒着人們種族關係的脆弱性。顯然,亞裔美國人在他們今後的日常生活中將面臨新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