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阿以建交:掌聲最響的是美國和以色列

2020-08-18
2.gif

8月13日,阿聯酋與以色列宣布建交的消息震驚了世界,有人稱這一重大外交事件是“打開了中東和平的大門”,“中東將邁上和平新時代”。但反對者則認為,這無異於阿拉伯國家兄弟鬩牆,是對巴勒斯坦背後捅刀子的“背叛”行為。

利益不同、得失不同、輸贏不同當然會帶來觀點的交鋒與對立。然而,如果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關係的最大障礙——巴勒斯坦問題沒有解決,甚至日益被邊緣化、被遺忘,真正的中東和平是難以實現的。在盤點阿以建交的輸家和贏家時,毫無疑問,日益失去阿拉伯國家集體支持的巴勒斯坦和外交博弈空間不斷收窄的伊朗是兩個最大輸家,而兩個最大贏家當然非美國和以色列莫屬。

首先,阿以建交協議是送給特朗普的最好大選禮物,可被視為特朗普第一任期里取得的“顯著”外交成績。中東地區因錯綜複雜的宗教/民族矛盾及地緣利益和資源爭奪,一直既是大國染指的戰略要地,又是麻煩不斷的爭端之地。在各種盤根錯節的衝突中,巴以衝突一直是中東地區各種衝突的根源所在。因此,二戰後的美國歷任總統也都把調停巴以衝突作為自己任內中東外交成敗的一個試金石,甚至把牽手巴以領導人一起合影的照片作為自己成功扮演調停者的一個炫耀資本。

然而,特朗普上台後打破了美國總統調停巴以衝突的出牌慣例。通過圍堵伊朗、強力支持以色列及邊緣化巴以問題,美以聯手成功拉攏了沙特、埃及等中東地區大國。特朗普政府出台了嚴重偏袒以色列的“中東和平新計劃”(也稱“世紀協議”),用安全上遏制伊朗、經濟上加強美以同阿拉伯國家的合作等手段,逐一攻破阿拉伯國家間的統一戰線。今年新冠疫情暴發更提供了這樣的戰略機遇期。據悉,希望與美以共同研發新冠病毒疫苗,也是推動阿聯酋與以色列儘快建交的助力之一。

作為阿以建交談判背後的撮合者和牽頭者,特朗普及其女婿庫什納(“中東和平新計劃”的設計師及阿以建交的實際牽線人)對於這份建交協議可說是難掩興奮。他們宣布要把阿以雙方領導人邀請到白宮來舉行協議簽署儀式,準備在美國及國際上大大宣傳一番。甚至有白宮特朗普身邊人士提議,特朗普應該有資格憑此再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其次,阿以建交是以色列在沒有做出多少實質讓步情況下取得的重大外交突破。長期以來,在阿拉伯國家包圍中的以色列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安全問題。以色列自1948年宣布建國以來,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一直勢同水火,雙方之間共爆發過五次中東戰爭。阿拉伯國家普遍存在反以和仇以情緒,不承認以色列的主權。雖然1979年和1994年以色列先後實現了與埃及和約旦建交,但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整體安全環境並沒有實質性的改善。埃及時任總統薩達特卻因改善與以色列的關係被暗殺,付出了生命代價。

但近年來,隨着特朗普對以色列的強力支持和對中東海灣國家的極力拉攏,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安全環境已經有了明顯改善。不僅沙特和埃及等地區大國與以色列一道成為美國中東政策的安全支柱,阿聯酋和巴林等海灣國家也與以色列開始接觸合作。此次建交就由阿聯酋率先試水,打開了海灣國家與以色列修好的第一道閘門,隨後巴林、阿曼以及沙特都可能步其後塵,由此實現以色列在海灣地區外交的大突破。

更讓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沾沾自喜的是,與阿聯酋建交並沒有付出什麼實質“成本”和“代價”。以色列只是承諾將暫停對所謂“中東和平新計劃”中提到的區域“實施主權”,即暫停對約旦河谷西岸地區的吞併計劃。但明眼人都知道,“暫停”並不等於“停止”,更不等於“放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宣布與阿聯酋建交的當晚發表電視講話稱,以色列對約旦河西岸部分地區實施主權的計劃不會改變。

由此,難怪阿以建交,一邊是掌聲不斷的美國以色列,一邊是悲痛與憤怒交織的巴勒斯坦和伊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