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美推動「經濟繁榮網絡」計劃的戰略意圖與前景

2020-08-08

如果說中美貿易戰撕開了美國對華遏制戰略的一個口子,那麼疫情暴發後美國正進入對華“全面遏制”的新階段。近期美國推出的“經濟繁榮網絡”計劃,就是實施對華戰略打壓、試圖構築反華經濟聯盟的新動向。

當前,美國的經濟戰略是突出“美國優先”理念,並以“霸權邏輯”取代“市場邏輯”。“經濟繁榮網絡”正是這一戰略走向的新體現,它是美國發起建立的一個由“值得信賴的夥伴”組成的聯盟,主要包括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和越南等國,成員有企業及民間社會團體。該聯盟成員將遵循同一套標準,通過協調規劃來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其覆蓋範圍極為廣泛,涉及商貿、投資、能源、數字經濟、基礎設施、醫療衛生、教育研發等各個領域,因此可能採取的措施和手段也會較為綜合多樣,並與美國對中國在科技、金融等領域的打壓及其他戰略相結合,形成系統化的實施方案。“經濟繁榮網絡”的戰略目標是“去中國化”,構建由美國主導的新經濟聯盟和新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具體看來:

首先是要“以美國利益為核心”。特朗普用“追逐利益的現實主義”界定其政府的對外戰略方針,拋棄多邊主義,追求狹隘的本國利益,並極度推崇交易型外交。近年來,特朗普政府接連“退群”,在全球範圍內開啟廢止所謂“不公平協議”、締結“反映美國及盟友利益”新協議的進程,如達成美墨加自貿協定,與日本、英國、歐盟重啟雙邊貿易協定談判。“經濟繁榮網絡”更凸顯了美國欲重建以美國為核心的全球經貿和產業體系的意圖。

其次是要“去中國化”。新聯盟主要由美國傳統盟友和中國重要貿易夥伴組成,謀劃目標清晰,產業分工特點突出。一是現有成員國能夠形成不同的產業鏈、供應鏈方陣,具有製造業分工的互補優勢,如澳大利亞負責提供主要礦產資源和能源,日韓負責提供技術和高端產品製造,越南和印度負責提供低端產品的生產製造。可見這些成員都是美國精心挑選的“替代國”。二是上述國家在產業鏈、供應鏈上與中國存在一定競爭關係。根據日本的預算追加方案,它將支出2200億日元(約20億美元)資助企業把高附加值產品生產遷回日本,用235億日元(約2.14億美元)幫企業將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其中主要是東南亞國家。三是不排除未來美國會推動與該計劃主要成員國簽署類似“美墨加”的自貿協議,在雙邊及諸邊協定中塞入“毒丸條款”,推動他國與中國脫鉤。

第三是欲配合美國地緣政治政策,形成反華經濟同盟。隨着美國對華戰略方針的確定,特朗普政府正在世界秩序中進行新的戰略布局。其中,在美國主導下改革西方核心議事機構,吸納印太關鍵國家,整合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兩岸盟友,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一環,而“經濟繁榮網絡”將對政治同盟形成有力配合。此外,“經濟繁榮網絡”提到要與合作夥伴開展基礎設施合作,明顯體現出與“一帶一路”競爭博弈的意圖。美國曾在“藍點網絡計劃”中提出要與“一帶一路”競爭能源、通信等盈利能力較強的基礎設施項目,“經濟繁榮網絡”與之有相似目的。

美國推動“經濟繁榮網絡”是以“國家干預主義”取代“新自由主義”,以“權力邏輯”取代“市場邏輯”,以“長臂管轄”取代“全球規則”,這勢必令全球規則體系產生一定程度的動搖。如果冷靜看待全球經濟,“去中國化”都不能不說是一個彼此都要付出沉痛代價的情緒化構想。奉行“美國優先”不僅使美國難以為“經濟繁榮網絡”成員國提供切實和公平的收益,而且在將來市場成為“稀缺資源”背景下,那些脫離具有成本優勢、消費前景和巨大潛力中國市場的國家會蒙受更大的損失。